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歌牵着马走进城门时,心里还有着隐隐几分紧张,毕竟这点事情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自己毕竟是第一次。然而看见宽阔长街上那些兴奋而平静的人流,突然便镇定下来。仿佛城里没有什么动乱,那就证明了萧钰的一切都进行的很完美。

  怕什么,整个皇室再怎么翻覆,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她只要守护好自己所爱的人就可以了。

  因为皇帝五十五大寿的临近,天下同庆,京师与各省都各建道场并诵经祝诵,还有很多的匠人们在主街两侧饰以彩画绢布,彰显国威,整个成都看起来富丽繁华,锦绣满眼。让人感觉很是大气。

  萧钰进城前十里便和她分了手,顾清歌心里有数,他的事她若参合着,未必对自己是好事,当下很干脆独行在前。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不给萧钰添乱,然后做好他后面要处理的事情就是最好的帮助。

  “你就记得,不管任何时候你都要保护好你自己。”这是临行前萧钰对顾清歌说的话,话里话外都是满满的关心。

  “好,我记得。”

  “记得就好,凡是不要莽撞。”

  “我会很好的照顾自己,但是我更希望你会平安。”

  “我可以答应你,这是万无一失的,我不担心自己,但是我会担心你这个小妮子。”

  ?看l正-j版j章/节上酷☆匠,H网i.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萧钰。”顾清歌感觉萧钰总是把她当作一个孩子,这样的感觉让她很不爽。

  “行了,我知道你是大人了,我的清歌,”萧钰字字都是慢慢对顾清歌的爱意,任谁都可以分辨得出来。

  萧钰告别她时神情如常,深海般的眼眸里笑意淡淡,看不出心绪如何,但是他也是会有压力的吧!顾清歌却看起来着实高兴,上蹿下跳得意洋洋,大有终于甩脱了跟屁虫心情十分舒畅的模样,看得顾清歌,自己怎么回事,说好了不让萧钰吧自己当作孩子,可是转眼间自己就吐露了孩子的心形。

  “玲珑这次你就留在家里吧。”顾清歌只好这样跟玲珑说,他应该是懂她的意思的。

  “小姐,我知道你有事情要去办,玲珑没用没法帮助你了。”

  “傻丫头,你非要这么说就是让我难心了,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

  “小姐我自然知道您的意思,小姐我只恨自己不是一个男儿,很多事情没法替你分忧。”玲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事情其实是自己不够优秀吧!

  “小姐你努力去做,我会一直支持你的,”

  “算了,跟着吧。”玲珑到底是跟着了。

  顾清歌可不管玲珑怎么在耳边默默积极的说着如何如何的保护自己。。

  顾清歌和玲珑找了家客栈住下,顾清歌便出去逛街,这边买个面具那里捏个糖人,纯粹打发时间。因为很多事情都不是醉重要的,顾清歌发现自己有了一个很无聊的事情,就是消磨时间。

  东西很快堆满了一手,顾清歌嘴里叼着个糖人儿往回走,一眼看见玲珑在人堆里挤进挤出,八成又在找自己,忍不住一笑。这个丫头,什么都会担心,其实这样的滋味真的是蛮不错的呢!

  光顾着看玲珑了,顾清歌也没注意拐角处飞驰来一批骏马,直接奔着顾清歌就来了,顾清歌一个大家小姐当然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顿时傻站在那里不会动了。

  满街惊呼声里,马上人急声喝斥,“启开,起来!.........起来啊!”

  顾清歌一抬头,骏马的大长蹄已在眼前,可是自己应该怎么办呢!顾清歌下意识便要捧住自己的头防止马蹄伤害过重,除了一时的慌乱自己已经可以很好的处理这样的事情了。这样的方法很笨蛋,但是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马上人儿原本心事重重出门,一路开着小差,所以才没有特意的控制着马匹,才导致马奔过快险些伤人,正在懊悔,却见马下那女子竟然好不躲开,他也害怕,不由惊得“啊”了一声。这明显是个富家工资,自然没有见过这么过人的场面。

  他下意识一扭头,又是“啊”的一声。因为除了这个字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字能表达自己内心的惊讶了。

  因为马儿停了下来,竟然没有碰到故青格尔,顾清歌抬头看了一眼,只是感觉谢天谢地,竟然捡回了一条命。

  与此同时顾清歌也啊了出来。这个小男人真的是很正的感觉。但是怎么看着他那么眼熟啊!好像小时候见过的样子。

  马上少年,温润清秀,风采翩翩,不正是自己小时候都在想的美男子?可是自己已经有了萧钰了......

  顾清歌眯起眼,暗自慨叹真是人生处处恨相逢,自己这时候竟然还能遇到如此美男子,正是度过自己无聊时刻的好时候啊!瞧这小男子这红光满面的模样,最近日子一定过得很好。这是京城富家子地的人人都会有的特点,一点也不会奇怪。

  怎么就是想不起来这是谁呢!

  这个美男子如果知道她此时的心声八成会想吐血,这个女人温柔的时候可以如水,但是她不客气的时候也是真不好对付。

  明明他面容憔悴,心不在焉,母亲大人告诉他,以后不准青楼什么风月场所都去,自己整翻新呢!想着顾清歌想得心神恍惚险些惊马,到了她眼里,就成了满面红光。小日子过的不错,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了。

  顾清歌可不管这些,一拍脑袋想起来了“你是那个马家的公子。”

  竟然小时候的青梅竹马,俩个人小的时候还定过了娃娃亲好像,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顾清歌她一向认为,自己还是比较不错的,也算是才女,跟谁都有那么一段过往很是正常的,何况还是娃娃亲。

  眼见身前这个马公子神情惊喜,顾清歌看得十分不爽,一转身就要下马。这个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怎么也比不上自己的萧钰,所以顾清歌也没有打算过多的停留。

  还没动,手腕突然被人捉住,顾清歌偏头,不看这个小美男,只看着自己手腕,冷声道,“放手。我不认识你,顾清歌知道对方认出来了她。所以更加不好在这里耽搁了。”

  这个马公子犹豫了一下,想起当日顾清歌的家规和现在的场合,对于这个女人自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讪讪收回了手,低声道,“顾清歌……你是鼎鼎有名的顾清歌对不对?对.........么?我们以前认识的。”

  顾清歌理也不理,这个马公子急了,手一伸拦在她面前,咬牙道,“清歌,你听我一言再走,否则,怎么我也不会让你过去的,我知道你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就够了,我听闻你要找一个自己索爱之人,你有没有想过我......”

  天下人皆知,丞相府嫡女扬言,只寻自己心爱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顾清歌皱眉看了看横在自己面前的手臂,又看了看四周的人群,冷笑道,“你这人,真是好不要脸,我受了你的马惊吓,没要你谢谢我不计较,你还这么雾里,不管你是谁,或者你认识我不认识我,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过的话我记得,不要你重复,你要干嘛?”

  “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小美男收回手,紧紧盯着顾清歌,“清歌,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好么?我有话想跟你说的。”

  “有什么话你能快点说么。我发现你这个马公子真的是死不要脸的感觉呢。”顾清歌看着他一脸的轻蔑,自己打小就看不上软弱的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