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萧钰我还要为你做多少才能换来你的真心,难道出来我的身份你没有一点想要和我在一起的意思么?

  这么久的相处都是虚情假意,说什么她顾清歌都是不会相信的。顾清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要对这段感情要有信心,这是这大婚当日,萧钰就这么做了,难道自己注定就是悲哀的么?自己千辛万苦选择的竟然只是一个这样的男人。

  顾清歌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后悔,还是应该感觉到心痛了,可是自己现在的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在无情的讽刺着顾清歌她的爱情是那么的天真可笑。

  可是她不想就这么放弃,就算是萧钰对她没有了感情她也不想就这么放弃了,因为自己是真的很爱他的。

  那就让自己在努力一下吧。

  顾清歌静静的对这自己说。

  第二天清晨,顾清歌就和萧钰一起进攻去给良妃娘娘敬茶。

  顾清歌和萧钰去厅堂等着良妃。

  萧钰穿了件那件昨晚的喜服,连换都没有换乌黑的头发用玉簪绾着,就那么随意的散在身旁,看着他身姿挺拔,大大的凤眼已经没有了原有的精光,有的心在只是不经意的一个眼神。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他脸色微红,眉宇间也少了往日的严肃,显得冷峻了不少。

  两人上前行了礼,那个嬷嬷提醒他:“王爷还是换身衣裳吧!不知道娘娘看到了会不会不高兴。”

  萧钰昨晚没有回去睡觉,身上的衣服是之前的的喜衣长服,喝了很多酒的味道,刚刚顾清歌想跟他说话,可是他压根就没有想理她的意思。

  顾清歌知道以后他们的生活就要这样的一直下去了。

  萧钰进内室换了件崭新的宝蓝色的华袍子,人更显精神。

  看来良妃跟他感情真的是很好多,他的衣服良妃竟然经常给他背着。

  那个嬷嬷立刻笑盈盈地恭维:“王爷这样一弄下,感觉可是精神了不少,娘娘这衣服都给你准备不少时间了,看着年轻了好几岁似的……这不久有了新婚的感觉了。”

  萧钰挑眉地看了她一眼。嘴角勾笑,看来他对于他母妃身边的人都是很尊敬的,这都是可以看的出来的。

  她的话就卡在了半中间,神色间露出几份尴尬来。对啊,她应该说什么呢?自己什么身份?

  看着屋里服侍的丫鬟们嬉笑开颜。顾清歌感觉这氛围还是不错的,为人妻子,帮丈夫整理下衣服是正常的吧!

  “你不要动。”萧钰闪到一旁。这让顾清歌感觉自己顿时尴尬在那里。

  屋子里顿时大大小小的丫鬟嬷嬷都做出一副没看见的样子,反而让气氛显得有些越发的尴尬起来。顾清歌感觉这样的生活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那个老嬷嬷帮顾清歌解围:“不知道王妃茶都准备好了吗?一会儿主子就起来了,你们可是不要差了过程。”

  顾清歌闻连忙回答道:“都准备好了。嬷嬷放心,清歌自由准备。”

  这样尴尬的笑容重新回到她的脸上,“泡上好的龙井。又有新采集的露珠,小伙煮沸,不知道母妃是不是会爱喝。”

  “这是自然,王妃主子费心了。”老嬷嬷到底是老人了。说话起来是滴水不漏。

  屋里的空气一松,有小厮跑进来:“王爷,轿子已经进了门。”

  萧钰听着点了点头,转身对顾清歌道:“你跟我一起上去迎接。”

  之前为敬茶的事嬷嬷和旁边的仆人商量的时候,萧钰不以为意地说了句“百事孝为先,我们应当出去迎接”,嬷嬷这才想到这七王爷的叔丈前几日去世了。所以设敬茶的地方在偏厅。

  她和萧钰刚刚要出去迎接,有小厮跑进来:“王爷,娘娘进了门。”

  良妃的轿子从后门进来,很快停在了正房的台阶前。身边跟着很多的宫女还有太监,自觉的有人跟着有人退在一旁。

  这是偏厅,良妃今天要接受儿子和儿媳的敬茶,自然是一群人伺候着。

  杜嬷嬷和宋嬷嬷扶了穿着枣红色褙子和夹袄的良妃出来进了厅堂,身边的这个嬷嬷笑着上前搀扶。

  “你们来的早啊。”

  “恭迎母妃。”萧钰和顾清歌给良妃盈盈一拜。

  良妃久久没有答应,就这么看着俩个人,屋子里的空气一窒,片刻后才响起嬷嬷的笑声:“良妃娘娘啊!,新人给您敬茶了。”

  酷匠网首|发

  一个小丫头儿忙将跪垫放在了顾清歌和萧钰的面前。

  进门后就一直低眉垂目的顾清歌盈盈跪下,按过宋嬷嬷手里的茶,高举过了头顶。

  良妃接了茶盅。一口喝下大半,看来对于顾清歌的手艺还是比较认可的。

  顾清歌忍不住抬睑一睃,看见了一张有了很多精气神的脸庞。

  心下想到看起来自己给她的药材果然是关了一点用的。

  她不由微微松了口气,忙重新垂下眼睑,眼角的余光却不自由自主地朝另一边瞟去——按规律,那里应该坐着的是皇上,可是自己来的太早了。所以先参见良妃娘娘就可以了。在去谢皇上圣恩。

  太师椅上空无一人,萧钰行完礼只后就做到了良妃娘娘的身边。

  她不由一愣。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是从来没有接触过的。

  杜嬷嬷已搀了她的胳膊。

  过去给萧钰也静了一杯茶水,原来王爷为天,身份尊贵,自己也是要敬茶给夫君的。

  火石电光中,顾清歌立刻明白过来。

  其实这些礼节,顾清歌一个大闺女怎么会知道的那么详细呢!

  就比如刚刚驾到王府里就有人曾对她说过那么一嘴,这个萧钰的叔丈死了如果要是坊间,那是三年都不能结婚的,这属于还在孝期。

  可是宫中皇子为尊,自然是不需要估计太多的,但是想来是怕冲撞了这场喜事,所以良妃选择了另择室而坐。

  怪不得会选择这么一座偏厅,是在是离居室很远。良妃大早上也是要干过来的。

  她顺势要站起来。耳边却传来一个男子醇厚温和却透着几份淡漠的声音:“就在这里敬茶吧!不要向前了。”

  顾清歌感觉到扶自己的杜嬷嬷动作停了下来。没有在向前,他这算是对自己的指点么?是不想离自己太近了对么?

  顾清歌感觉自己现在疼的都已经免疫力极强了。

  萧钰就望了杜嬷嬷一眼:“本王在这里接着就好了,你去拿过来”说着就对身边的丫鬟吩咐道。

  似在解释,又似在吩咐。

  杜嬷嬷不禁抬头朝良妃望去。看娘娘是不是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示。然后就把茶水递给了萧钰,看着他嘴唇碰了一下就放在一边了。

  神色端肃地坐在那里,眉宇之间仿佛透着那么几份冷峻,顾清歌敬的那杯茶被他很随意地放在一旁的茶几上。

  这宫中的奴婢一个个都是人精,看到这个情况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杜嬷嬷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直起身来,垂睑快步退到了一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