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看你说的,您这说的那里话,不顾真是有了这俩个孩子相伴,臣妾感觉也挺好的了。”体会到了皇上的关切爱怜之心,良妃娘娘也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竟也潸然泪下。二人两两相望,看起来是那么的浓情蜜意,估计这一刻,皇上流露出来的真情是真的吧!

  “你真的有那灵药?是神医老人给你留的?不是哄母后的吧!”刚走至殿外,萧钰便迫不急待的扯了顾清歌的手腕问道,对于自己的母亲,萧钰一直是心病可是又么有任何的机会给母妃找到更好的大夫。上次的神医老人也只是一面之缘。

  “萧钰,看你那傻傻的样子,没有我会说出去么?我可没有胆子说慌,我也只有一条命罢了!你就放心吧!”顾清歌边说,。

  “清歌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手却握的更紧了:“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不单单救了我,你更是救了我的母妃,如果母妃康健这份大恩大德,萧钰我无从谢你,但愿今后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在报答你这份恩情了。”

  顾清歌手,感觉这个时候的萧钰最为迷人,这个男人表白都不看看地点的么?哪有求人这样求的。心中却是想要笑出声来。

  顾清歌打算想看他难看:“要药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才行!想好了,是必须的条件哦。”顾清歌不顾这个男人什么目光看着她,提出了条件,这种时候怎么能错过这么大好的机会,去好好的收拾他,让他几天不见,让自己饱受相思之苦。这样的态度,怎能那么便宜与你。“呵呵,敢和本王谈条件,你这小妮子,说!我倒是要听听你是有什么要求。”哈哈大笑两声,真真的是一对顽皮孩童儿。

  “你说不说啊,你不说我可是派人到丞相府上翻了。我就不信你能唱得多隐蔽。”

  “我放的东西,你才找不到,恐怕是全府上下翻个便,也找不到!”顾清歌笃定的眼神让萧钰拿他没有办法。

  “那么多药,除了自己没有人知道是哪一瓶!哈哈哈!这个原因好不好。”顾清歌大笑补充到。

  “你说什么?哎......你这妮子,心眼什么时候这么多了。”一拉顾清歌的手腕,顾清歌一下不稳跌进她的怀里。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好玩,那么的......爱占便宜。她自然知道萧钰是故意的。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真的,萧钰此时对她的态度果然是不同的。一个懂得尊敬爱护他母亲的女人是值得他真心对待的。顾清歌越发的感觉自己快把萧钰当作自己的全部了。

  但是心中隐隐的不安很快就被萧钰遮住。

  “你到底给不给,给不给,再敢不给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竟然哈她的痒痒。

  这个男人真够无赖的,但是貌似自己就是喜欢他这个样子。

  最后顾清歌还是把神医老人给他的药材让萧钰转交给了良妃娘娘,但是圣旨还是没有下。

  当顾清歌回到相府的时候,丞相单独找她问过。顾清歌如实的回答,丞相看起来不是特别的满意,但是又没有任何的办法,看起来他是更加看重九王爷的。

  不知道最后争权的时候他会是那一面的人。

  自己之前准备的地图看来是很快就会有作用了。

  顾清歌又不能声张,只能心中偷偷的窃喜。自己终于就要如愿以偿了。

  好景不长自己刚刚才安定几天。萧钰玲珑就来告知顾清歌,萧钰传来消息,丞相要对付他。

  当天,萧钰让她做的竟然是离开相府,虽然顾清歌不是很理解萧钰为什么让他这么做,但是顾清歌知道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她告别了丞相府的父亲和后母,就说是皇上让她出去的,探望公主,皇上有事要传达给和亲公主,他们也没有阻拦的理由,顺利的出来了。

  萧钰给她的书信中竟然写着去北国。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他的事情有变还是因为什么东西又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么?

  顾清歌一路奔波。

  找了个客栈就休息下了,直到天明,听见外面鸡鸣,顾清歌猛然一惊,从床上坐起。自己这么快的就跟着玲珑来到了他安排的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原因的相信他。

  看着书信上是萧钰的手笔,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起,这么全心全意的为了萧钰了,只是爱情么?好像是这样?更好像是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他了。

  他说自己有一天可能会与丞相刀兵相见,自己就为了他绘制地图,他说自己中了毒,需要神医老人,自己就苦练赌技,终于救回了他,自己的一切一切都是现在为了她活着。

  今日玲珑送上了书信。

  更n*新%最快上酷匠:&网√

  “小姐你快看,是七王爷的书信。”

  “快拿来,我看看。”顾清歌都好几天都不见萧钰的书信了,因为萧钰只是说了让他出来然后自己安排了她道了这个地方。

  可是信上写的却是:清歌,丞相大人发兵于我,不得已只能先让你离开,开战是暗战,勿担心。

  “勿担心,勿担心,勿担心。”顾清歌一遍遍的念着这几个字,怎么会不担心他,父亲大人是多么的狠辣她自然是知道的,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暗兵于萧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顾清歌想不明白,但是感觉是应该是九王爷给了他什么好处,所以他才这么卖命。

  萧钰对自己真是贴心到极致,更是怕自己会落在了丞相手中成为制衡萧钰的筹码,但是父亲大人又是怎么能放自己出来的呢?这一环环的事情是顾清歌无法想得清楚的。

  十八年养育恩义,她愿意为了萧钰去斩断。她说过任何人都不可以对萧钰不利,因为萧钰就是她的全部,这个父亲大人从小如何对自己的。

  顾清歌感觉自己是不爱哭的,但是近日眼泪却多了不少。现在心冷得结冰似的,想哭,反而淌不下一滴。自己的心是冷的,但是萧钰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我到底清楚你么?顾清歌心中百转千回。

  怔怔坐在床上,只觉得满脑子迷迷糊糊,顾清歌举手按在额头。然后又放下,心中多是酸涩的滋味。

  这一晚顾清歌感觉自己睡的极不安稳,后来玲珑才知道小姐竟然因为天气原因感染风寒。

  “小姐你感觉怎么样?还有没有大碍?还有那里不舒服不?”玲珑打了一盆水过来看看顾清歌是不是退烧了,也许是气温的问题,顾清歌道了这里就开始不停的头疼脑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