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使劲的点了点头,让玲珑知道自己有多疼。

  “我去拿个热毛巾,在给你去拿一点药油,你靠在这里不能动,听到没有。”玲珑嘱咐再三之后看着顾清歌痛成这样赶忙去准备热水和药油去了。

  回来之后就给顾清歌一顿“蹂躏”。

  “行了,休息去吧!这好也得是几天,都怪自己平时也不怎么动,今天这一锻炼竟然这么痛。”顾清歌总结到了自己平时不锻炼就是不说自己非要好好的学骑马。

  可是玲珑那里能放过她:“还说,以后要不就别学了,这么难受。”

  “可别,罪都遭了,何况自己也快学会了,主子怎么教你的了,做事不要半途而废。”还好自己反应快,说完这话,顾清歌都不由挑眉开心的笑。

  “行了,爱学,学吧!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给王爷敬茶呢!”玲珑就给她盖好被子就让顾清歌这么躺下休息。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不知道是不是药油还是热敷的缘故,顾清歌都做好了更疼的准备可是它偏偏就是没有那么疼,反而好了很多。

  害得玲珑这一宿都睡不着就怕顾清歌疼的厉害,还好这边没事,可是让人放心了好多。

  吃过早饭,玲珑就问顾清歌:“小姐,你看着个粉色的夹袄感觉怎么样?这个紫色的会不会更显得脸色好啊?”

  “嗯嗯,粉色,紫色,都好。”顾清歌在那一会儿看看这个叉子没一会有看看那个钗子。

  “小姐......。”玲珑一个长音果然顾清歌选定了粉色。

  “粉色,粉色好。”

  玲珑哭笑不得,小姐怎么这样啊!

  装扮好一切之后,玲珑就引着顾清歌去王爷的住处请安。

  “小姐,也不知道你和王爷怎么闹的那么僵,或者可以说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是你要知道,一会儿进去脾气一定要收敛一点。”生怕小姐受气,玲珑告诉自己一定要做到面面聚到,千万让小姐别什么事情没做好,惹了王爷不高兴。这个社会女子地位低下这个低眉顺眼是都要学会的。

  顾清歌只是点了点头,没有答应。

  “王爷,王妃到!”管家进去通传。

  “让她进来吧!”头都没有抬,还是看着眼前的一堆折子。

  “是。”悄悄退下去。然后去通传给顾清歌。

  “王妃,王爷让您进去吧!”不管如何这个家没有一个人对待顾清歌不恭敬,但是也没有人会去故意亲近顾清歌,大家都知道顾清歌不得宠,但是王爷却也没有特别的为难她,所以一时不好决定的人,大家能做的就是冷眼旁观。

  能在王府呆着的就没有一个人是傻子。

  ;酷t%匠{z网正R\版(首发Y

  “好,玲珑你留在这里,我自己进去就好了。”让玲珑留在外面,顾清歌独自进去。

  “参见王爷,王爷万福。”其实说着这个话的时候,顾清歌的心里是痛的,无法抑制的痛,谁能想到自己有一天见到了他竟然会是这个场面。要卑躬屈膝,要敬语连篇。

  这么疏远的距离,让顾清歌感觉自己要的这份爱情到底是什么?自己的追求又是什么?

  “起来吧。”淡淡的声音,让顾清歌起来了,可是却没有看她一眼,神色深深的都埋在了整堆奏折中。

  顾清歌不知道自己应该还能说点什么,很尴尬的感觉。

  倒是萧钰到底是没有完全忘记旁边还有一个顾清歌。

  抬起头,看着她一身粉色,美好而纯净,萧钰迷了眯眼睛,这样的美好却是自己决意不要去触碰的。

  “听说你最近在骑马?”萧钰还是一如往常淡淡的与其,让人听不出喜怒。

  顾清歌心下一惊,虽然自己嘴上说不要怕萧钰,但是心中还是会担心,如果萧钰不让自己学,那么只能放弃了,因为这个地方是萧钰说的算的:“是,王爷。”

  还是老老实是的回答,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在他的眼里如果这个事是个大事,那他该不让还是不会让的。

  既然敢做,就不要怕发现。

  “你是在引起我的注意么?”萧钰突然冷笑道,在他眼里这个举动是所有女性都不会去做的,毕竟在这里天子脚下,哪有女的学骑马,就算学会了?又能怎么样?会骑着马出府么?

  顾清歌真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可是萧钰这么一说的话就是让人比较生气了。

  自己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平白无故就这么被愿望,自己怎么会服气。

  “没有,萧钰你别太过分。”

  “哦?过分?怎么了?”

  “我......。”支支唔唔顾清歌知道自己不能对眼前的这个人发脾气,他是王爷,是自己的天。

  “请王爷不要误会,没有,就是清歌自己想学,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梦想。学会骑术。”顾清歌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解释。

  自己学骑马没有经过他的允许,是自己做事有缺失,现在他要一个理由自己就给他一个理由,这没有什么问题。

  挑眉然后点了点头:“梦想,好,你想巾帼英雄,驰骋沙场?”

  “没有,清歌只是想要学会骑马,然后驰骋草原,之前看北国女儿都会,好生羡慕,所以才有了这个注意。”顾清歌说道了北国,不知道会不会让萧钰有一丝丝的印象,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去的北国。

  “北国......北国,好!可以学,我给你找个老师。春儿他很多事我需要他。”他是在变相的告诉她,他允许她可以学骑马的了,但是春儿自己总是会有事派遣,所以给她找个老师。

  “谢王爷。”顾清歌面色狂喜,果然替那段过往是有用的,他果然答应了,还要给自己赵老师。不过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是因为自己的痴情付出而有所感化呢?

  顾清歌不敢在瞎想象下去了,毕竟这都是自己的想法,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因为这个男人是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猜的透的,他的心思难辨。

  自己还是不要随意揣测的好,不然最后受伤的总是会是自己,这样的亏她不是第一次吃了,人人都说,天下间,女人心最难懂,可是顾清歌怎么发现其实男人心也不是那么好猜的呢?

  “行了没事你先下去吧!我还有政事要处理。”说完之后就低头开始处理了省下的一堆公务。

  “清歌,告退。”盈盈一拜,就走了出去,和玲珑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

  清歌,清歌,她一直在自称清歌,而不是臣妾,或者是妾身,她是在怨恨自己吧!看着顾清歌离去的背影,萧钰抬头看着她一直到远去,从窗边看着那个影子,她越发的消瘦了,是在这里没有丞相府好么?

  自己并不想这样的,但是他更加不能在这皇位的关键时期出现任何的问题。

  断情绝爱就是一个王者必备的,如果总是迷恋儿女私情,自己就会有软肋,到时候让九王爷母子发现的话,她只是会更不安全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