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知道你这样想,所以我来了。”萧钰就这样深情的看着顾清歌,仿佛许久未见一般的,仔细的看着。

  “你这么看我干嘛。”

  “看着就能记得了,想的时候我就能回忆回忆。”

  “你这样说甜言蜜语我会被你说的迷住的。”

  “我不值得你迷么?”

  “你说呢?”顾清歌米有回答他,但是一个巧妙的反问,正好问出来了萧钰心中的疑问。

  不管二人最开始是什么原因,互相吸引在一起的,但是现在的俩个人看起来都是你爱着我,我爱着你的。没有什么差别。

  顾清歌也已经忘记了自己最初是想逃离父亲大人的掌控才感觉自己把赌注压在萧钰身上是靠谱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变化,顾清歌知道自己是真的会爱上眼前的这个男子。

  萧钰自己到现在都分不清楚到底是爱还是不爱吧,但是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几日不见顾清歌,他就会很难受,心底就像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这或许就是爱情,只不过俩个人的伪装,忘记了到底什么才是真爱吧!

  顾清歌可能已经忘记了,自己帮助萧钰衣襟超出了自己的极限,这不是真爱又能是什么让自己这么舍身的去做呢?

  “你母妃说她可以么?‘“自然是可以的了,不然她不会让我不要管。”萧钰给了顾清歌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

  可是顾清歌还是会担心,毕竟璇玑阁不是什么小门小派,做起什么事情来都会无伤大雅,这个门派的诡异,能能力她是从来都不会认为那么没有杀伤力的。

  “那你还是要小心,不知道云凌怎么突然会这么大胆,看来也许是和九王爷勾搭了起来。”顾清歌猜测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九哥那窝囊的样子,除了皇后和她背后的家族势力能做出来,他是没有那能力让云凌都为他效忠的,我怀疑另有其人。”萧钰大胆的说出了他的猜想。

  一时之间顾清歌没有反映过来,当下感觉这个事情越发的不安。

  “是皇上????”顾清歌猛然想起来。

  只有这个人有这方面的能力,更有这方面的想法。

  一个父亲要杀自己的儿子,这是什么概念,这让顾清歌一顿心痛,其实萧钰自己更是心痛的吧!

  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能让皇帝平白无故做出这样的事情呢?

  “毒......,并不难解,只是会受苦,他能想到是在我的承受范围内,他应该是想要警告我吧,但是璇玑阁能得到的应该是皇上的认可。”这无疑是百里无疑害对于云凌来说,但是她没有跟我的母妃打招呼,这里又有点说不通了。就算是不想要的姓名,但是皇帝有这样的旨意,云凌也不该一点都不说。”萧钰还是作出了这样大胆的想法,但是他想的也并无道理。

  虽然猜想,但是有理有据,没有什么太多虚伪。

  皇帝应该就是这样想的,但是云凌又是什么意思呢?

  “萧钰,我总感觉璇玑阁有问题,猜测只是猜测,万事你都要小心,我不求别的,只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

  “你这担心啊,就好好的放起来,我答应过你的怎么会忘记。”萧钰感觉这个顾清歌越发的可爱了。

  “你什么时候要走。”

  “现在就该走了,多留的话容易出事,我还要去找母妃。”

  “小心,快去吧。”

  “又是你就叫玲珑联系我,记得。”顾清歌还是不忘了嘱咐。

  因为她真的很担心的。

  “好,我记得,你照顾好自己,有时间我还会再来看你的。”萧钰转身就一个轻功飞过了房顶。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1小◇i说_

  看着他远去,顾清歌也不知道是应该担心还是放心。

  萧钰真的是她现在醉担心的人,但愿一切都是顺利的,这样俩个人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王爷,您看这样的布置还行么?”萧钰身边的贴身侍卫春儿去帮着萧钰布置了一个陷阱。

  主要的目的就是试探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不是就是他醉敬爱的父皇。

  计划就是让一个人假扮凌云去接触父皇身边人,看对方的反映。

  结果萧钰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竟然那个太监没有接触这个假凌云。

  这让萧钰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缘由呢?

  后来进宫把这个事情跟着良妃说道,良妃也是拿不出注意,但是她又不能胡乱的猜测,毕竟现在的时期比较敏感,如果猜错一点而作出了错的对策,那最后吃亏的一定是萧钰。

  “钰儿,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父皇,生怕有变,所以故意没有和你的人接洽?”良妃大胆的作出了这个猜测。

  实在是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会的母妃,因为那个太监的神情和感觉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情,如果不是这个事情父皇没有交给他办,要么就是真与父皇无关,可是如果不是父皇,谁又有这个能耐呢?”萧钰提出了这个猜想。、“可能是这样,宫中你不用操心,我会去帮你看着,但是宫外凌云的事情你就要多费心了,毕竟现在的我不在璇玑阁。知道的也都是有限的。”良妃深思许久说道。

  “好,那宫里的事情还是麻烦母妃了,希望母妃多多费心了。”萧钰说着就告退了。

  毕竟宫中不能常呆,就算是皇子也不能这么久的呆在宫中。何况现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萧钰并不想打草惊蛇。

  萧钰匆匆赶回王府,又在做进一步的安排,他并没有把那个假的凌云派遣回来,而是让他在京城中找个地方住了下来,在做进一步打算。

  他到底还是想要看看这一切的阴谋是不是父皇搞的鬼,心中又在猜测,如果不是皇上,那自己新的仇人应该就不是表面上的这些这么简单了。

  这种莫须有的假想敌,是萧钰最无法掌握的。

  什么事情都掌握在自己心中最好的最好,但是自己无法掌握的那自己就必须把一切都弄明白,不然脱离自己掌控的东西醉是有危险的感觉。

  萧钰从来不是一个能把自己随意处在危险中的人。

  “玲珑,你说萧钰好几天都没有消息了,是什么原因呢?”萧钰好几天没有消息,这是很反常的,这一定是他有着更多更大的事情要去办,然后才没有顾及上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