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自己挺难受的,冰冷的指尖感受着高温的肌肤上,然后顾清歌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自己有多久不曾生病了,原来自己到了这里竟然是这么容易生病的。是心病了才容易病的吧!

  玲珑小心翼翼地问:“小姐,该起来了?你感觉怎么样?我们还要继续赶路么?”

  连问了两三句,顾清歌才回头:“嗯?奥,该赶路了,行,你收拾收拾我们起来赶路吧!”

  玲珑麻利地端来热水,拧干毛巾递给顾清歌。

  总在这个地方奔波,这里来那里去,避免丞相的搜寻,萧钰竟然好久都不联系自己了,是怎么回事顾清歌也不能问。

  因为她一直信他,他有这样的安排自己顺从就好了。

  他只说了一句让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然后躲好,不要让丞相发现。

  玲珑把东西乱糟糟地塞在包袱里,然后她便到处翻找顾清歌常用的梳子。那个梳子是萧钰亲手给她做的。所以顾清歌会异常的在乎。

  顾清歌在她身后说:“别找了,你把水拿来。我洗脸先。”梳子我自己找吧,顾清歌这句话只有留在肚子里没有说出来,自己到底有多在乎萧钰给她的东西。

  “好的,小姐,我去弄水,你要自己找是么?”玲珑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要自己去找“不用担心我,你快去吧!”顾清歌知道玲珑是在担心自己,当然也不会让她的好意自己不领。

  玲珑摇头,笑道:“我瞧瞧去。应该是烧好了,小姐啊!你就做你的痴情人吧!”

  途中也算接到几封萧钰的手书,也算是对于顾清歌精神上的慰藉。

  这样让顾清歌的心情好了不少。

  一起和玲珑出来,自己最近过着躲避的日子,虽然辛苦,但是顾清歌自己还是感觉很开心的,至少她见识到了很多自己之前没有见识过的东西不是么?自己本身也不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姐,所以也没有那么多的说头。

  顾清歌感觉今日的太阳很好,只是因为萧钰说了,他会尽快解决,然后来接她。这句话让顾清歌感觉到春天的味道仿佛越来越浓。

  顾清歌看着门帘的垂珠被玲珑一掀,然后反射耀眼的光亮。在那一刹那间,顾清歌又想起七王爷府那道隔帘。

  这个珠帘很有意思的,是自己永恒的回忆。

  那个时候她和玲珑偷偷藏在帘后,窥看萧钰的来客。那里还有好多美丽的女子,可是自己却是最为记忆有新的就是当时萧钰正值的模样,真是搞笑。

  那是自己,看见萧钰的第一眼。她随着后母去拜访七王爷。每一个官家的礼节,顾清云当时去了,可是她看上了所有的贵客,这是她当时感觉顾清云是多么的贪得无厌,只要是达官显贵,她都去勾勾搭搭,自己和玲珑还是笑了好久的呢!

  不过现在这个房间真的是很寂寞,以前也是这么过的,不觉得有什么,可是自从自己认识了萧钰,然后有了自己个性上的改变,这一切的寂寞都是因为萧钰。

  什么时候萧钰在自己的心房占据了这么重要的位置了?

  只剩一人的房间冷冷清清,冷得顾清歌感觉仿佛没有萧钰整个世界都没有了温度。这里不知道萧钰知道不,自己给她写的一次次的信她又受到了没有?

  顾清歌下了床,取出梳子倚在窗边慢慢梳理长长的黑发,一边看外面的错落景致。这个梳子是那天萧钰翻墙而来给她送的,他对顾清歌说:“只要你想我了,拿起他看看,就知道我是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看着窗外粉色和大红色的花正半开,客栈池塘边绿草茵茵,这里的景色虽美,却很陌生。这里没有萧钰,这里没有自己熟悉的景象,这里很美,但是不属于顾清歌。

  不是丞相府,也不是七王府。

  “王爷说了,让您跟着小的走,这里不安全,小人会护送小姐周全,等到一切王爷安排好后,小人自会送小姐与王爷相见,这是王爷给你的信。”

  “你要记得,这里是京都,是一个处处都是危险的地方,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不会放任你在这里的。”

  “清歌你要知道,我是多么希望没有任何的纷争,但是根本这个环境是不允许我这样的,所以我必须去努力,不然我所爱的人都会为了我的懦弱而失去了生命。”

  “清歌,你在这里,我明日回去。解毒的事情神医老人可能还会想一想,时间上应该是赶得及的。”

  清歌,清歌,她是太想念萧钰了吧!

  最新$t章\\节j6上r◎酷s匠r}网_

  她忽然蹙眉,象疼得快断了呼吸一样,苍白的指节紧紧拽住心窝处的衣裳,回头看静静放在床边的梳子。

  萧钰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啊!我真的很想你,是我自己懦弱了吧!是顾清歌没有你相信中的那么坚持了吧!

  “小姐!”玲珑的声音传来,就在身后:“你没事吧!”

  顾清歌放下梳子,回身,唇角已经勾起往日熟悉的浅笑:“没事。”自己的懦弱是不可以让任何人看到的。

  玲珑有点手足无措,自己的小姐,那个坚韧的顾清歌,现在这么忙乱,隐隐觉察到许多叫人心疼的迹象。她是在想念萧钰王爷吧!

  这个主子就是这么的倔强,一见这憔悴的往日,玲珑脸上常见的嘻嘻哈哈的表情通通不翼而飞,很尴尬的搓着手,低头道:“小姐,我知道你因为什么,是玲珑没用帮不到你。”

  “我的好玲珑,怎么会跟你有关系呢!是小姐啊!是我的问题。小姐是在是矫情了。”

  平静的几个字,重重压在玲珑心上。

  “走?小姐,我们还要走啊!”他霍然抬头,满脸惊讶地触到顾清歌,还要继续听着萧钰王爷的指挥走,小姐你真的这么爱他么。这是玲珑许久都想要问她的话,可是却是一直没有问出来。

  玲珑似乎被针扎了一下似的,要涌出来的话被强行压了下去,仍旧低头,讪讪地问:“这就走啦,你跟王爷拍出来的人说了么?”

  顾清歌笑了,放软了身子然后倚在窗台上,对玲珑招招手:“玲珑,你来。”

  握住玲珑的手,她仔细打量了半天,忽然俏皮起来,逗他道:“你这小妮子,总小姐小姐的叫个不停,我可比你大上几个月呢。叫声姐姐来听。”

  玲珑难过,这个时候了小姐还要装作开心,半天开头,轻轻叫了声:“姐姐。”

  她心中知道现在顾清歌的孤寂,自己叫一声姐姐已经是大不敬了,可是自己心中早就是吧小姐当作是自己的佳人了。没有人会比小姐在她的心中更加的重要。

  “好妹妹。我的好玲珑。”顾清歌当真拿出姐姐的模样,细心教导:“我没有不好,你要知道。不许你多愁善感的。

  萧钰这么安排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当然会顺从,我一直相信他,所以我会等着,就算现在很痛苦的就这么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