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啊!把韦青青给我带下去,从明日起就给我关进偏院,除非嫁人否则的话终身不得给我放出来。”这裴玄无情的声音想起。

  老夫人可算是送了一口气,这裴玄总算是没有做的太过分了,不过看着这个样子,这青青也是能长一些记性的,她不怕别的就是怕这个小妮子不长记性,不过这处罚也真是不轻了。

  一个女孩子这样的就被囚禁了,说来这以后可怎么找婆家......不过有将军府这个大树也是可以的吧,总比没有了命是强了太多了,她就知道儿子的心肠软,是看不得自己难受的,才会这么的手下留情。

  韦青青听着这个话,可是吓死了,这不到自己出嫁是不能出了偏院的,这么重的惩罚真是自己的表哥给自己的么?

  自己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就是因为顾清歌么?

  她不服,就是不服,为什么这些人都可以为了顾清歌做这么多,自己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看得上自己,就连最疼爱自己的姨母都已经不帮着自己了。

  韦青青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塌陷了,她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可以让所有人都放过她,她不感觉自己做错了什么。凭什么和顾清歌挂钩的事情都是自己的错,而且是大错特错。

  “表哥,为什么这么对待我,我喜欢你有错么?你为什么就能为了顾清歌对我这么的狠?我不服!”韦青青大喊大叫,就是不让人动自己。

  她怎么感觉自己都是没有错的,为什么七王府的事情,她们将军府就要帮忙。只是表哥站到了她们的那一边么?

  表哥这么做还不是因为顾清歌,她就不懂了,表哥是糊涂了么?好好的皇后不跟着,为什么偏偏的就要跟着这个萧钰,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根基的王爷。

  自己的好朋友顾清云都已经说了,她的爹爹丞相大人都在支持皇后一系,自己的表哥怎么就那么的看不清楚局势呢。

  X}最《H新^n章u节上V酷#f匠网"`

  全都是那个顾清歌惹得货,不然的话,自己怎么也不会有今日的这个下场。

  裴玄真是生气到了极致,这个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错了,还口口声声的和顾清歌有关系,她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这女人的见识怎么就那么的狭隘。

  “你还不知错,母亲,这样的人我是管教不了了,留着有什么用?”裴玄是真的对韦青青起了杀心了。

  这样的女人真是不值得自己给她活命的机会,根本就是不知道这事情的大小。

  “青青,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呢?”老夫人直接就是一巴掌就过去了。

  从小到大,她都不舍得动韦青青一指头但是今日她不教训是不行了,这裴玄是真的对自己这个唯一的侄女动了杀心了。

  她不想要她就这么得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女人的妒忌心真是会害死人的。韦青青现在都已经是分不清楚这事情的大小和好坏了。

  韦青青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这今天所发生的这一切。这都是真的么?姨母竟然会打了自己的巴掌。

  还让她如此的疼,让她发现自己在这裴府的地位也不过是如此。

  只要是表哥生气,这姨母也是拿他没有办法的,而且这姨母根本就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疼爱自己的。

  她竟然可以出手打了自己,从小到大她都没有打过自己的,韦青青从来都不知道这被人打了巴掌会这么的痛。

  她捂着脸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让她感觉她已经不是这裴府中的一个人了。

  她是一个连丫鬟都不如的人了,以后她就要在偏院待到自己出嫁,而且自己的未来都已经没有了,都是别人说的算了。

  韦青青以后你都没有选择的权利了,韦青青一遍遍的在心中告诉自己。

  她感觉自己的心都疼死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混到今日的这个地步,但是她知道这一切都是顾清歌造成的,如果要是没有顾清歌她不会有今天的。

  韦青青也是认命了,自己现在是说都不能在说了,这对的都是顾清歌,错的都是自己。

  只是捂着自己的脸,然后坐在哪里嘤嘤哭泣。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的把小姐扶到偏院,你们都想什么呢!”老夫人也是怕这裴玄改变了主意非得要惩治韦青青。

  所以是赶紧的就下令让人给韦青青挪到后院去,只希望这自己的儿子可以眼不见心不烦。

  这样她也能有时间去看看她,不至于她是因为这事情就失去了命。

  老夫人是疼她的,只不过韦青青不知道她的心而已。

  看着韦青青就这么被带下去了,她也是高兴的,这事情犯的太大了,她还小不懂事,自己给她讲清楚就好了,如果要是有机会的话,自己去和她讲清楚也就好了。

  “母亲。你就知道溺爱她!”裴玄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母亲的心思呢!只是感觉这事情发生的让他都心惊。

  不得不去惩治她,要不然的话她不会长记性的,这都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呢!

  真是不懂母亲干嘛总是对她那么的好呢,完整的溺爱,这自己从小几乎都是呗她打到大的,但是偏偏这个韦青青就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母亲都不罚她。

  反而总说这是女孩子,不用管理的太过于严格,这不严格的后果就是今日,这将军府都差点让她作翻天了。

  “儿子,我就这一个侄女,你让我怎么不对她好,你就消消气吧,有时间我会去教训她的。”老夫人过去牵着裴玄的手,让他不要在生气了。

  裴玄也知道这母亲的良苦用心,也就不在说什么了。走到了老管家的面前。

  “真是让您受委屈了。”裴玄感觉是万分的抱歉,这不管是如何的,自己的表妹是做错了事情还抵死不认,也是让老管家感觉这裴府让他委屈了。

  老管家也是老泪纵横的,他的确是委屈了,但是自己都没有证据就这么指控,这将军就能相信自己,怎么能不让他的心感觉暖和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