“王爷,您醒了啊?我特意给您准备了清粥小菜,让你下饭,知道你难受,这里都加了进补的膳食。”楚月是一脸的娇俏动人,巧笑颜兮。

  “多谢这位姑娘了。”萧钰是淡淡的说道,口中依旧气力不足的样子,但是从不会失了礼数。

  “没事,没事,你叫我楚月就好了,姑娘姑娘的太难听了。”楚月高兴地笑道,这个时候是自己和他套近乎的最好时期,她定然是不会错过。

  “楚月小姐......”萧钰发现此人对自己这热情似乎有点多了些,一时间也搞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

  挑眉看着顾清歌,然后就看到了她脸上同样的无奈。

  “楚月小姐是神医老人唯一的女儿。”顾清歌感觉自己只能是这样的介绍了,这个女人的性格神神秘秘的让自己都拿捏不透她到底是想要干嘛。

  如果说是想要攀附权贵,那也不至于死这样啊,以这神医老人的身份和地位,这攀附二字就谈不上了。

  酷#匠网/&唯\、一@{正sJ版,其他:q都;/是({盗R(版

  这一手好医术,就是皇上都是求之不得的,所以对于权贵这神医老人的孩子也不应该看的那么重。

  想来也只能是判定这个小女孩儿还小心性十足了。

  萧钰刚刚只是昏迷,自然是没有听到这楚月竟是神医老人独女的消息了。

  当下也是强打精神打量了一二,感觉也就是一个美人罢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就依靠在了顾清歌身上,让自己闭目休息一下,这服用了神医老人的药,依旧是疼,只不过能让自己从昏迷中醒过来了。

  酒桌上,轩辕无忌不能喝酒,气力也不足,只有顾清歌放弃了自己的吃饭时间,然后一点点的照顾他。

  神医老人饮着小酒,看着萧钰,一脸的思绪。

  “神医老人这般模样,对我这身上的毒可有几分把握?”萧钰也想要知道自己到底是还能活多久。

  对于自己生命的长短,他可能是没有那么的在乎,但是他在乎的是他还能照顾这身边人多久,后悔的是自己这么早的就取了顾清歌,不然的话也不至于她如此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

  眼帘微垂,萧钰的心中也不是滋味。

  神医老人看着萧钰和顾清歌只要是提到了这个问题就这般模样,当下也是扯出了一抹笑。

  “放心吧,暂时是死不了,我现在只有五层把握,但是我神医老人向来是手到病除,所以你也不能例外,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我是不会开始给你解毒的,所以你也遭点罪,小伙子,别那么悲观。我都没说我不能治。”

  神医老人嗤笑,怎么可能就难倒自己呢,只要是给自己足够的时间就一定是可以的。、看着样子,这萧钰的身体也是不错的,给自己三天时间是足够了,先让这毒素在折腾他几天。

  神医老人也是在找万全之策,但是自己更加的是要做最好的准备,这招牌是不能砸了的。

  “全凭神医老人您做主。”萧钰也是抱拳拱手说道。

  自己也是知道这神医老人也是给自己尽力了,所以要求也不能太多了,尽力就好。

  只要是能捡回一条命不是比什么都好么!

  “嗯,老夫心中有数。”神医老人也是非常的满意萧钰的言语。

  他一向都知道萧钰很会为人处世,就算是身为王爷也是一点的架子也没有,让人看着就舒服。

  “多谢神医老人为了我夫君如此的费心劳力了,顾清歌在这里也是感激不尽。”顾清歌向来是不沾酒的,这时也是给自己斟满了一杯,敬了神医老人。

  神医老人更加的高兴了,这桌子上就他还能喝点小酒,这顾清歌竟然是这么给面子的陪他喝了一口,他这心中也是万分的安慰。

  “行了,少喝点吧,你这晚上还要陪护他呢。”神医老人斜眼一挑,意思和萧钰晚上还得难受需要顾清歌守着呢!

  顾清歌乖巧的点头,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也就能聊表敬意了。

  然后回头看着萧钰,知道这晚上还有他受得呢,这自己真是无用竟然都不可以替他疼一会儿。

  楚月一看这机会来了。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明艳。

  “顾姐姐不如让我来帮你吧,你去休息我替换你,要不就算是铁人也熬不住啊!”楚月这话说的万分的为了顾清歌考虑,让人挑不出来毛病。

  但是这无亲无故,素无往来的人,竟然会对萧钰这般好,真是让人惊异,这最奇怪的莫过于神医老人了。

  这自己的女儿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自己是最清楚的了,这什么时候起自己的女儿能这么好心的帮忙了。

  心中道了奇怪,但是面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

  顾清歌不知道这楚月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她可没有忘记了初次见面这楚月对自己的嫌恶。

  这番转变,她总觉得不真实,仿佛是有什么阴谋,但是她却又是说不出来,这没有确切的证据,这么说一个女孩儿恐怕是不好。

  何况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这神医老人的女儿,自己就算是在不喜欢,也是要给几分薄面的。

  “不用了,楚月小姐还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这让你来照顾我的夫君多么的不好意思,而且我自己守着王爷心中也是放心。”这顾清歌说这话可是真的。

  她要是现在一日或者是一时见不到萧钰都感觉自己心中空空的,所以当下也是直接的婉拒了楚月。

  不管是好心,还是有什么问题,顾清歌感觉自己都用不上她。

  楚月看自己这么说了,还让这顾清歌给自己拒绝了,毫不留情,这是完全不给自己接触萧钰的机会啊!当下也是脸色大变。

  “我吃好了,你们吃吧。”这楚月的不开心是直接的就流于表面,让所有人都是看得出来的。

  起身就离开了饭桌,哪里还有刚刚的半分客气。

  “我这女儿就这样,性格直率,请你们也不要介意啊!”神医老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怎么了,但是感觉这一整天都是奇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