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术中恩威并施,是最常用,并且好用的一种心理战术,萧钰喜欢更是常用,这些大臣都是仗着资历老,所以往这一坐,享清福!

  萧钰是不允许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样的事儿的,大局自己掌控,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要让他们有参与的,这样将来有什么问题也是有垫背的。

  对于任何的事情,萧钰都会事先想的明白,千万不能出了什么乱子。

  谨慎总是没有错的,不然的话这么多年他都不知道是应该怎么活下来的,所以对于任何的事情他都不会让自己放松警惕的。

  让自己时刻的保持清醒是他无时无刻不在做的事情。

  i~酷A匠网X永久@:免@/费看小、说,

  众位大臣一听萧钰都已经这么说了,也不能有什么拒绝了,当大爷是不行了,看来所有人都要去意思意思的动一动了。

  回到房间春儿不明白,王爷怎么是盯上了工部的那个大人怒斥。

  毕竟他们现在有很多的事情都是工部的问题,所以当下也是感觉问问王爷是不是有什么发现或者是指示。

  “王爷今日,脾气好像是......”春儿想问什么估计王爷都不用多想就知道自己什么意思了,所以话说到了一半,这萧钰就唇角勾笑。

  “你不会认为国丈大人在我们这队人中没有安排自己的人手吧!”

  “额......好像会有不然的话所有的消息怎么快速的传到他的耳朵中。”春儿也是猜测的说道。

  “这是自然了,不会没有的,但是我现在需要大致知道是哪一个人,所以我要给他个机会,让他露出他的小尾巴。”萧钰挑唇说道。

  “王爷英明,那您发现是哪一个了么?”春儿感觉自己的智商是不够用了,还是别让自己猜测了,估计也不准,所以还是直接就问王爷吧!

  “这个人,就是一个看似小透明的人,那个谏官刘朱光。”萧钰确认的说道。

  “王爷为何如此的确认是他呢?他都不怎么说话还能是他?”春儿不是怀疑,只是感觉有些不可思议,那么的老实的一个人,竟然会是国丈府的细作。

  “记得当时我说工部尚书的时候,那个人嘴角勾笑,虽然很快是不经意间的,但是我看到了,所以确认。一,他跟这个工部的大臣娄意是有仇的,看他吃瘪他才高兴的,第二种可能就是因为他开心的是我说的话,所有人都消失要么就死亡了,对于他们来说是最好的了。”萧钰一点点的分析给春儿听。

  春儿当下感觉自己就是在厉害也达不到王爷的这个程度,所以说是人就不要在自家王爷的面前玩心眼。

  他一眼就看的出来,自己的王爷是多么的厉害,他不是不知道,所以对于王爷的话他是确信不已。

  “那王爷您说我们该如何办最好了。”春儿问道。

  “静观其变,千万别打草惊蛇。”

  萧钰只是想要确定是哪个人之后再决定应该是怎么办才好,现在还不是把他示众的时候呢,微不足道的小棋子,他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可以给国丈大人当个传话筒,所以萧钰对于他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威胁,只是他不想要找到他是因为感觉前期刚刚到了地方没有必要知道是谁在队伍中扮演了细作的角色。

  但是他现在要办的每一件事,都需要他去帮自己传递假消息,扰乱国丈大人的部署。

  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所以萧钰,去把他找出来了。

  很成功和顺利,这个人的确是个人物,所有人中最不愿意说话的这个人。

  谁拿着也没有办法的人,就是让你想不到。

  "那王爷我们现在如何去做?是要偷偷……?"春儿知道王爷懂他的意思了,在春儿的世界里,要么是留,要么就是死。所以当下做了个砍头的动作。

  "当然要留着了,不然的话咱们怎么用她传递消息!"萧钰可是宝贝着这个人呢!自己好多事计划中都是需要他帮忙的了!

  "那我就去派人监视他,看看他到底每天都在做什么。"春儿回禀道。

  这个提议萧钰倒是同意,毕竟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个了,他要随时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才最好了。

  “小心点,派个机灵点的去。”萧钰还是嘱咐道。

  这个事情千万就是不能出任何的事情,所以办的时候一定是要小心为上的。

  “是,王爷,您放心,我这就去。”春儿感觉现在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都在王爷的掌控中,这是最好的了。

  看着春儿他走了,萧钰又拿出了顾清歌的手书,闻了闻上面的味道,是她经常用的护手香膏,是他非常怀念的味道。

  不知道顾清歌现在好不好,但是也能猜到她为了自己的事情费尽了心血的。

  所以萧钰虽然心中是万般的不好意思,但是最多也是甜蜜,以往自己都是独自一人,因为母妃在宫中,他又没有党系可以帮忙,所以做什么都是一个人在外面不停的努力,但是现在有了顾清歌,他就感觉自己的心中是有了底的。

  顾清歌也没有辜负萧钰所托,她是没日没夜的也在忙活,不停的指示人查这个查那个的,算是初步知道了柳叶的身世和性子。

  “小姐,你说我们明天约这个柳叶她会来么?”玲珑还是担心,如果孤注一掷的话会不会耽误时间,如果柳叶是个不开眼的人,小姐处理起来也是比较麻烦的。

  “她一定会的,这样的女人一定会的。”对于这点顾清歌是非常的确信,一点的怀疑都没有,徐大人看着样子都已经是年近快古稀了,所以跟着这样随时都可能因病去世的人最没有保障。

  她地位本身就地位,而且出身还不好,这样的人最容易自卑,所以她要的更多,自然想法越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