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说的对,我怎么会跟几个小丫头一般见识。不过这祸从口出,以后说话可是要谨言慎行啊。”最后这几个字萧钰咬的狠,一语双关,如果顾清云母子二人不是傻子相信她们会听得很明白,萧钰这是在告诉他们现在顾清歌是他萧钰的人了,是高贵的王妃,以后大家跟她说话一定要小心一点。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是......是,多谢王爷大恩大德,小女不懂事,乱说话,请王爷不要介意。”这一句话顿时吓得顾清云母子普通的一下跪了下来。

  韦青青看了看情形,不管对错,先跪下来是没错的了。

  萧钰看着这些人就像看跳梁小丑一样,笑了一笑。

  “王妃你看,大家都太紧张了,这微服出行,你们这么大张其故的可不好啊!”萧钰伸手握住顾清歌的手,看了看她的小脸,还是因为刚刚的气氛有着那么一抹潮红,煞是好看。

  “嗯。”顺着萧钰的手劲,跟进他的怀中,然后看着跪在地上的三个人,享受着这种感觉,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顾清云母子还有总是跟自己过不去的韦青青会跪在自己的面前,而这一切都是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予自己的。

  玲珑看到这一幕,自然是无比的欢喜,小姐总算是瘦的云开见月明了。王爷知道为了小姐说话是最好的了,不然还不知道小姐要怎么办才好呢!

  “行了,行了都起来吧!”萧钰感觉这样也没什么意思,替顾清歌出个头就好了,一帮小虾米,他都不削去管的防着别人,但是这是顾清歌也只好替她帮个小忙。

  主要自己还是因为那句话吧!

  萧钰越发的明朗了自己心,而且也发现自己安抚了好久的心,有一次的在蠢蠢欲动。

  云凌,璇玑阁,丞相府,九王爷,这些事情一时间都萦绕在了他的脑子中。

  爱情还是权利,权利还是未来,一切都是那么的乱。自己到底该要什么舍弃什么?能不能什么都兼顾?

  自己有这个能力么?他都不确信,可是在这一刻他好像感觉自己可以的,一切只要是有这个小女人在跟前也许没有什么不可以。

  爱情就是要大胆一点,如果自己在一次次的错过,顾清歌是否会还是这样的守候着自己?他不确信了!

  大家听着萧钰的招呼就都起来了,萧钰一直都是满脸的和气,但是谁不知道这个王爷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如果一个不小心如何丢掉的姓名都不知道呢!

  这场闹剧就这么散了,萧钰也不管别人拉着顾清歌的手就离开了,俩个人也没有别的什么心情,自然是回府了。

  但是站在原地的顾清云母子气的可是不轻,没想到半路出来个七王爷,要不然看她二人今日怎么收拾这个女人。

  老夫人看着这个样子,也没有了什么心情,这事情本来就是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老夫人也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会掺和,当下就要领着韦青青回府,看着韦青青恋恋不舍的当下也知道她心里是什么花花肠子,立了眼色,硬生生的把韦青青拖走了。

  只留下了顾清云母子二人在原地傻站着,王爷的威慑力余温过后,俩个人就你一嘴我一嘴的在骂着顾清歌不是东西。

  “娘,你不是说外面传言,顾清歌和七王爷到现在没有圆房么?你不是说她备受冷落么?你不是说她现在过的连一个下人都不如么?你看啊!你看啊!她还是那么的嚣张,这回好,王爷都出来替她说话了,这有一点不受宠的样子么?你们这都是哪里大厅来的消息啊!”

  顾清云感觉自己都要气死了,本以为会在萧钰面前留下一个好的印象你看看现在萧钰半眼睛都看不起自己,这是怎么一回事啊!她还有没有机会了,这自己也老大不小的了,如果还没有好的归宿可怎么是好啊!

  顾清云就是想要和顾清歌斗,自然是听到了她不受宠之后就万分的给自己打算到了七王爷府,自己受萧钰宠爱的这么个幻想,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七王爷连看都懒得看自己,这下子好,自己的目标又少了一个。

  裴玄那里自己的希望也不大,这还有谁啊?自己以后怎么过好日子啊!都怨这自己的母亲,这消息怎么一点也不灵通啊!害得自己出丑。

  “好女儿,这母亲也不知道啊!都是这么说的,我就一直这么认为,谁知道这王爷根本就没有冷落她啊!那个死丫头走了什么运,能让王爷给她这么出头,真是好运气,女儿啊!你别生气。”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这个样子,二夫人的心情也不好,这是怎么回事啊!好好的出游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今日他们的这个表现估计老夫人也是看不上的,这以后自己女儿七王爷勾不上了,将军府这不是也无缘了么。

  心里这么一想,哎呦!她们母女二人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斗顾清歌母女才弄死了一个,现在也死丫头又起来了,自己都被压了一辈子了,永远的二夫人。都不是当家主母。这自己的女儿,怎么也要比自己强啊!

  “娘......。”顾清云抱着二夫人一顿撒娇加哭。

  她就不信了,这顾清歌真有这么的厉害,别说是王爷夫人,当个王妃有什么了不起的,皇后还有儿子呢!九王爷也是王爷,也是没准未来的皇上呢!自己就不信她会比顾清歌低一辈子的头。

  9最'b新章节?上R酷W匠网F@

  这边老夫人领着韦青青回来,这一路上韦青青还不停的骂顾清歌是狐媚子,勾引表哥,还说什么表哥是阿猫阿狗。

  “姨母。,你看啊!顾清歌说话多难听,她怎么能那么说表哥啊!表哥那么喜欢她,她怎么能那么说表哥,就算是喜欢或者是不喜欢也不能那么说我的表哥。”韦青青就是会哭,只要自己一哭,姨母铁定受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