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监总管赶紧出来:“退朝。”然后看着皇帝由着太监扶着走出了大殿。

  然后所有人才三三俩俩的出了殿门就开始讨论这今天早朝发生的一切。

  先是有人告发冀州知府,然后就是派人彻查,最后徐泽天的举荐,萧钰的应承,老皇帝御赐免死金牌,这一切看似平常简单,却是暗流涌动。

  朝野一时关系变得紧张了起来。

  这边徐泽天一下了早朝就迫不及待的去了国丈大人的府上。

  马车一路疾驰,道了国丈府直接下马都不用人扶,朝服都没有换下来就跑进院中:“国丈大人在那里?”看到国丈府管家迎上来赶忙问道。

  谁都知道这尚书大人是自家主子最信赖的学生,当下看着他紧忙惶惶的样子也知道有大事发生,赶紧回道:“大人在书房,我这就给您去通报。”

  徐泽天一把就把他拨到一旁:“还通报什么,我去找老师。”

  然后就大踏步的跑进了国丈大人的书房。

  国丈大人正在里面看书,突然听到外面的声响,当下也是一惊,府中这是来了什么人?站了起来刚要去看看怎么回事,徐泽天就进来了。

  “老师不好了。”上来就这一句不好了让国丈一头雾水。

  “什么不好了,好好说话,别慌慌张张的,老师可不是这么教你的。遇事就乱。”看到来人是自己的得意门生徐泽天国丈大人魏庆严厉色说道。

  都跟他说了多少次了,做大事的人要心不乱,神色不动。总是没有个记性。

  听到老师的训斥,徐泽天知道自己莽撞了,赶紧深吸几口气,然后平稳下心情:“老师,今早我按着昨儿咱们商量好的把折子给皇上递上去了,皇上果然大发雷霆,也跟你料想的没有错,他的确要是派人彻查此事,我也按着老师的吩咐,举荐了七皇子萧钰,但是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皇上竟然会把免死金牌赐给了萧钰,还说遇到贪赃枉法之官不论大小,无需过问,一律处死。老师你说这可怎么办啊?”徐泽天感觉自己一时间完全没有了注意,这事就是他们一手策划的,如果让萧钰查到了是不是最后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哦?皇上竟然把免死金牌交给了萧钰?还让他全权处理,还说了那些话?”国丈大人一时间也想不通皇上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个老皇帝,自己为官三十余载却是还没有猜明白他到底心底想的都是什么。

  比如这个免死金牌赐给萧钰,查的竟然是贪污案,这种案子一年得处理多少,没人记得清楚,就算萧钰是王爷,待遇不同于寻常官员,但是也不能直接就把免死金牌赐予他啊!免死金牌是赐予对于朝廷,天下有大贡献者,这算怎么一回事。

  心中思虑万千,国丈大人也不说话,只是紧锁的眉头告诉徐泽天这事不好办了。

  想了半天,国丈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到底是随手赐予自己最爱的儿子了,还是别有深意,这还有待自己慢慢找出答案,皇上的一举一动都是值得自己现在花费心思猜的。

  步步小心才能活的长久......“行了,这事儿我知道了,这几天老夫告假休息也该上朝了。”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看来自己不在朝中镇守,都很容易出乱子啊!还是回去自己守着的好。

  “老师您可该上朝了,不然这有事大家都没有主心骨可不行。老师您就站在那里,我们心里都是有底的。”徐泽天一听老师终于是要上朝了,可是大好消息。

  本来老师称皇后,九皇子身体都不适,他要为了她们母子二人斋戒才告假休息的,现在看来该是自己上朝的时候了。

  “你先回去好好准备,一切事宜,不要露出任何的马脚,去吧。”国丈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些吩咐下去,让徐泽天赶紧去办。

  “是,老师,学生告退。”然后就急急忙忙的走出了书房,去着手老师的吩咐。

  这徐泽天一走,国丈在书房中就开始发呆,怎么也想不明白到底皇上是什么意思呢?

  是已经放心开始把大权交给了萧钰?还是只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原因是什么自己暂时没有想到的?

  这一夜注定无眠......萧钰从皇宫出来坐在马车中也是思前想后的,手中抚摸着免死金牌上面的纹路,心中一时五味具杂,他一时间也想不清楚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心底有那么一个隐隐的猜测,却是还不敢确定。

  还有待思量再三,父皇的心思一向难以揣摩,现在更是让整个事情都变得扑朔了,本来徐泽天突然整出了冀州知府贪赃枉法让上万百姓民不聊生死伤无数就已经是自己的心头大事了,现在又考虑到他们让自己进退俩难,要么杀了冀州知府,失了官心,以后无人敢为自己做事,要么放任他逍遥法外自己还没有办法给他遮住,落得一个包庇的罪名,让天下人唾弃他,失了民心。

  酷匠~,网》唯一TN正*版3,lM其他都是盗版

  这都已经让萧钰够头疼的了,可是没有想到此时竟然父皇一力赞成他去彻查不说还特赐金牌。

  越想越头疼,萧钰把金牌放进怀中,然后闭眼深思。

  朝中没秘密,只刚下朝这个个功夫,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就已经有人给良妃娘娘和皇后娘娘禀报了。

  皇后娘娘听过之后,直接在一次的气的过去了,这个时候自己的儿子躺在床上养伤,那边本来父亲大人好不容易下了一个绊子,让萧钰去收拾自己的人,可是没想到皇上这个时候出来表态了,竟然特赐免死金牌,这不是明摆着向天下人证明这个萧钰以后就是储君,就是未来的皇上了么!

  可是这边良妃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却是笑不起来。

  “娘娘,您看这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老嬷嬷通知完良妃娘娘之后也开始想这个问题了。她活的这么久了,见过了太多的事情早就已经是人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