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儿刚刚脱下衣服就听到了王爷的叫喊,紧忙穿上了衣服,然后跑到王爷的寝殿。

  “怎么了王爷?”春儿急忙道,王爷这样紧张的时候是很少的,除非有大事吩咐。

  “你连夜去查冀州水源,是不是有问题,我怀疑他们的农作物生长不出来,或着是奇异死亡是跟水源有关系。”

  “王爷的意思是水中有人做了手脚,农作物才死亡的?才造成了这样大面积的饥荒?”春儿也有些惊讶了,这得是什么人如此狠心。

  “嗯,你速去速回。”萧钰真的是感觉顾清歌就是自己的福星,如果不是她的提点自己怎么会想起这么大的秘密。

  春儿知道了这事儿的重要性,当下拜别萧钰之后赶紧就跑出驿錧,然后偷偷去冀州查明一切。

  萧钰心中万千的感慨,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有可能是这样的,如果不是顾清歌提醒,他估计自己根本想不到这里。

  如果查出来是水被人投毒,才导致的农作物死亡。那自己就可以顺着这条线查出谁是凶手。就算查不到凶手也可以上报父皇,说明此事另有蹊跷。

  退一万步讲,就算张中良的确是贪赃枉法,但是他没有必要下手如此狠毒,不顾念自己地方父母官之情,把整个冀州赶尽杀绝对他有什么好处?

  单凭这点,就没有人能说他是凶手!

  所以他一定要查清楚这里所有的事,不单单是为了自己,更加是为了那么多死去的百姓,他们都是战争的牺牲品。

  这一晚萧钰都没有办法入睡,手中拿着顾清歌的信却是再也笑不出来了。

  有太多的事儿让他感觉超脱了他的掌控,他现在能做的就是一件件的把事情都查清楚,然后给国丈大人一个痛击,让他知道,搬起来石头只会砸自己的脚,害了那么多的人,迟早就会有报应。

  天很快就亮了,等萧钰去大堂的时候,众位大臣都已经在那里吃过早饭了。

  “王爷来了。”很快就有人看到了萧钰从回廊往大堂走去。

  “王爷。”所有人拱手问安。

  昨夜就没有睡好的萧钰这一大早的还要和这些人寒暄也是强打精神。

  “众位大臣休息的还好吧!”这是客套话,当然所有人都知道了,这种驿馆他们怎么会睡的好,比自家的府邸是差远了,但是比前几天奔波都没地方住可是强多了。

  “还好,好还,那王爷我们什么时候赶路?您这还没有吃东西吧!”立刻吏部尚书就过来问道。

  “现在就走吧,我让春儿查了点事情,估计快有眉目了,我们去看看。”萧钰回头看着那白云知府。

  “你准备马车什么的,现在我们就去动身,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是会传召你的。”这白云离冀州是最近的了,当地发生灾荒,这里一点都美誉涉及,萧钰感觉这个事情是有待考虑了。

  “是,是,小人都准备好了。”一听这白云知府都准备好了一切了,萧钰就带着人走了。

  路上看到满地都是灾民,刚刚遇到了他们就赶紧围了上来,请求青天大老爷给口饭吃。

  萧钰这一路走一路看,这人都已经是可以为了一点吃的就打得头破血流了,而且各方的官员却是紧闭城门不让冀州的灾民进去避难。

  吏部尚书等大臣看着也感觉这冀州现在就是人间地狱。

  “残忍啊!真是太惨了。”吏部尚书叹道。

  萧钰听到了:“那就更加的要好好的查案,然后给百姓们一个交代了,我们现在就速去府衙吧,看看冀州知府张中良是怎么解释的。”

  到了冀州知府府衙,张中良听说王爷们一大早就来了,赶紧出来迎接,他昨晚是一宿都没有睡觉,陪着春儿侍卫一起找水源的问题了,毕竟这春儿对于这里不熟悉。

  “下官不知王爷驾到有失远迎,望请王爷恕罪。”然后带着他的夫人老小和一干衙门的人就跪了下来,迎接王爷。

  这灾民都听说是七王爷来当巡抚断案,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了,顿时府门前围了一群人。这些人的情绪都非常的激动,纷纷大喊朝廷无得,不管天下黎民百姓。

  ;最新0|章9节4上酷匠P网h

  顿时整个府前显得异常的拥挤。很多侍卫拿起兵器就要把所有的百姓撵走。

  “都别动手,你们也不要慌乱,本王既然到了这里就会把事情给大家弄明白,给你们一个交代,给天下一个交代,朝廷没有不管你们。”萧钰振振有辞的说着,可算是平息了众人的怒火。

  “那七王爷你说我们饿成了这样是为什么朝廷到现在都不管我们?才来了你们说是要给交代,但是我们的亲人子女父母都饿死的饿死病死的病死了。”突然跑出来一个灾民直接就是跪在地上声讨朝廷。

  “是朝廷知道这个事情晚了,因为有大胆的官员贪污,有大胆的官员徇私舞弊,跟朝廷无关,你们放心今日本王在这里就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的。”上前去把那个人扶起来,然后对这所有的灾民大喊道。

  灾民一听跟朝廷是无关的,是那些贪官污吏的事儿,顿时要求王爷查清楚一切,让那狗官们血债血偿。

  “让那些狗官都通通血债血偿!王爷英明!”顿时所有灾民都握紧了拳头让王爷给做主,查出真凶。

  “放心,所有人都放心,会把一切都查清楚的。这样大家先领东西吃。”

  回头对着张中良说道。

  “你去带几个人去城外,我从附近几个地方筹集了粮食,估计现在已经到了,你去接回来,然后派人分发给大家。”

  张中良一听自己的百姓终于有粮食吃了,赶紧就给手下的人招呼一声,让大家去城门外取粮食了。

  灾民们一听有粮食了,那叫一个高兴啊!这里饿的最久的都有六七天了。全靠吃树皮喝点水。

  “王爷威武,王爷英明!”顿时萧钰收获了很多的人心。

  其实萧钰不是为了收获人心,只是感觉这些人都是因为党争而牵受到了如此的迫害,虽然与他无关,却是因他而起,所以他万分的自责。所以就在昨夜就让春儿拿着令牌,派遣周边的地区筹集粮食今天运到冀州,别人的话他们可以不听,但是萧钰是王爷,那身份放那里了,谁人敢不听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