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丈大人看着徐泽天走了之后,怎么感觉都不太对劲,自己可不能这么就信了一个人,怎么都要让自己有备无患,不然的话一个不小心就容易阴沟中翻了船。所以一定要小心。

  “来人啊!”

  这国丈大人一招手,后面就出来了一个黑衣人。

  h看◇!正R版章k节*上7酷/匠网

  “萧钰那边就先不要动手了,你派人去给我严密的监视徐府,如果一出现任何的意外,立刻去把他的儿子给我抓过来听到没有?”

  “是,大人!”黑衣人得令,单膝跪地行礼。

  “不容有失,去吧!”一挥手让所有的人都抓紧去办他吩咐的事情。

  还是这样保险一点,如此才让国丈大人放心了许多。

  徐泽天哪里会知道他这前脚刚刚走,这后脚自己效忠了半辈子的老师竟然会这么做,让人监视自己,如果失手的话直接就是抓走他家唯一一棵独苗。

  徐泽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才一早上不见柳叶就感觉这心中发慌,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那里知道是这罂粟花的毒开始发作了,只不过他这中毒并不深,只是一时间接触不到罂粟会感觉思念。

  赶忙的回到了府中。

  “老爷您回来了!”管家赶紧出来相迎。

  “嗯,二夫人呢?”这徐泽天还是忍不住问道。

  “夫人说是出去了,估计很快就会回来的吧!”管家也不知道这柳叶到底是去了哪里,但是想来这老爷都已经是回来了,这夫人一向是粘着老爷的,她也应该是快回来了。

  这一听这柳叶没有在府中,他也没有什么怀疑,这平日中柳叶也喜欢出去买买东西。

  这都是常事儿了,所以大家也就见怪不怪了,这徐泽天也没有把柳叶出府当作是一回事。

  “老爷那您这是用午饭还是要......?”管家赶紧问道,好做准备。

  “不吃了,也没有什么心情,等夫人回来之后一起在吃吧,我去书房,这夫人回来了让她过来见我。”徐泽天直接吩咐完就往书房奔。

  他这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呢,那里有时间还吃东西,赶紧的把这书信和账本处理掉了才是正事。

  等到他来到书房的门口,这侍卫都在这里站的笔直的,让他还是比较放心的,这里没有任何的异常,那就说明道了自己放着的东西都是非常的安全的。

  “老爷!”这徐泽天走到了侍卫的跟前,这侍卫赶紧低头行礼。

  徐泽天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然后就大步的走进这书房。直奔这办公区域,然后去上桌子上转动这笔架子。

  这机关打开了,盒子还在,这让徐泽天是长处一口气,这和自己走的时候是一样的,说明这没有人动过,也是让他感觉毕竟欣慰的了。

  赶紧的拿出来这些东西准备烧了。

  这把盒子捧出来,然后支起了火架子,然后打开盒子的时候徐泽天是如遭重击,这里那里还有什么账本和信封!

  这东西都哪里去了?这东西都是自己放的,自己早上还看过了,都是在这里的,这书房除了自己谁都是不让进的,这东西不可能是平白无故的就没有了的,一定是有人进来找到了机关动了盒子,拿走了这里面的账本和信封!

  到底是谁进了这屋子,自己不是下了死命令,没有自己的允许是任何人都不准入内的。

  这徐泽天这一刻感觉自己的世界都要毁灭了!这是关系到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的,是关系到了自己全家老小的。

  是徐家近千条人命的生死存亡啊!

  他疯了似的打开门。

  “我不在的时候谁进的我的书房?”徐泽天大吼,仿佛是要吃人一样,这可是给俩个侍卫吓傻了眼,这老爷平时就算是严厉也是笑着的,不会这么大发雷霆的,这今日是怎么了?

  “没.....没有啊!”侍卫蒙住了,这平时就老爷进来啊!没有别人进来过啊!

  徐泽天直接就把手中的盒子就扔到了其中一个侍卫的头上,“还说没有!”

  这盒子里的东西都没有了,他还说没有进来过人,难道这自己走了的这几个时辰是有鬼怪来过么?这盒子里的东西会自己消失不见么!当然不会!一定是有人!

  到底是谁!他一定要查出来,然后把东西追回来,不然的话这家里人的性命就都毁在了自己的手中!

  一看徐泽天这样,这侍卫也赶紧的搜索脑中的记忆。

  猛然想到,这早上柳叶夫人来过了书房,这刚刚老爷这么一着急,他们竟然是把这岔给忘记了。

  “回老爷,这属下想起来了,这......”侍卫赶紧躬身回到。

  “这什么这,倒是谁来过啊?”徐泽天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

  “回老爷是,二夫人来过,说是给老爷找个毛笔,是老爷您要的。”

  “对,的确是早上,也就刚刚那个二夫人才走!”另一个侍卫经过这么一提醒也是想了起来,自己还因为问了一嘴还挨了二夫人一顿臭骂呢!

  “你们说是柳叶来过?”徐泽天有些不相信,这怎么会是柳叶呢!这怎么可能是她呢?

  自己待她那么好,她怎么可能背叛自己呢!

  可是不是她,是谁呢,这早上走的时候自己检查过了,东西是在的,自己回来了东西就不在了,而且现在就她来过了这里,然后东西就不见了,这不是她能是谁?也就是她了!

  “派人把管家给我找来。”徐泽天赶紧吩咐,这个时候最主要的就是让人找到这柳叶到底去了哪里。

  她怎么会是萧钰的人么?如果要是不是的话她是谁的人?自己当初选择她的时候身世,经历什么都是查的非常的清楚的,很干净,他才能让她进的徐府啊!

  但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这么选择的人竟然会是一个细作,更加想不到的是自己竟然会这么宠爱她!这真是糊涂啊!徐泽天现在这个后悔啊!但是后悔能有什么用呢!

  “老爷,你唤奴才来是怎么了?”老管家不明白怎么好好的又唤自己来干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