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的确就不像是张大人干的,王爷您要彻查清楚啊,还这张大人一个清白,谁也不会这么害自己的子民的。”又出来一个谏官直接出言替张中良讨公道。

  “多谢吏部尚书,多谢谏官大人,多谢在座的各位了,下官真是幸得老天怜悯。又有夺位大人明察,望王爷开恩,查清楚事实,还下官一个公道人心。”张中良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他自然是知道萧钰不会处置他的,萧钰就是为了摆一个官威,所以他自然是要配合了。

  “行了,这么一说张大人是让人冤枉的,快快起来吧!”萧钰下了堂去把张中良扶了起来。

  回身看着各位大臣:“那众位卿家感觉这案子应该是从哪里着手去查?”

  这问题一出,当下难倒了所有的大臣,到底是应该从哪里查起,这谁一时间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来。

  都齐刷刷的看着萧钰,等他定夺。

  这案子他是主审,而且他是王爷,这皇上不在数他最大了,有事就应该是让王爷担着的,不管利害听上头的总是没有错的。

  萧钰一看大家都在瞅他拿主意。

  叹了一口气:“那就帮着先整顿一下灾民,然后从灾民口中得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具体发现土地一种农作物就死亡的吧!然后排查所有当时进出冀州的登记册,查出当时的外来人或者是容易被收买的当地人哪一个最有可能是下毒的真凶。”

  萧钰说完,众位大臣都记下了,然后就派着各自的手下帮着冀州知府张中良大人去查案,因为灾情的问题,现在冀州府衙都没有人了,所以现在只能是大家一起帮忙了,等冀州的情况有所好转,那些之前当差的人才会回来。

  “王爷英明。”虽然众位大臣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心中更是佩服,萧钰只是一个年轻的王爷,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和案子。

  他竟然能这么快的就上手了,而且就能查出来一些端倪,最好的还是在这么棘手的案子中他能这么快的就分析了要点,然后着手去让人做。

  当下吏部尚书,也就是老皇帝的忠臣董玉峰感觉这个王爷是比那个草包九王爷是强太多了。

  “行了。众位大臣也是辛苦了,张大人您带着他们就下去吧!春儿你留下。”

  然后就挥手让张中良带着各位大臣下去吧!

  萧钰心中明白他们来就是为了监督和考察自己,根本对于这个案子一点作用都没有,他们不会帮助自己的,自己也不要去靠他们,该怎么做此时他心中也是有数的了。

  看着所有人都跟着张中良下去了,春儿上前道。

  “王爷,还有什么吩咐。”

  “让你查的那些都有消息了么?”萧钰最担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查出来了些,但是还有待继续追查。这是县志,王爷请您过目。”从怀中拿出来一个小书。

  萧钰翻着这本小书边说:“说说都有什么发现吧!”

  “回禀王爷,这周边的几个县都是听说冀州有了灾情之后就开始紧闭城门,应该是有个别的人跟风或者是受人指使,具体是谁没有查出来,但是属下派人悄悄的去打探,然后去各个衙门中去翻往来的书信,发现竟然都被烧掉了。一个都没有。这就是最大的破绽,一个衙门竟然会没有任何的往来书信?”春儿回禀。

  “说的有道理。”萧钰合上县志,然后看着春儿他接着说。

  “紧邻冀州的有五个县,除了白云就是大同,武夷,金源,还有丰原县。这里当初给张大人借过钱的就是这丰原县还有大同县的县老爷,不过当时也是迫于压力他们是打了欠条的,写着如果朝廷帮着冀州还不上,那就由张大人独立承担债务。可是这个欠条我们没有找到,果然如张大人说的,欠条找不到不说,人也都死了,大同知府是死于心脏衰竭,丰原知府是死于意外。”春儿一点点的道来,这个事情的离奇之处。

  “死了这么多的朝廷官员,朝廷是不是知道?”萧钰感觉心凉,这不单单的死了这么多的平民百姓富商贾胄,就连这朝廷命官都有人胆大包天的害死这么多。

  “回王爷,知道了,在我们来的时候他们通报了大同知府死的消息,我们刚刚昨晚到白云的时候朝廷接到消息丰原知府死了。俩个人是有人有意分开报的,死亡时间明明是俩天内但是上报却是用了一个月将近。”

  萧钰直接就一掌拍下去了,这国丈大人真以为自己是能只手遮天了不是,这么大的事情做的如此的绝,如此的天衣无缝,但是在完美的计划也是有纰漏的。

  只要是做了,萧钰就不信查不出来问题。

  “还有王爷,这冀州城中的几位老爷死亡的时间是三天之内。但是外界得到的却是半个月之内。”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让人死后这么久才被发现?”萧钰这个就不明白了,他们这个地方受灾,那就是应该全家人都应该是聚集在一起的啊!然后彼此相望,多看一眼是一眼的。

  就算是富人这个时候也是没有什么能力了,该和所有人一样啊,这样的人死了是怎么能让人过了这么久才发现的呢!

  “王富商是被人在多日后的河中发现的,身上缠着巨石,如果不是人体泡的久了还是发现不了的呢!张富商是因为在家中的密室中私会情人才困死的。最后一个李富商,直接就是让人勒死的。所以被发现的死亡时间不同,但实际上死亡的时间是一样的。”春儿一点点的把自己查到的解释给王爷听。

  “同事杀这么多人,如果是你春儿,你行么?”萧钰问道。

  春儿想了许久:“不行,时间太接近,地点太远了,所以没法做到同时杀这么多人。”

  “那就对了,也就是说,国丈派来了不少人去做这个事。往来的书信,欠条都找不到了?”

  “对,都找过了,没有了,也没有发现烧毁的痕迹。”

  “那你就不要找这些了,排查一下最近城中可疑的人物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他们还没有杀!”萧钰安排道。

  “不对啊!王爷,没有了啊!”春儿不明白自己主子是说的什么意思。

  这该杀的不该杀的,都已经是死了,怎么自家的王爷说还有一个人没有杀呢!

  酷(k匠*《网;D正版h,首发?

  “还有,你在想想。”萧钰摇头,这春儿平时聪明,这个时候犯了糊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