谏官瞪大眼睛看着萧钰,这一切他竟然知道的如此的一清二楚,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以为这么久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出来的窝囊王爷竟然一直都是扮猪吃老虎的主。

  “你竟然都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谏官下意识的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就说本王说的对不对就可以了。”萧钰看都不看他直接就抬腿到高堂椅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谏官认命似的点了点头。

  “是,王爷说的没有一点的错,都是徐大人让我这么做的。”

  让一个犯了罪的人能承认出来这些可是极度的不容易。

  “你从像皇上举荐自己来这里考察我言行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你就是他们派来监视我的,没有想到啊!前几日我探口风的时候才发现你,也是本王爷疏忽。”萧钰其实早就知道这人中会有国丈大人安排的人了。

  但是他不能这么说出来,不然的话自己在众位大臣那里就没有了弱者的感觉了。

  这个时候的感情牌也是很重要的,萧钰在这权术中不会算漏一样的。

  “这怎么能是王爷的疏忽,这都是那贼子太多心机重了,他竟然敢作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最是不可原谅的了。”

  吏部尚书对着萧钰说完之后转过身对着跪在地上的谏官大声喝道:“你说这徐泽天是不是是杀害了这么多百姓的幕后凶手?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说。”

  他感觉自己真是气死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的丧尽天良,如此的残害自己国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谏官直接就是吓瘫了。

  这里随便一个官员都是比自己的官衔大,尤其这个老臣子是皇上的人谁人不知!

  他现在在这里说话就是代表了皇上,他怎么能不害怕呢!

  虽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做,但是他知道是跟七王爷,萧钰有关系的。

  “你要是不说的话,就不要想着让你家人活命了。”吏部尚书大吼。

  这萧钰一看,这吏部尚书是比自己还激动,这就更好了,也省的自己麻烦那么多了。

  由他审问更好,这样出来的结果父皇才不会有任何的怀疑。而且这个吏部尚书对于百姓最是关心,所以父皇才会把他派出来跟着自己查案。

  果然一听到这么多的人死竟然是因为有人给水下毒然后使土地长不出来农作物,最后引发灾情的时候他就已经坐不住了,现在更加的知道了这幕后凶手是跟自己同朝为官的尚书大人,他就感觉自己的心脏气的都要跳出来了。

  人怎么可以这么的丧尽天良,那死去的人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啊!他是怎么忍心下的手呢?

  是怎么能想到这么恶毒的办法的呢?

  他是有什么预谋?

  他要做什么?谋反还是要打击报复?

  顿时一串的问题就从吏部尚书的脑子中踊跃了出来。

  “你还不快说?”看着谏官只是害怕的在地上得瑟,但是不说话,他就越发的来气了,做的时候有本事,但是现在事情败露了,竟然都不敢说话了。

  吏部尚书这么一大喊,吓得谏官直接是身如抖塞。

  “我是真的不知道的,我官职低微不容易被大家发现,而且是一个谏官,有记载各个皇子帝王言行的职责,所以我来这里最不会惹人怀疑,所以我才会派遣到这里,我接到的命令就是监督王爷都做了什么知道了什么然后及时的回报,但是没有想到最好......最后接到的命令竟然是杀了张大人!”谏官被吏部尚书大人这么一吓唬果然是迅速的说出来自己所知道的一切。

  但是他接着颤抖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到应不应该说。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吏部尚书直接就是一脚过去了。

  “还有什么没有说完的,麻利的说。”吏部尚书感觉自己现在恨不得直接就杀了这个帮凶。

  “我猜测这个事情是与王爷有关系的,徐大人要对付的是王爷,才安排了这么多。”具体其实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但是绝对是跟王爷有关系的。

  这个毋庸置疑,一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让自己监督王爷的一举一动干什么?为什么不是让自己监督别人?

  查案子的虽然是王爷,但是别人也在查啊,但是徐大人尤其是担心王爷,所以对于王爷问的也是最多的。

  “监督王爷?你和徐泽天那个狗贼的往来书信都哪里去了?”王大人这时候跳出来问道。

  &☆酷yH匠@网?首,D发Jr

  这吏部尚书是气晕了,没有问,但是王大人虽然是莽撞却是发现了这点,你们往来总是要有书信的吧!

  “这个书信都已经是被销毁了,当时看完就销毁了,就是怕被人发现。”谏官赶紧解释,这个自己可是没有说谎的。

  “怪不得举报说是张大人私吞银两,贪赃枉法的是徐泽天那个狗贼,这冀州他也不接触,他是怎么知道的。原来这事情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这要不知道就出鬼了。这个贼人在朝堂上就总跟王爷过不去,密谋了这么久的时间给王爷弄出来这么大一桩案件。想要让你查不出来案子直接让你在天下人面前失了颜面,他真是好恶毒的心啊!为了一己之私竟然残杀百姓,我们回去,我要向皇上告发他。”王大人性子火爆,这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直接就要回京告诉皇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王大人莫着急,其实这事情还有的查呢!张大人曾经脱不开身,但是派了人去上报朝廷,怎么赈灾的官银还没有到,但是却被尚书大人的学生给挡了回去。还有就是这现在是有了人证没有物证我们就是告发到皇上面前他大可以推脱把事情都赖到谏官身上。这证据不足的时候就把这消息走漏了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萧钰对着所有人分析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