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她这么迫不及待的就去了啊!看来是国丈大人给她刺激了。”这都不用去猜想,这良妃就知道,这国丈大人就是今日来训斥她来着。

  这刚刚前脚国丈大人刚走,这后脚她就去了皇上的议政厅,这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主子您说这里面也打探不到消息啊!能是什么事儿呢?”老嬷嬷猜测道。

  "那还能有什么事儿?出来我的凤印副印就没有别的事儿了,她现在是病急乱投医,看着凤印在我手中心不舒服!所以想要把大权抢回去,可惜啊!"良妃嗤笑道。

  “可惜什么啊主子?”,老嬷嬷赶紧问道。

  “这还看不出来么!可惜了皇上没有答应她,所以她是灰溜溜的走的!”良妃猜到。

  “主子神了,这都能猜测到,这皇后的如意算盘的确是打错了。,这皇上根本就没有答应她。”老嬷嬷赶紧把自己打听来的都告诉了良妃主子。

  “这个是自然了,她家族之势已经是眼中的威胁到了皇权,这是皇上所不允许的,自然是要有所打压的,而我就是打压宫中皇后的最好棋子。”良妃慢慢说道,这脸色也说不出是好还是坏!

  这偌大的皇宫谁不是玩心眼长大的?母子,夫妻!都是一样的利用和利益关系。

  这么多年都已经无比的习惯了,自己当初就这么选择的生活,所以也没有退缩的权利,自然是要更好的活着了。

  “那主子,我们要做点什么才能巩固地位呢?”老嬷嬷感觉这凤印也不应该就这么摆着看啊!

  终究是要做点什么的!不然的话这不是显得这边拿着副印不敢用就是怕了皇后娘娘了么!

  “说错了,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用,这清歌都说了钰儿快回来了,他这次听说是深得民心,这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人心难测的皇上就不一定是好的还是坏的了,还有就是他查出了真凶,倒时候一定是这个天下间的大英雄,我们不要锋芒太露了,棒打出头鸟,所以我们要懂得时候!”良妃给老嬷嬷一点点的分析到。

  这老嬷嬷一听,感觉果然是受益匪浅,这良妃主子说的句句都是金言!

  让她都有些为了自己的这个决定感觉莽撞!

  这不是害了主子,害了王爷呢!

  皇上这猜疑的心最重了,如果王爷给了他这个皇上威胁的话,那皇上也是不会在靠在这边的了,所以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的做好自己,原来是什么样子,现在就依旧是什么样子,这样准是没有错的!

  这皇宫中一个个的钩心斗角不停,但是这宫外裴玄可是给顾清歌带来了好消息。

  “清歌,你看我给你把谁带来了。”这裴玄一下马车,带来了四五个人!

  顾清歌听说是裴玄来了,就知道是得手了所以给自己送人来了,那就得赶紧从小门去迎接啊!

  结果一出去就看到了几个人。

  “想必这就是谏官的父母,妻子和孩子了吧!”顾清歌抬眼看着裴玄问道。

  满脸的高兴,她就知道这裴玄是一定不会让自己失望的,果然是找到了他们,还给他们救了出来。

  看来自己这边一动手救出了谏官的家人,这国丈大人和徐泽天在傻也知道这个时候有人劫走了他的父母妻儿是有大用处的。

  那这个大用处具体也就是口供了,唯一的解释就是萧钰查出来什么了!

  这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萧钰查出来什么了,相信这个徐泽天一定会自乱阵脚,但是他也会在紧张之下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毁了。

  也不知道这个柳叶有没有得手呢!

  说道柳叶她这边也是够忙的了,这早上伺候好徐泽天去上早朝,她就睡下了,但是却是怎么也睡不着,这个时候应该是自己去找证据的最好时机啊!

  他不在家自己刚刚好下手,这要是找不到的话顾清歌不得对自己失望啊!

  她这一个失望,影响的可是自己的前途,所以绝对的速战速决。

  “来人啊!给我穿衣服,打水洗漱。”柳叶向外面叫了一声,赶紧的来了几个小丫鬟过来伺候她。

  这一番梳洗之后这柳叶就让所有人都下去休息了。然后自己找了个偏僻的地方,慢慢的往老爷的书房走过去。着沿途也遇到了人她只能是装作看花,赏景的样子。

  然后边看边往书房方向去,这刚刚走到了书房就看到了果然还是有侍卫在进行把守。

  这自己到底应该是怎么进去才好呢!

  有了!

  @(酷匠网Y_首#9发r}

  “夫人,这里没有老爷的令牌是不让进去的。”柳叶刚刚走到了书房的近前就有人感觉的阻拦,不让柳叶在前进一步。

  “放肆,拦着谁呢?老爷让我来给他取他的狼嚎笔他这是要给皇上写奏折用的,你们也敢拦着我,胆子也太肥了!”柳叶出声喝道!

  她这一大声的确是给这俩个侍卫给镇住了,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放进去还是不让进去,人家夫人都说了是老爷让来的,但是老爷也说了,没有他本人或者是令牌的话,闲杂人等是不得入内的!

  但是这二夫人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啊!这个人要是招惹了不死也是脱层皮,这大夫人就是非常好的例子。

  这大夫人她都给搞下来了,何况是他们这种小侍卫了。这么一想也就让她进去了。

  “夫人请。”俩个人,终于是把地方给让出来了,这柳叶也是高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