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让我跟你一起进去吧!”玲珑着急到。

  “你进去能有什么用?你一个小丫头,就跟管家在外面吧!放心,没事的。”顾清歌微微一笑,但是脸上都是遮掩不住的疲惫。

  “清歌见过王爷,王爷万福金安。”顾清歌来到萧钰的面前盈盈一拜。

  看着萧钰的脸没有任何的表情,顾清歌就知道这是最严重的事情要发生了,可是自己明明没有错,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委屈?

  还不知道什么事情,但是顾清歌心中已经有了定数,应该就是因为今天凤鸣轩的事情传开了。让他感觉自己脸上的面子挂不住了。

  “顾清歌你看看你今天做的好事!”萧钰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问他就这么说她。

  顾清歌感觉自己满心的委屈没有地方发,但是回到了这个她的家,这个王府,他还要这样的对待自己。

  没什么都没有问就认定了是自己的错,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o最新、L章Cd节A上u}酷a匠8网H

  可是顾清歌你能告诉她是那个女人无理取闹在先么?他会允许你给自己这么开拓么?

  “我没有。”只有三个字,表达了自己所有的一切。

  她就赌这个男人是不是信任她。

  但是这个赌注注定是要让她失望了。

  “你没有?你没有她裴玄的表妹会说你是他裴玄的小情人?顾清歌你怎么想的,是我萧钰对你太好了么?红杏出墙你都给我出的这么彻底,你勾引谁不好?你非得跟着裴玄?”他上来狠狠的拽着顾清歌的手。

  顾清歌没有想到有一天他萧钰会这么对她说出这么让她心痛的话。

  勾引?红杏出墙?对她太好?她顾清歌怎么想的?

  她现在自己都想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她可以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一个自己爱这的男人,自己爱着却不爱自己的男人。

  这么误会自己,这么说,这么的侮辱着自己。顾清歌你到底在做什么?这样的生活不如不要!你还在苦苦的坚持什么?

  你在等你眼前这个恨不得掐死你的男人还会对你有一点点的爱么?该醒醒了,你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爱你的,是在乎他自己的面子想要杀了你的人。

  记住这个男人,别让自己在傻下去了。

  “萧钰,你凭什么这么说我?红杏出墙?什么时候你有证据么?就凭那个什么裴玄的表妹这一句话你就这么误会我?我顾清歌就是在怎么轻贱也不能让你萧钰这么说我,任何人都可以这么说我,唯独你萧钰不可以,自从认识你,我一心都扑在了你的身上,裴玄我见过几次?我就和他红杏出墙了?我就勾引他了?不是为了你找神医老人就是为了你做这做那的,我顾清歌何时说过一点苦,一点累,为了你我拿了家里的布置图给你,为了你我奔跑几万里逃亡,为了你我能做的都做了,今日我就在这里让让你如此的诬陷我,萧钰我就想问问你,你的良心到了那里去?”顾清歌感觉自己的眼泪此时真正的决堤了,自己压抑了太久的委屈和感情得以宣泄。

  就算萧钰要杀了她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解脱了,自己还有什么用处?什么用处?顾清歌一便便的问过自己,除了得到自己可以让他有继承皇位的好处,自己好像对于他来说是一点都没有利用的价值了吧!

  他就这么弃之自己,那自己又能做什么?

  解脱吧!萧钰的这几句话已经凌迟了她的灵魂和心,还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

  听着顾清歌一句一字的说道,这些过往,萧钰才发现自己竟然让眼前的这个小女子已经做了这么多了,这还是自己当日在皇上面前见到的那个,一身傲骨直视天下唯一霸主,自己父皇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顾清歌要家就嫁给这天下间自己值得付出的男人,只要是自己看不上的皇子自己也宁肯不要。

  如今这个卑微,这个哭得让人心碎的女人真的是她么?

  萧钰一遍遍的问过自己,你到底喜欢不喜欢顾清歌,得出的答案自己都不确定。

  这就是最可怕的事情了,这二十多年来,自己常在花中走,片也不留身,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目标,知道自己想要得到什么的他最为冷静了。

  儿女情长更是自己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他心中只有大业,因为自己只有在这场战中赢了,才可以活下来,不然自己的兄弟,自己的母妃,自己的一切都会没有了的。

  自己为了这一切已经奋斗,部署,努力了太久了,久到了只要一想到会为了一个女人失去一切的时候都会心痛。

  可是不失去一个女人,看着一个女人在自己面前这样,他不难受么?

  萧钰一直以为自己可以不难受的,为什么现在自己的心也是那么的不舒服。

  是爱她的么?

  萧钰此时也不敢确定了。

  但是自己不想伤害她的,这个是萧钰知道的,但是为什么只要是一想到,她竟然和别的男人有染,他就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那断自己和她的美好的时光,她一直都记得,但是自己呢?又何尝能忘记。

  虽然只是戏,但是谁能保证自己都没有入戏?

  入戏?有了这个想法的萧钰感到很可怕,一个女人如果进入到了他的世界中,那自己是不是就有软肋了?

  那到时候如果让九王爷知道了?最先会伤害的只有顾清歌!

  这不可以。一个念想想过,萧钰发现自己从来没有过的心慌。

  自己是在乎她的,是在乎的。这个想法很可怕却是事实。

  萧钰无法否定自己的心,所以他只有很好隐藏好。

  放下紧抓着顾清歌的手。

  “你要知道你是王妃,你是我萧钰明媒正娶,皇上指婚的儿媳,你好之未知吧!”他其实的意思是想让她自己保护好自己,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这么含蓄的说。

  但是他的一个好自为之,让顾清歌感觉他就是不信自己的,就是已经放弃了她,还是他根本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王爷的面子都已经不要了,就是为了皇位才如此忍让她?

  顾清歌从来没有想到,萧钰根本不是忍让而是相信。

  顾清歌和萧钰只会越走越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