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个提议,正戳中所有管员的心窝。

  立刻吏部尚书就高呼:“准备的好,王爷咱们是不是这就用膳?”

  萧钰当下也是没有意见;“走吧!”

  白云知府就赶紧领着所有的大人去用膳,春儿在后面笑道;“王爷,你看你给众位大臣饿的,都像狼,听到有饭吃都已经眼睛发亮了。”

  萧钰捅咕他一下,让他小点声:“呵呵!这也没有办法,来的晚了就能有人做手脚了,所以我们现在是争分夺秒抢时间。”

  “王爷您让属下查的,刚刚在路上已经有消息了。”春儿悄声说道。

  “恩,一会儿吃完饭之后说,不急,已经到了这里了。”然后摆手让春儿住嘴。

  春儿赶紧停住,然后看看是周,没有任何人注意他们二人,才放心,跟着萧钰一同进了大厅。

  落座之后,白云知府就宣布上菜,所有丫鬟嬷嬷一起开始摆桌上菜,菜香四溢。萧钰也知道众人都饿了,也不多说,就让大家吃完好好休息。

  然后就开始动筷子,可是萧钰心中有所牵挂顾清歌,食欲不是很好。所以没吃几口就告退了。

  回到房中赶紧就让春儿把房门关上了。

  “怎么样,他说什么了?”萧钰紧忙问道。

  “他说自己没有贪赃枉法,绝非虚言,他说跟属下传达一时间说不清楚,就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今晚驿馆外,红叶亭相见跟王爷说清楚。”春儿,赶紧把打听好的禀报出来。

  萧钰一听他这么说心中就有了点底,老管家说知道天地盟是未来自己发展的目标,所以当初选人的时候,特地选了支持自己的朝中大臣安伟然大阁老的弟子委以重任。

  安伟然的为人自己是十分青睐的,刚正不阿,那么他的弟子也一定是这样的为人,所以他本来并不是很担心,知道事出有因,多半是国丈他们搞的鬼。

  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怀疑的,但是他自己本人都这么说了,那就确保没有问题了,那他只需要查清楚到底是谁在从中做鬼,然后在做定夺了。

  “你安排好马车,然后还有一切的事物,别我走了之后有人找我,引起了大家不必要的怀疑。”萧钰安排道。

  和冀州知府的面是非见不可了,所以他要准备万无一失。

  了解好所有的东西,他才方便接下来的行动,既然来了就要弄明白一切,他萧钰做事从来不让自己吃亏。

  既然有人明显的要摆他一道,那他就越过去让他好好看看自己的能耐到底有多大。

  萧钰等着天色渐黑,让春儿带路,然后和冀州知府见面,弄清楚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好做出最好的决定,让整个事情处理的绝对漂亮。

  "王爷,到了,就是前面的那个红枫亭。"春儿,看到前面有人影,就知道冀州知府先一步到了这亭子里等王爷呢。

  "恩,这就应该是冀州知府了吧。"萧钰指着亭子里面的人影问道。

  "对就是他,他叫张中良。"春儿不忘提醒道。

  "你在这里守着,我上去就可以了。有任何人一律格杀勿论。"扔下春儿在那里给他们望风,萧钰就先上去了。

  冀州知府本来就紧张,在这里左看右看突然发现了亭子下方好像有人影,一看不是七王爷萧钰那能是谁?

  赶紧迎了下去:"王爷万福金安。"说着就要跪下。

  "行了,特殊时期,就别跪来跪去的了,起来吧。"扶起冀州知府张中良,萧钰就自顾坐在了石凳上。

  一伸手,示意让张中良坐下说话。

  "谢王爷。"拱了拱手也不客气,正事要紧,这事关乎自己性命,当然是要更加慎重了。

  "你到底有没有贪污?几百两也算。"萧钰直接问道。

  "王爷,没有,真没有,老师早就说过了我位置的重要性,我还怎么会犯错误,让人抓把柄!给王爷您添麻烦?不可能的事儿。"张中良急道。

  如果萧钰不相信自己,那么自己一家老小真的就是危险了。所以张中良语气诚恳极力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我自然是信得过阁老大人,他的眼光独到,为人刚正不阿,你是他弟子,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了。我对于你是比较信任的,问你,只是想要你亲口承认,保我心安!"萧钰对于此人也是坦白。

  "王爷担心,属下也是明白,王爷放心查,属下保证没有一点问题。"张中良起来拜了一拜萧钰,表示诚心。

  "好,你也知道我怀中拿着金牌,一堆人看我怎么做事,你明明是我的人,我却无法保你,只能查明真相还你清白,如你半点问题都没有,我保你谁也伤不到。"萧钰承诺道。

  此人穿着朴素,半点不华贵,看身上的任何配饰,都是最廉价的,看就知道了他不是贪脏之人。

  萧钰心中已经有了定数,这定是国丈大人搞的鬼。为的就是防止他和天地盟合作想要掰断自己的手腕,他萧钰怎么会是那种等死之人。

  既然国丈大人想要斗,那他就让国丈大人也断个左膀右臂吧!他此时并无心伤人,却是没有想到,国丈大人竟然如此大胆,皇后病倒,皇子被伤,在自己风头正盛的时候国丈敢用自己的人去孤注一掷,赌自己是不是能处理好天下人心。看来也是被自己逼的有点急了。

  n0看J☆正版章节x@上p?酷6匠网

  "你仔细说说为什么冀州开始变成如此不堪,富庶之地还能饿死人?怎么贫困成这样的?"萧钰要把事情弄明白。

  "前年收成就不是特别好,朝廷虽然减负税,尽管这样也刚好够大家吃饱饭。可是从今年二月份春种的时候就发现种什么都极愿意死亡,从黄豆到玉米,水稻,高粱,只要是农作物,这边种那边死,大家把种子,粮食都种了去,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只能饿肚子。"边说张中良这眼泪也跟着流下来了,看得出来,他对于冀州县也是用尽了真心和实意,可是却挽回不了什么。

  "为什么种什么死什么?查原因了麽?"萧钰发现了问题赶紧问了出来。按理来说之前种什么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怎么会突然种什么死什么?

  "查了,但是也查不明白到底是因为什么!所有人猜测是土地土质问题,所以难长粮食,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也结的少,所以大家根本就不够吃,这才开始出现了流亡,逃荒!我这不就上了折子,请求朝廷资助,果然批下来了银子。可是这银子并没有到我的手中啊!燃眉之急解不了,所以百姓饿死许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