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好了,我可是非常喜欢母后的,你对我不好,但是母后对我还是不错的,我自然不会害她。再者说我又有几个胆子敢拿假药骗人的!你是王爷你在怕什么?”顾清歌看那冰块那么急的看药物,很是不屑。自己就算是在小人也不会对对方的妈妈下毒手啊!

  顾清歌的世界中,就是希望和平一点,在这平一点,就算他不答应,顾清歌感觉自己也是会把药拿给她的,自己毕竟又不是神仙知道他要禁足她才要把这些省下的药拿给良妃,是本身就带给她的。

  “这你大可放心,本王说一不二,不过你可不要做些有失王府脸面的事!府内外你都是可以走动的。”见顾清歌那样说了,萧钰自己也略放下心来,不过心理仍想着要先找太医验了再给母后吃。毕竟自己之前那么对待她,怎么能拿母妃的命来测验她的真心与否,自小自己学会的就是任何人都不值得自己相信。

  母妃说过,就是她,自己也不要全信,这样的绝情决议才会真的当上天下霸主,完成大业。

  “那是,我自然会守着规矩。这你大可放心!”顾清歌因条件成功谈妥,心情愉悦,笑魇如花,温婉的,笑容能够溶化冰雪。

  暖暖的,温温的。

  感觉顾清歌的笑容像是威风一样吹入了自己的心田,看着那温柔的笑,萧钰竟也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自己的心已经越发的无法把持,萧钰心中又一次的自责,这样的感情无法控制是萧钰最为反感的,无法掌控,这是萧钰最恨的!他恨感情不能让自己控制,更加恨自己的毅力不好。

  真是可惜,顾清歌已经转过头去开始浏览书房的图书,没有看到萧钰对她其实并没有那么的讨厌和无视。萧钰则一下子恍过神来,心里一再的告尉自己,怎么竟被这女人的笑迷惑了,千万不能被女人的表象所迷惑,想着不觉又阴起脸来。到处看了看,全都是冶国,军事上的书,没有自己喜欢的看的,她喜欢医术或者是琴谱一类的这里都没有。

  酷F匠9网唯《一正版$h,其{他B都是p8盗7版z

  顾清歌转过头,看了看已经自顾在书桌旁喝茶的冰块萧钰,不禁有些呆了:黑色长发张扬的束在脑后,越发的衬托皮肤的嫩白,其实萧钰是有着一个英挺的鼻梁,还有一双黑如墨玉的眼睛,像一汪深潭般,幽深,让人感觉深不可测,本就红润的朱唇,喝过茶水之后,越发的滋润,却不怒而威,自有一派王者风范。

  也不知道第几次这样近距离的,仔细的端详自己的“夫君!”,顾清歌突的觉得心跳加快,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情愫,一下让顾清歌很是慌乱。“来人!这药,速速送进宫中,如果没有问题让母妃只需早晚一颗,温水服下!”顾清歌说完便逃也是的向门口走去。

  “恩!你可以下去了。”仍是悦耳不失威严的声音,但却没有了以往的冷寒。

  顾清歌在这一刻也在想,是不是他根本就没有那么的难以相处。

  顾清歌感觉自己真的不能和他在一起时间太久,总是容易迷失自我,赶忙头也不回的,小跑出去,脸竟也有些微红。

  看到顾清歌慌张的跑出去的样子,萧钰一下子觉得他这王妃还真是有点很“可爱?”,突的又想,可能又是骗术,自己还是小心的好,不要陷了进去。

  母妃说过这样的女人是最不可信的,自己母妃说的话她字字记得,但是她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自己应该有绝对的自控能力,这是考验自己的关键时刻。

  一直回到自己的卧室,顾清歌的心才平复下来,自己也感觉挺气恼,怎么还对这个人还这么迷恋这样下去可不行的,不行不行,自己不要总是这么没记性,自己可以喜欢,但是不要这么直白好吧!

  早晨,阳光慢慢的撒向了窗前,看着花园很多的小花小草,这里有很多顾清歌都叫不上名字的,此时都沾上了阳光,感觉越发的鲜艳,更有那的白色花蕊上的小露珠一滴滴颗颗经营,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点点细如繁星的亮光,亮光汇聚一片,很是美丽。

  “小姐,你看,还是王爷府好看,这里都比咱们丞相府大气多了。”玲珑拿着茶点陪着顾清歌在园中欣赏着风景。

  “还不错,自然王府的景色更好些。”顾清歌看着无尤无虑的玲珑也是感觉这个孩子,是一个本应这么活泼的。

  顾清歌静坐在秋千上,挂绳是用一种坚韧的植物腾条编成,而且这个座位的中间坐位则是柔软的檀木,制作成椅子的形状,靠背则是女工做出来的软榻,整个秋千都染上了淡淡的粉红色,与旁边的紫,粉红色色花朵合为一体。

  顾清歌感觉自己越发的喜欢早晨坐在这里,很宁静,心平气和的感觉。每当自己轻摇身体,暖风拂面,花香阵阵,好不惬意。“玲珑,你去拿些水来,我给这花浇浇水吧!”顾清歌感觉自己难得来的兴致。

  “好,小姐你这里等着,我这就去。”

  玲珑刚刚跑走顾清歌忽听得园外有打斗的声音,兵器碰撞之声不绝于耳。

  顾清歌忙起身向那声音之处观望。只见两位侍卫劲装打扮,应该是为了方便比武,顾清歌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在那里切磋武功,但是明显的春儿的武功比较不错的,看着对面的那个侍卫被春儿逼的节节败退,眼看已经到了墙边上,然后反手一剑一个漂亮的回转身,已经把剑锋抵到了对方的咽喉上。

  顾清歌感觉这个武功其实是个好东西,防身而且还是一个技术活。

  顾清歌之前没有接触过,毕竟自己是大家闺秀,自己从小学习的就是礼义廉耻,温柔贤惠,女红和三从四德,等顾清歌来这王府中,更是没有什么接触的机会,一直都是在曾经的相府里被保护着,打小只是见过丞相府的那些弟弟哥哥练功,自己嘛,也只是学了轻盈的步伐,在顾清歌看来,那是为了跳舞,哪是什么武功呀,跟春儿刚刚表演的轻功就更是差很多呢!其实就是父亲大人为了培养她的舞姿才找来的师傅学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