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抱好了没?我给你做了汤,你看看好不好喝?”顾清歌推开萧钰,这个男人是累的想要睡觉吧!抱着自己这么紧,一会儿自己会憋死的。

  “哈哈哈!我们清歌还会做汤呢?我怎么不知道,走尝尝看。”萧钰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然后哈哈一笑,就牵着顾清歌的手回到了大厅。

  “你不知道的多了,我能什么都告诉你么!”白了这个男人一眼,这么没正行,自己辛苦做的东西,他还在质疑,一会儿让他统统喝掉。

  “那你得好好说说了,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这个我得好好了解了解了。”萧钰掐着手中的小腰,这丫头,胆子越发的大了。

  “你别弄我痒痒。哈哈哈”顾清歌睁开他,赶紧跑到一边去。

  “就不告诉你,等你慢慢发现吧!”才不要他什么都知道自己呢!

  “行了,我不动你,你过来吧!这丫头,还有心眼了。”萧钰真是拿她这顽皮的性子没有办法。

  “小姐,王爷这边用饭吧!都准备好了,你看小姐平时说我是丫头,今天王爷也说您了吧!让您在说我。”玲珑偷偷一笑,这小姐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好你个白眼狼,说你是拿伙的?”顾清歌掐着小腰,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小姐我错了,我是你这伙的。”玲珑好没有立场的赶紧就求饶。

  看的萧钰哈哈大笑,这主仆俩个人这是一对活宝。

  “哈哈哈!”顾清歌也忍不住笑,这样的生活太美好了。

  “行了,行了不闹了,让奴婢伺候你们吃饭吧!小姐都饿坏了。”玲珑赶紧成汤盛饭。

  “你这光等我都没吃点啊?垫点也是好的啊!”萧钰有点心疼的看着顾清歌,真是亏欠了她了,最近都没有怎么好好的鼓上她。

  “没有啊!怕控制不住,吃饱了,你快吃吧!可别这么看着我了。”萧钰满怀深情和愧疚的眼神让顾清歌看着都快感觉自己无法控制的泪水都要留下来了。

  没有必要总是哭嘛!搞得自己好像是不开心一样,现在只是自己太开心了。

  大家和乐融融的吃过了饭,萧钰就让所有人去休息了,这么好的时光可不是留给大家看的,他有事情要和顾清歌说说。

  已经好久没有交流的萧钰自然是知道顾清歌有话想要问自己的,但是她一直在惹着,自己都知道了她这点小心思了,就不要在为难他了吧!搞不好这个丫头会乱想。

  “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问问我的啊?”萧钰搂着顾清歌好呢直白的就问出来了。

  俩个人现在的关系没有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地方是需要隐瞒的了。

  “算你聪明,你说,最近你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会变得这么忙了?”顾清歌仰起头看着萧钰,生怕他说谎来骗自己什么没事的,什么不要紧这种话说出来。

  “有点事情的发生,措手不及,所以需要处理。”萧钰根本就没有打算要隐瞒想要做的就是坦白。

  “什么事情是能俺让你措手不及的?”顾清歌听着这话就是真的,但是会奇怪,什么事情可以让萧钰都感觉为难的呢?

  看着顾清歌懵懵懂懂的样子,萧钰就感觉好笑,裴玄的态度是跟她有必然的关系的,虽然她不懂,但是同为男人的萧钰会很清楚这么的做法,是不需要什么理由的。

  “你笑什么啊?”顾清歌感觉自己和他在讨论的问题超级严肃的,他干嘛这个样子啊?

  “我笑你傻呗,这个事情跟你有关,都是你的问题,你说说你应该怎么赔偿吧!”萧钰突然板起脸来,一脸的严肃。

  “干嘛就跟我有关系,我都多久都不出门了,怎么会惹祸呢?”嘴上这么说,但是心中已经是在收索最近自己到底创什么祸了呢?

  看着顾清歌的小眼睛转来转去的,萧钰就憋不住笑,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是裴玄,他的态度越来越明朗化,所有朝局会有所变化是很正常的。我对于这个变化一时之间没有准备自然是会有些手忙搅乱,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拍了拍她的小脑袋,让她可别在乱想下去了。

  “是他?”对于裴玄顾清歌感觉在自己和萧钰之间是很尴尬的,顾清歌根本就知道他,但是突然冒出来的这个一个人,但是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曾经会感动。但是现在萧钰的爱已经来了,别人再多的关怀自己只是能说抱歉了。

  4;更●%新!Y最快+上酷PE匠c(网!'

  “嗯,如果我猜的没有错,他是想支持九王爷让后让我难看,只可惜了皇后的小尾巴要翘起来了。”萧钰对于这个变化估计也是从来没有料想到的吧。

  不然他也不会让自己这么的累了,自己对于萧钰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感觉他总是什么事情都可以掌控,但是有些事情他又无法控制,太多的可能性让他也是有些害怕紧张的吧!

  “我相信你,我会永远都站在你这边的。”顾清歌不管别人,她只想守护好自己的男人。

  “我知道。”

  “是我不对,不该给你惹了这个大麻烦的。”顾清歌感觉自己很抱歉,虽然这主管上的事情是不怨自己的,但是到底是自己无意间吸引了裴玄,不然的话自己对于萧钰也不会造成这么大的麻烦啊!

  “你傻是不是,怎么能跟你有关系呢?这是我准备的不够充足,不然小小的一个裴玄又怎么会难道我。只不过他手中的十万兵权麻烦一些,慢慢来,不着急的,现在只是一个朝局的变化,还没有达到对本王多么不利的地步,你怎么就那么不相信你的男人呢?”萧钰不准她这么自责,自己刚刚那么说,只是想说自己的女人魅力大,但是可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怪她的意思。

  这都不是顾清歌的问题,怎么可以让她这么的自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