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一刻的时候,裴玄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吓出来了,真的很怕就这么失去了她,是自己不好,顾着什么闲言碎语非要保持距离,不送她,怎么会想到出这事,她竟然会被人刺杀,如果不是侍卫及时来报,他还能不能看到她了?

  一下子扑到了裴玄的怀中,顾清歌感觉自己真的是吓坏了,从来没有单独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这次自己真的是在死亡的边缘走过了。

  她很害怕她会在死的时候都见不到萧钰一面。也许她以为这是最后自己的时间了,还好裴玄感到了。

  “裴玄,吓死我了,你怎么才来啊!”她的泪水就这么控制不住的留了下来。

  还好他来了,还好他及时的感到了,其实刚刚她肯定的跟着大家说裴玄马上就到,但是她的心中都是没有数的,她不知道裴玄到底会不会到,但是她知道裴玄如果不来她就真的没有生还的希望了。

  “没事,没事,有我在,是我不好,是我的问题。害得你害怕了。我在你别怕了。”裴玄一遍遍的安慰着顾清歌,然后冷眼看着这十几个刺客一个个的倒下或者是被擒住。

  他真的恨不得上前面去一个个的杀了他们,然后让顾清歌解恨,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查出幕后黑手是谁更加重要。不然的话杀了这一波,还有很多波。

  咱草一定要除根,否则的话春风吹又生。

  裴玄感觉自己现在都恨不得去顾清歌承受这一分担心和害怕。

  都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才造成这样的场面,他很自责。

  但是他心中更加多的是愤怒。

  哭了一会儿,顾清歌的状态逐渐的好了起来,拿着裴玄给她的帕子,擦了擦脸上的鲜血,这都是刚刚那个护着自己的侍卫留下来的血,顾清歌换过了神,赶紧看看现在这情况,发现裴玄带来的这十几个人直接就是将对方这些人不是活捉就是直接处死了。

  她才放下心来,然后去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俩个侍卫,还有旁边俩个都受了重伤的侍卫。她的泪水又一次的留下来了。

  “谢谢你们,真的谢谢。”顾清歌扶着那俩个人的手,然后看着他们痛苦的脸上带着的受宠若惊,顾清歌哭了又笑笑了又哭,活着就很好了,感谢不是用最说出来的。回去一定好好的谢谢大家。

  看着玲珑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侍卫给她扶了起来,顾清歌也是放心了下来,经理了这一场她感觉自己是真的累了。

  然后就这么什么也不知道的晕了过去。

  等顾清歌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是在将军府里,她没有回到王府么?

  “玲珑?玲珑你在么?”看着这里的陌生,顾清歌不知道自己应该叫谁,只能试探的喊着玲珑。

  “王妃,您醒啦?”外面紧忙的进来了三四个丫鬟,然后一个个关切的眼神看着顾清歌,一时之间给顾清歌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已经有人给换过了,之前的上面都是血。应该是裴玄安排人给自己换了的吧!

  最9~新5章@节}上$4酷)匠b@网

  “我还好,你知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丫鬟么?”还是应该先问问玲珑的状况。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就晕倒了,也许是太害怕太紧张了吧!

  “那个姑娘啊!她很好,就在您的隔壁,这不过是因为受了惊吓,一时半会儿还没有醒过来,倒是王妃您先醒了过来。”这个小丫头很健谈,把一切说的都很明白。

  顾清歌知道了一个大概,就是她晕倒之后,裴玄没有办法给她送到王爷府,毕竟这里离将军府比较近,去了王爷府他也不好安排,没有将军府里面好安排,所以他就自作主张给自己送来了将军府,然后请了大夫给侍卫还有玲珑和她看病,一切都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太黑了,然后她们就各自服了药,都睡下了,自己这是三更天就醒了过来。

  裴玄就是担心也不好陪夜,只好安排了好几个丫鬟在这里陪着,没想到大家到外面打盹的时间自己竟然醒了过来。

  “恩,那就好,你们也累了一宿了,我这里不用人了,你们都下去休息吧!”顾清歌坚持不让自己在看着自己了,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是瘦了点惊吓而已,何况天还没有亮,就让所有人都去休息了。

  顾清歌坚持,大家都没有办法,主子都这么说了,丫鬟们也没有办法坚持,只好都到外面的偏房中小睡一下,等着天亮乐在来伺候。

  “那奴婢们就先退下去了,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然后这帮丫鬟就下去了。

  留下了顾清歌一个人在房中,可能也是因为睡的时间比较久了,所以一时之间顾清歌没有了任何的睡意,慢慢的想着这事情的发生。

  自己出了将军府,然后走的是官道,没有人下手,但是自己心急想要快点回家,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那么多的刺客,也就是说自己的决定是一时之间的提议,不是定好了的规划,所以排除了内鬼的嫌疑,而且那几个侍卫都是在拿着命护着自己,所以更加可以确定的就是没有内鬼。

  那么就是将军府开始就已经有了人在跟踪自己,而自己一直都没有发现,直到到了小巷子有了下手的机会刺客才会一拥而上。

  但是他们不知道由于顾清歌和萧钰已经和好了,所以萧钰给她的侍卫都是自己的近卫,都是萧钰的心腹。所以他们一个个的都是那命在护着顾清歌,不让顾清歌有一丝一毫的伤害。

  加之裴玄得到的消息毕竟灵通,很快的就感到了现场,所以他们才被活捉。

  那到底是什么人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要了自己的命呢?

  顾清歌苦思冥想一时之间也拿不住到底是谁想要杀了自己呢?自己从来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卖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仇家,就算是韦青青和顾清云母子她们也没有这种能力和胆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