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也不例外,他每日都是日理万机的管理天下事,不可能是面面俱到,事事亲为,所以这有一个能给自己分忧解难的皇儿,感觉这个时候也是不错的。

  如果不是理性大于了感性,这皇太子一位早就已经是萧钰的了。

  他现在怕的就是皇太子等不到他死就想要谋权篡位了,所以才会一直都搁置太子位的。

  看着萧钰自己是一直都挺喜欢的,比萧寻是强多了,但是他是皇上,是皇上就要理性一些。

  酷匠网h●永F!久~9免费l,看$g小☆*说!

  总是感觉自己是挺喜欢萧钰这孩子的,但是皇上自己有时候都看不透萧钰,就比如现在都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想的什么。

  “说的话,男儿就当自为国殚精竭虑,皇子更是如此,你能这样想,父皇很是高兴。”皇上一甩龙袍,然后拿起一杯茶,饮了一口,然后笑着说道。

  “你看你父子二人,这见了面就是什么国家朝政的,还有没有点家宴的样子了,这事情我也是听说了,钰儿办的不错,算是为你父皇分忧了,但是要不骄不馁的继续努力,你父皇靠得住的就你和萧寻了,所以你们俩个一定要互帮互助,好好的为你父皇分忧才是你做皇子的本分。”良妃也是以一个母亲的角度是如此说道。

  “儿臣定当谨记母妃教诲,让父皇和母妃放心。”萧钰双手相叠,微微弯腰,对着皇上和良妃就施了一礼。

  “行了,这话不多说,你也成家了,这都靠你自己了,吃饭吧!”良妃也是张罗着下人多拿来这一双碗筷,再让人添置一些菜品,这皇上来了就更加的不能将就了。

  “哈哈,良妃真是慈母啊!钰儿你也是有了个好母亲。”这一语双关的让所有人都淡淡的笑着,然后心中品味这皇上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母亲是一个含义,为了萧钰呕心沥血的筹划这一切也是好母亲,所以这皇上的话说的是让人需要深思。

  顾清歌接触这皇家虽然是时间不短了,但是这良妃和萧钰都没有为难过她,今日这家宴让顾清歌可是开看眼界了,这说话做事是要事事小心的。

  “皇上不也是个好父亲么!”良妃在嘴上什么时候吃过亏,所以这话是直接的就张口就来,当时就让顾清歌想要竖起手指头,然后给良妃一个敬仰之意。

  萧钰也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然后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也不多说话,这顾清歌一看萧钰都这样了,自己更加的是要老老实实的了。

  这顿饭开头非常的欢喜,过后也是压抑,不知道为什么萧钰和良妃还可以胃口如此好,这让顾清歌感觉自己要锻炼的真的是还有很多。

  几个人绵里藏针的聊的正起兴,这来人说是边疆有急报,然后皇上是不得已才走的。

  三人送走了皇上,顾清歌感觉自己才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如此的压抑,只是感觉这人和人之间的最基本交流都是如此的费劲。

  从小自己在家中就已经是诸多的不快了,但是向来都是明着来的,没有想到这萧钰竟然是从小在这样的生活中长大。

  她突然感觉自己对萧钰做的还不够,只是突然的感觉了这个人对自己是多么的好。

  他从来都没有让自己接触过这些,一直都把自己保护的非常的好,一直让自己在温室中成长,自己还以为自己成长的很快。

  想不到只是这样的让自己按着他的成长轨迹在成熟,她越发的感觉萧钰是有多么的疼爱自己了。

  “萧钰......”顾清歌不顾良妃娘娘在场,就撒娇的说道。

  她也不想要说什么,就是想要这么念着他的名字,来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她真是好爱好爱这个男人啊!

  “行了,回家说。”萧钰知道顾清歌是因为什么突然这样的,这个小女人没有人比自己更加的了解她。

  所以是直接匆匆的拜别了良妃娘娘之后就拉着顾清歌的手走了。

  “你看这王爷,这么疼王妃,真是夫妻情深啊!”老嬷嬷看着这样,也是感觉自己非常的高兴,这看着王爷和王妃就想起了主子当年说的。

  这王爷只有是这天之骄女才能配的上的。

  这今日一看,这上天给王爷赐来的这个媳妇真是不错。

  “对啊,你看这钰儿还害羞了呢,真是没见过,哈哈。”良妃也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孩子,怎么这个时候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

  “真是好啊!”良妃自己也是感慨,这样的生活才是萧钰应该有的,不然的话长年累月的压力只会是让他越发的透不过气的。

  这样有顾清歌在他的身边他才能是像一个正常的人去处理事情,良妃担心的是萧钰会性格偏激阴笃。

  顾清歌就是他心中的一味良药,所以这让良妃是放心多了。

  这母亲为孩子操心的远远要比孩子想的要多的多。

  萧钰怎么会想到自己就这么走了,这母妃和老嬷嬷会在背后如此的谈论自己。

  “萧钰,你这是怎么了?干嘛匆匆忙忙的回去?”顾清歌就不懂了,这萧钰是怎么了?

  感觉怎么怪怪的呢?

  “没事,我们回府吧。”萧钰发现自己心中的郁结之气竟然会发作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让自己的情绪激动了,不是说了只要是保持心态自己的病症就可以延缓的么?

  他不想让母妃担心,知道自己的身体不好。

  但是顾清歌看着萧钰就是明显的不对劲,自己说了一句话而已,他是不至于会这样的,这样的唯一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让他不开心了,或者是他的什么原因。

  自己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那问题就出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到底是怎么了,她非常的好奇,但是只是看着萧钰抚摸自己的心脏部位,然后静静的在那里喘息。

  “萧钰,你怎么了?可别吓我,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顾清歌真是急了,这个男人怎么会如此的让自己不放心,这是怎么了?

  脸上焦急的看着萧钰,然后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做点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