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歌的眼里早就把玲珑当作自己的亲生妹妹了,但是玲珑自己总是妄自菲薄,这让顾清歌是在是拿她没有办法。

  “小姐,玲珑从被你领到府中,便早已经把小姐当成了亲人了,如果没有小姐,相信玲珑也早已经被饿死、冻死了,虽然以前小姐之前对于整个相府来说都是那么不受宠,可有什么好吃的都给玲珑吃,从不欺负玲珑,不把玲珑当下人看待,玲珑从心里感激,如今小姐又说出这样的话,真是让玲珑……真是让玲珑儿……”说着,玲珑感动的又大哭起来。其实玲珑很聪明伶俐的,这些顾清歌都是知道的。

  顾清歌忙上前轻拍玲珑的后背,以示宽慰,看着如此动情的玲珑,亲情从来就较少的,因为在这个时代中,人必须分出三六九等的,毕竟他是封建的社会,顾清歌能有这样的觉悟已经是非常高的了。

  不过看着玲珑这样的,顾清歌心底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顾清歌,也感动的潸然泪下。不过,最终玲珑说,只要小姐心理把她当妹妹就好,口头上仍不能没了规矩,毕竟这里是堂堂的相爷府。顾清歌一想也是,先不说父亲大人那么可收古板的人会怎么处置玲珑,就那多事的母女俩个也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

  所以顾清歌也没有强求。

  待二人平复了情绪,吃了早膳,顾清歌便在玲珑的陪同下走到了屋外,把相爷府里里外外都走了一遍。毕竟这里自己已经好久都没有熟悉过了,顾清歌知道,早晚萧钰的目标都会打在这里,所以自己应该提早做好一切能帮主他的准备。

  顾清歌发现自己的家很是气派,门两侧,静卧着一对雕刻精美的石狮子。沿门拾阶而上,穿过一道古建筑长廊,步入院内,房子分为东厢与西厢,两厢分别为两层楼的建筑。

  中为大殿。沿殿堂右侧到达院落深处,为一风景优美的花园,园中奇花异草,竞相开放,沿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而上,便会走至一凉亭,凉亭中摆有石桌石凳,三面环水,池水清澈见底,莲花争相开放,池中有甲山,山上巨石则被能工巧将雕刻成了不同的形状。

  沿殿堂左侧拾阶而上,便会看到一排普通房屋,分别是杂役人等居住的房屋及厨房与杂物房。府邸院宅布局匀称宏伟,节制中有变化,典雅庄重中有灵动,四处可见雕镂有飞禽、走兽、花卉等图案的装饰雕塑。顾清歌把整个相府都研究得透彻了,拿出纸笔,画出了平面的图形,以备将来萧钰能用得到,自己回想了一下自己,在这里过了这么多年了,竟然都没有好好的逛过相府,自己长年累月的就呆在自己的小阁楼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顾清歌都有点忘记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这么大胆的了,是萧钰给了她勇气的是么?

  从前的她能忍让重来不会发生口角,但是现在的她已经是渐渐的翻身了,是自己知道在自己什么样子的情况下都会有一个萧钰去支撑自己,么?

  顾清歌突然想到这里就感觉自己是一个有人疼的人了。

  顾清歌与玲珑把整个将军府都走了个便,已经感觉有点气喘,虽然有点累了,但心理与脸上都掩示不住的开心,呵呵,自己居然有个这么气派的家,首先,凭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可以衣食是无忧了,而且说不定自己还可以做点大事呢,顾清歌不禁在心里盘算着。

  不知不觉依稀看到了对面的凉亭,顾清歌对玲珑说:“走了这么久了,有些累了,我们去那凉亭上坐一下吧!”玲珑忙上前搀扶起顾清歌,向凉亭走去。一台首,竟看到那凉亭上的石桌旁不知何时端坐着一个人,正悠闲的独自品着茶水,旁边竟然没有一个人在服侍,这是个什么人,顾清歌感觉自己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样子。不过看着此人一身白衣,只远处看便觉其一派仙风道骨,飘逸不俗。

  怎么感觉好像自己在哪里见过的样子。

  慢慢走近,端的是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毛弱女子,鬓若刀裁,眉如墨画,唇如桃瓣,目若秋波,只是若细看,便会发现白色衣袍上有小片小片的湿渍,这是雨后所至,顾清歌当然知道了,看着他脚下金边靴子的底部也粘了少许泥泞与草屑,极便如此,顾清歌也已经看的呆了,一直以来以为自己很美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原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呀。这个地方的这个男子竟然比女人还略胜几筹。

  顾清歌感觉自己和玲珑一时之间看的都呆了。

  此人也正面向顾清歌,但笑不语。“这不是云师傅吗,玲珑有礼了!”说着便走上前去,深深拂了拂身,一直很活泼的玲珑,此时也彬彬有礼起来。

  顾清歌感觉自己好像回忆起来了,云师傅,云师傅......,那不就是云凌?他是云凌?

  更A新最快“上Q"酷%◎匠网(

  顾清歌感觉自己好像把所有的事情都发掘出来了。

  “云师傅,你看,我家小姐,顾清歌。估计您都没有见过”玲珑很是多话的样子,她是怎么认识这位师傅的,顾清歌还不知道,毕竟自己有好多年都不出来,接触的人少,又不爱听外面的十强,玲珑之前又不是总在她的身边的,自然她认识几个奇怪的人不足为奇了。

  可是玲珑的样子又好像很尊敬对方的德行,看不出来这个丫头还会这么有礼貌的样子。

  自己还在看着这位神仙般的人物,但是玲珑还不忘拉了拉早已呆住了的顾清歌。

  被玲珑一拉,顾清歌才恍过神来,发现自己的失利,不是被他的外表所迷惑,只是感觉这个人应该是自己在那里见过的感觉。

  但是一时之间顾清歌又想不起来。

  不禁觉的一窘,心想“自己怎么这么丟人,又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