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候死的?”萧钰追问。

  “这,这,这几日接连死的。”张中良已经吓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了,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关乎到你的身家性命,你没有去查一下为什么死的么?”萧钰问道。

  “查了,但是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张中良感觉自己真是无用,没有保护好自己,更连累了王爷。

  “你写的字据?”

  “属下派人去找过了,但是都不见了。和死者一样,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和证据。看来是有人想要害死我,然后让王爷您难做啊!”张中良不是白痴,自然是知道事情的起因都在哪里了。

  “嗯,你说的都没有错,这一切都是有计划的筹谋,和你没有关系,你做的已经非常的好了。”对于忠心耿耿,为民为国的张中良,萧钰无法斥责。

  他没有任何的过失和错误,都是有心人想要陷害,这是逃都逃不掉的。既然自己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也不打算在这里多耽误时间。

  “行了,今天先到这里,你快回去吧!好好想想还有什么纰漏是没有跟本王说的,这是关乎你一家老小的性命问题,希望张大人你也谨慎对待。”

  萧钰提点他让他在回去回忆回忆,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重要的线索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是,王爷。”张中良跪下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来拭了拭额头上的汗水,就紧忙下山了。

  山下的春儿看到俩个人好像是聊好了,张中良都已经走了,他紧忙上山。

  “王爷,怎么样?”春儿赶紧上前问道。

  “他做的是好官,可是对于别人的陷害他是一点防备和反抗的条件都没有,这次国丈大人是有备而来,怨不得他。”萧钰叹道。

  这个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的简单,就看这国丈一系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害死这么多人,他就知道他们是打算博这最后一下了。

  虽然皇位就是要靠着万千人的尸骨走上去的,但是萧钰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们会这么心狠的做下这一切。

  "春儿,你派人去查一下冀州身边的几个临县,对于冀州发生如此事是都怎么处理的,还有就是张中良曾经都跟哪几位大人借的款?字据都哪里去了?死亡时间和原因查清楚,还有就是都谁获救了,能否出庭作证?还有就是县志拿来跟我看看。"萧钰对着春儿安排好一切就往山下走。

  春儿应了一声,然后随着萧钰一起回到了驿錧。

  把萧钰安全送到了驿錧,春儿就忙着连夜派人侦查了。

  这夜萧钰怎么也睡不着。太多的事情理不通了,他需要时间好好梳理一下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这事一定是国丈大人一系做出来的,但是他要怎么解这个难题,就要搞清楚这一切。

  既然肯定这事不是张中良做的了,而且他还为了百姓做了那么多的挽救。那终究会有逃下来的人来给他作证,国丈大人再厉害,他也不能只手遮天。

  萧钰想自己只要注意,留心观察,他们一定留下了手脚。

  萧钰拿出纸笔画出来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先是土质变不长农作物,再是饥荒,递折子,批下了赈灾款,可是批下了赈灾款张中良竟然不知道,四处筹借,独自一力赈灾,无力脱身,派人去进京,都被拦了下来,拦着的人是尚书大人弟子徐大人,管辖知府,官刚好压制了张中良。然后就是尚书大人奏请皇上处死张中良,原因贪污,此时下达通令的时候张中良才知道朝廷早已拨下了款项,可是钱却没到自己手中,他才刚刚知道这一切,还被冠上了贪污之罪。

  再然后就是自己被举荐出任巡抚,美名是锻炼,其实就是让自己进退俩难。

  好一手如意算盘!国丈道行果然深,让萧钰感觉自己望尘莫及。

  “主子,都办好了,等消息就可以了。”小春儿悄悄的走进来。看着萧钰出声禀报。

  “嗯,什么时候消息能出来?”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什么时候能出消息。

  “最快的话是明天早上,晚的话就是明天晚上。”春儿给了萧钰一个保守的答案。

  萧钰转念一想,这也是难为春儿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让他给自己一个答案。

  “你也累了,赶紧下去休息吧!”

  “王爷,这是王妃给你递来的信。”春儿从怀中取出刚刚得到的信,递给萧钰。

  萧钰一听是顾清歌的信顿时也是一扫一脸的疲惫。自从萧钰离开京城,顾清歌每三天都会给萧钰递一次信,不为别的就是说说府中发生的事情,和她自己做的一些事儿。

  虽然都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萧钰看到了也会很开心,因为这是俩个新婚小夫妻唯一的乐趣了。

  离得这么远,顾清歌思念萧钰,可是萧钰何尝不是思念着顾清歌呢!

  打开信封,萧钰摆手让春儿下去,看着顾清歌的信的时候自己容易傻笑发呆,他可不想让春儿在这个时候看自己的笑话。

  信中顾清歌说:她今天学会了做莲子羹,而且玲珑不知道在哪里给她弄了一个很好看的盆栽,她看花盆里面的土有点干,就看着案子上有碗水,以为是清水就浇了花,可是到了傍晚十分花竟然枯萎了,心疼死玲珑了,后来才知道那是明矾水,玲珑要用她擦拭铜镜的。顾清歌感觉自己惹祸了,赶紧答应给玲珑在买几个。让萧钰留意有没有好看的花,可以给她带回去送给玲珑。

  萧钰看着发笑,果然是傻傻的可爱,明矾水浇花,那花不烧死才怪,也亏得她那么马虎。

  猛然想到一个事情!明矾水无色无味,偏咸苦,与清水无异,浇花之后土壤吸收水分供给花朵才造成死亡的。

  那冀州县的农作物突然死亡和不生长是不是和水源有关系?

  u!更g%新最…2快上酷匠Gp网

  “春儿,春儿?”萧钰打开门大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