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的,我可以的。”

  “我知道你可以啊!但是我这个办法最好用了不是么?现在你与九王爷争权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刻,不能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件事情上了。我不允许,这次你要听我的。”顾清歌的语气不用质疑。

  “好,听你的。”萧钰无奈道。

  看正}}版j章m…节~上酷匠网l

  不管顾清歌是霸道,是温柔,是可爱,萧钰发现自己都喜欢,而且喜欢的不得了。

  春儿一路快马疾驰,总算是在天亮前到了璇玑阁可是在大门外却是没有办法进去,因为璇玑阁历来管理十分严格,不是阁内人员外人一律是无法进入的。

  春儿抓抓头发,算算时间,这良妃娘娘的人差不多应该能出来了,刚刚自己有在璇玑阁山脚下发过信号弹,是良妃娘娘给王爷的,用来和璇玑阁内部人员沟通用的,阁里面的人看到这信号就会派人下山来接他。

  等了又等,春儿看到山上终于下来了一个人,立马站起来、。

  来人认识春儿,因为他是王爷身边的近身侍卫,王爷有事多数都是春儿办的,所以跟璇玑阁这边人也是很熟悉他。

  “春儿侍卫?”

  “是你啊!徐老头儿,你怎么这么慢啊!我可是等了好久。”春儿见到老熟人还不忘埋怨俩句。

  “行了,可别埋怨我了,这不是谨慎起见,甩掉云长老那边的眼线。”徐老头贴近春儿偷偷说道。

  春儿直接不客气的给他推到了一边去:“少弄没用的,见到我你就忍不住逗弄我!”

  这要发现早发现了,离这么近跟春儿说话又有什么用呢!就是好久不见春儿,这老徐头儿忍不住逗弄逗弄他。

  “哈哈,被发现了,这春儿聪明了好多。”老徐头儿摸着自己的胡子笑道。

  “赶紧说正事,我要进去,王妃有信让我亲手交给老阁主,这事儿得你安排。”春儿把脸往山上一挑,表示自己今天不是来打探消息,而是要上山顶进璇玑阁的。

  “哦?王妃让的?”

  “嗯。”

  老徐头深思一会儿:“有点难办,璇玑阁外人很难进去,但是,也不是不可能,得麻烦你在山下等几个时辰,天大亮,我会让人出去采办,然后回来的时候你就在采办的车中进入璇玑阁。只有这个办法了。老套但是好用。”

  春儿点点头:“也就只能这样了。”

  老徐头儿和春儿告别,不大一会儿果然下来一个采办的车四个人看守,然后往市集去,几个时辰以后满满当当的收获各种粮食,春儿打了一个口哨,果然那几个人慢慢靠近春儿。

  春儿迅速钻进事先留好的空子中。然后跟着这四个采办的人安全的进入到了璇玑阁内,守门的人一看采办的,查都没有查就放行了。

  春儿想这应该都是老徐头儿事先安排好的吧!不然那里能有这么容易。

  到了厨房,他跳了出来,老徐头儿早就在那里等着了,见到春儿一把拉着他,然后领着春儿东拐西拐的就来到了一个门前。

  推了春儿一把:“你进去吧!我给你守着,这就是老阁主房间了。”

  “嗯。”也不犹豫,答应一声就推门进去了。

  老阁主武功高强早就听到门外有人窃窃私语了。

  春儿进去的时候老阁主一点都不惊讶。就那么直直的看着春儿,给春儿看的头皮发麻。

  “你这是哪位啊?”老阁主声音低沉,眼如嗥鹰。直射人心。

  “参见老阁主,我是七王爷部下侍卫,此次前来是我们王妃托我把这封信亲手交给您的。”春儿从怀中取出顾清歌交给他的信,递到老阁主的面前。

  老阁主本来面目毫无表情,但是听到“王妃”二字就顿时整个人都变了。

  目光中有了神韵,一脸的不可置信,侧耳问道:“七王妃?顾清歌?”

  “对。”春儿抬眼偷看老阁主回答道。

  老阁主一把抢过去信,看着整篇的娟秀小字,有点眼泪含眼圈,但是他并不遮掩自己的激动。

  看了看在自己身前的春儿,点了点头:“你让外面的人给你带到客房休息,就说我的命令。”

  “是。”春儿拱了拱身,然后退下。

  “怎么样?”老徐头儿迫不及待的问道,因为这次私自放春儿进来,如果要是阁主怪罪下来他们是都得拿命出来的。

  毕竟私自放人进来是死罪任何人都不例外,这里里外外帮衬的人都是要处置的。

  “没事,老阁主让你安排我休息,说是他命令。”春儿嘿嘿笑道。

  春儿怎么也没想到见到老阁主之后,竟然会这样轻松的让自己就去休息了,本以为得遇到点风波,那里能这么平静,可是事实就是出奇的平静,什么都没有发生,这王妃到底写了什么给老阁主看啊?春儿好奇,但是不好事,自然是想想就算了。

  春儿跟着老徐头儿开心的就去客房休息了,知道了老阁主竟然是这个态度,老徐头儿整个人都轻松了,顿时感觉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老阁主拿着顾清歌的信读了一遍又一遍,摸着上面的小字,仿佛就能见到顾清歌这个女儿一样。

  信上写的很简单:在阴差阳错下得知吾亲生父亲非当今丞相大人,乃璇玑阁阁主,吾心乱矣,非不想认,只是一时难以接受,望见谅,今有事相求,望念血脉亲情可以助我夫君七王爷夺得皇位,今阁中云凌意图篡位拿下阁主之位,阻我夫君荣登大宝位,如有可能望念情相助。

  看着这一行行的小字,老阁主的眼泪终于是忍不住流了下来。

  他老了心心念念的不再是什么大事业,权势威望了,而是子女,他就这么一个亲生女儿,可是还不认他。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信,可是却半个字都没有提要跟他见一面,这让老阁主不得不失望伤心,可是想想自己这么多年到底都做了些什么,顾清歌明明是自己的孩子,可他是一点都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又怎么敢奢求顾清歌可以接受他,能原谅已经不错了。

  这信上写出了她对夫君的用情之深,不然也不会拉下脸面来求自己,他知道这应该是自己的这个女婿对女儿是很好的,不然的话,她怎么肯为了一个男人如此的求自己,一定是爱到了骨子里才会这样的付出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