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街人齐齐扭头,对于一个女子出演如此不逊,指指点点。

  顾清歌只当没看见。顾清歌大家闺秀只会在相府或者是熟人别人面前,在这种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自己没有必要拘束自己。

  这个马公子看着她那诡异古怪的姿势,无可奈何的叹口气,可是没有办法只好缓缓策马过了那条街,进入一条罕有人过的小巷子,才低声道,“清歌,家族要我娶公主,我心里何尝愿意?自从见到你的那一面我就是喜欢你的,这些日子,我心里如同在油锅里熬煎……你可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就这个?说完了。那轮到我了吧!”顾清歌打断他,没有说是鄙视谁的意思,只是这个马公子不是她喜欢的类型,那就不要有过多的牵挂,每一个人的选择和命运都是不同的,这点顾清歌深知。

  “不是!好吧你说吧。”马公子一急,立刻不敢再表白,把话说得飞快,“我父亲要我娶公主,其实主要是因为家族……可是我很喜欢你的,我多么希望你能答应我,可是看你现在的样子是不可能了。”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喜欢是你喜欢的,我很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喜欢你的,一辈子,错,应该是永久都不会,希望你还是放弃吧!每个人有追求是好的,但是不切实际的就不要想了,我没那么好,我只是很普通的一个女人。”顾清歌很平静的在跟他说。

  根本就是没有给这个马公子留任何的面子,毕竟自己不想让萧钰误会,这是顾清歌唯一的想法。

  “所以……我是没有一点机会了对不对......”小美男咬咬牙,声音放得更低,“父亲其实还有层想法,你对我很重要……我醉不想放弃的就是自己的最爱,但是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拒绝我。小时候在一起的诺言我都没有忘记,我说了要娶你为妻的。”

  “那只是小时候的儿戏,不过你说到拒绝么?那就对了,我感觉你这样的富家公子就是没有长大,希望你赶快长大吧!加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决定付出努力的......”顾清歌原本有一句没一句的听着,突然笑了笑。是在说不下去了,感觉在说一说那个马公子就要苦了的感觉。

  马公子只觉得她那一刻的眼光古怪而怜悯,带一抹淡淡讥诮,但那神情转瞬即逝,很快她又恢复那种懒散的态度。

  马公子自然知道她是高傲的,不然也不会在皇上面前如此说话,竟然一个女子要找自己所爱,那是多大的能力和勇气啊!

  是自己不可初级的,是自己逾越了,但是心是关不住的,只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人,人才会满足,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会得到满足。

  “清歌……”

  “我明白,我理解,我懂得,”顾清歌突然伸手,用力拍了拍马公子的肩膀,“你说完了?你的心事已经倾诉了?你因为无处解释的委屈和压力已经散去了?那好,我听见了,无能,郁闷,加油加起来等于你的婚姻,”她笑起来,眸子亮如星辰,“你爹的猜测真是很有见地,祝你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清歌!”马公子咬牙拉住她,急急道,“清歌,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但是我并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在说这样的话。”马公子一直误会以为顾清歌说给皇上听的话是给自己在表达爱意,所以他一直以为顾清歌是对她有意思的,自己都已经决定放弃公主,娶了她的。

  可是顾清歌真的很想问问他是那里看到自己伤心你难过了,这个人真的像小时候一样没有什么脑子,对于爱情的理解就是一时的迷恋,其实多少个人懂得真正的爱情。

  爱情不是苦苦的奢求,更不是死缠烂打,顾清歌心中的爱情就是俩情相悦,然手彼此心心相惜,就像现在的她和萧钰,自己可以为了萧钰跑离丞相府,装作是被抓到这里然后帮助萧钰去完成他的事业。

  这样的付出是爱情,是一个人愿意,一个人守着。

  顾清歌感觉马公子就像个无赖的小孩儿,一味的以为娶妻就是换衣服,一个黄线亮丽的衣服就是他的自豪,而顾清歌就是如此。

  这是一种爱情,爱情的定义没有人可以说的明白吧!

  至少顾清歌是这样认为的。

  “你要记得,爱情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顾清歌只能这样和他说清楚。

  顾清歌感觉敢情你当你以为我是以退为进的时候,你却以为这时候我对你旧情还在?其实我早就放手潇洒到你眼里就成了故作姿态?是舍不得?这真是让顾清歌仰首望天,无限郁闷。其实追求爱情的人都没有错,错在了爱错了人。

  她的沉默看在马公子眼底更成为他眼底不禁火花一闪,那是一种愤怒,接下来的话便有勇气说出来了。

  “清歌,你且等等……等我和公主成亲,我必然还会要迎娶你的,我对你发誓,我绝不沾她身子,将来,将来,整个家族是我们的!”顾清歌真想对她说,不好意思她很贪得无厌,她要的不仅仅是萧钰更是萧钰的天下,因为没有萧钰的天下她宁可不要。

  ……

  好,好心机,好算盘。不过他还是很单纯的。

  顾清歌发现这古代的男子不单单腹黑更是有的单纯的要命。这都是被培养出来的一种坏。

  顾清歌无语半晌,笑了。

  “马公子,相信我,这辈子,你的家族是你的,是你和你的爱人的,永远不会有别人取代你的,你就放心吧。因为我是有了心爱的人的,你就死心吧,你真的不适合我的。”

  “祝你夫妻百年好合,犬寿无疆。多多保重吧!”

  顾清歌是在是没法在和这个马公子沟通了,因为他真是财迷不仅,他就是与目的脑袋。

  头也不回的离开这里。

  马公子其实他很不理解顾清歌为什么要那么的决绝,但是他知道了顾清歌真的是没有一点想要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意思,他很傻,但是他也懂了。、自己只是单纯,但是却不是傻到了家,自然知道,顾清歌字字决绝。

  无声的叹口气,马公子想着刚才的顾清歌,完全脱去了相府伪装的她,越发美丽璀璨神采照人,似一朵火红的海棠花。她真的很有活力,是自己所没有见过的女人,所以自己会被吸引,从来没有感觉那里不好。

  “玲珑你可来了,你在慢一点,你就见不到我了。”

  “怎么了小姐,你这是在干嘛哪。”玲珑不理解小姐这个打扮是为了什么。

  “好了,不说了,绍兴。”

  “好,那我们回去吧。”

  在马公子眼睛中,顾清歌是朵美丽的花,那朵花,原先盛开在他的视野里,但是自己却没有在最好的年纪把握住她,失去已经是定数,这样的女人却已不再是独属于他一人的美丽。可是她不属于他。

  花开堪折直须折,他错过了最美的季节,错过了将那朵花折撷于掌中的机会,就注定此生立于一隅,看她为他人开谢么?

  不……不能……自己心中都在记得一直的一个梦想那就是取了这个女人。可是梦想就要破灭的时候自己却是感觉无法一时去接受下来。

  她会原谅我……他还想这样的强求着,可是发现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只好等着下一次的机会了吧。

  他不想放弃,但是已经没有了办法。

  gz酷匠g网正版%首,m发9

  顾清歌握紧手掌,似要以那般力度平复自己乱成一团的心情,这一握,才想起自己还有大事情要做呢,都是这个马公子耽误了自己的事情,这如果让萧钰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顾清歌一边嘟囔一边往回走,还拉着玲珑说东说西的,就是不告诉玲珑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有点郁闷自己当初的眼光好像实在不怎么样。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情了,自己只是不懂事而已。

  回想了下当初的马公子小美男,具体叫什么自己已经不急的了。温厚而单纯,虽然过分好胜,看重荣誉,但作为大家族的继承人,自小所受的教育和熏陶如此,也怪不得他。

  不过这过分的愚钝也是没有想到的,顾清歌也不是大善人,难道还要教导他为人处世不成,所以她只管好自己和萧钰就可以了,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如今居然想出这个馊主意,实在是将顾清歌和萧钰都作践了,顾清歌想着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觉得是值得的,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去努力,神医老人只要出现了,她和萧钰才会有更完美的人生,所以她的任务就是找出来神医老人,这个顾清歌时刻没有忘记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