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雨水泥屑纷飞中刺破空气,在树木中间横冲直撞,不断撞在各个角度的树上,然后在看着那树再被那撞击之力弹回时刹那改变方向,顾清歌知道萧钰的意图,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很聪明,有远见。

  先前向着眼睛里此刻向着胸口,先前向着后心的此刻向着天灵,千变万化,无从躲避。但是他们却是生生的从生死边缘里走了出来。

  萧钰却根本不理会那逼人的杀着,他依旧半空中衣袍飞卷穿行渡越,然后如一道道烈风卷了彤云浮动,看着顾清歌没有像别的大家闺秀一样大呼小叫而是很灵境的处理这意外的发生,萧钰越发的觉得,顾清歌绝对是古代奇女子第一人,又很庆幸泽火革女人是自己的。

  看着是电光于云雾中忽隐忽现,在暗色苍穹里一次次乍起又歇,然后那阵法所经之处,罡风如隐形之刀,那刀刀都断合抱之树,很是渗人的感觉,就见衣袖卷掠间轰隆之声不绝,每一出手必有树断,这个人是个用大阵的高手,不过他也被这二人搞的很是疲惫,萧钰知道对方坚持不了多久了。

  他穿掠在刀光和巨木之间的身形快如闪电轻若鸿羽,打算速战速决,毕竟顾清歌不会武功,如果有了损失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每每都在间不容发之际,从最细微的缝隙处闪过,看着明明应对的是最狂乱最没规律的攻击,但是动作却精确细腻得好像事先演算过无数次一般。顾清歌越发的感觉自己手中的这个男子是值得自己依靠一辈子的,从来都没有如此动乱的心在这一刻变得不在平凡。

  像是大神通之力的仙者,然后整个阵法变化仿佛以江河为线,然后又再次烈电为针,这个阵法在布局复杂的沧海八荒之锦上,密密绣上一幅迷踪图。

  看着阻挡二人的巨树在一颗颗倒下,而且那看似倒得杂乱无章,其实每一棵树断裂位置都略有不同,这又是一种阵法,是顾清歌没有接触过的。

  看着这些树一棵比另一棵更高一点,力度也有所变化,顾清歌知道这个阵法是比刚刚的八卦阵更厉害的阵法,以至于她从来都没有见过,更加没有接触过。以至于每棵树倒下时,都恰好架在前一棵树上,感觉这般一折折有点像多米诺骨牌一样推倒下来,可是竟然始终没有一棵树落地,这个阵法真的高深莫大,看到最后到得最后,所有的树倒伏成一个起伏山峦般的形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顾清歌只愿萧钰可以尽快把那些背后的人赶紧解决了。而那些胡乱弹射的匕首,也无比精准的被那些按不同角度倒下的树木,最后全部挡了回去,看着他们齐齐落入地下。

  顾清歌倒抽一口冷气,她感觉自己简直不会呼吸了,这阵法她不知道破法,但是萧钰知道,他也是看着这个阵法发现从来没有想到这世上居然有人能够这样破阵,自己本来打算破了这个阵法。

  这种完全借力打力的破阵之法,萧钰以为这个世界上没有几个人懂这类阵法了,但是没想到还是有人会,这次自己的仇敌看来不是一般人了,也是如果一般人怎么会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吧奸细埋伏在了自己的身边。

  这个人得需要何等精准至于恐怖的计算,而且看着那许多树,还有那无数飞刀,而且他看着每柄飞刀弹射的角度变化,这些都是要长时间演练的人才能做的到的,而且必须计算拿捏到精妙至于毫巅,不然的话不会在这个情况下不只的真么完美。

  看着这一个个树按着他的计算才能全部毫发无伤的弹落,那样的计算,顾清歌觉得俩个人大有凶多吉少的样子了,知道这一刻她的内心才一了一点点的紧张,但是看着萧钰一直含笑的嘴角,她知道这个男人虽然佩服对方的人但是往往还没有达到让他惧怕的地步。

  这,这还是人吗?非得杀七皇子的人,他会是谁?九王爷么?还是皇后,一万个年头在心中晃过,但是目前的情形都告诉顾清歌她的心要时刻在战场上,否则俩个人的小命很容易就这么葬送在这里。

  看着眼前的巨木全倒,还有那些匕首弹落,萧钰衣袖一振,然后飘然的带着顾清歌直飞而起,看着自己虚空蹈步如踏飞云,顾清歌也算体会了一把当作武林高手的感觉了。

  自己和萧钰一步便踏上了最高一株树的树端,然后看着大片大片的雨水被他浑身流动的真气激飞而起,萧钰他飞越长空的身姿直似神仙中人。顾清歌知道对方的人完全值得他认真对待了,自然也不会有丝毫的懈怠。

  立足树冠之高而脚下翠叶不惊,萧钰不愧是七王爷,见过了太多的大场面,这点小意思在他眼中。萧钰负手微笑,还有时间和对面的人对话。

  “说说你们是哪路人派来的呢?皇后?九王爷?还是?”

  “七王爷你就不用猜测了,明明知道我们不会说出来的,你这么问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哦。不说啊,不过我好像猜到了呢,你们这功夫准备的很充足,应该是没有想着让我活着回去吧,是因为我身边的这个女人吧,因为顾清歌的,那一定就是九王爷了我说的对吧。”萧钰挑眉笑道,仿佛为自己猜中这个结果而开心。

  可是清歌这么一听顿时心惊,她就是怎么想也想不到这场有意图的刺杀竟然是她给萧钰带来的。

  萧钰是受了自己的连累对么,顿时她的心中一万个对不起想说出来,但是看到萧钰依旧温和的笑容发现对不起三个字已经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七王爷废话就少说了。”

  “呦?猜对了,就让你恼羞成怒了。”哈哈一笑,手中可是毫不留情。

  施施然遥望那群依然弓在手箭在弦的埋伏者,然后那些人都以和先前一般的动作呆呆僵在原地,张大嘴惊愕的看着树梢上那神般的男子身影,天下人都知道七王爷武功卓,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七王爷的武功竟然都已经这样出神入化的地步了。看着他在刹那之间手挥目送,便毁掉了玄机门主精心布置多年来无人能破的五行八卦大阵;众人只能看着他轻描淡写,然后用一种最离奇最不可思议的方法须臾破阵,看着他点尘不惊。

  “七王爷果然好手段,在下算是佩服了。”看着萧钰出入厉杀绝阵如入无人之境,遥立树冠的身姿散逸漫然,这帮匪徒一时竟生出凛然畏惧如见神祗之感,哪里还记得操弓射箭。赶紧保命要紧吧!

  萧钰似笑非笑,抬袖一掷,然后看着底下人齐齐跳开,但是却什么都没看见,可是大家随即便听半空一声长笑,两道黑影惊鸿般电射而去,众人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只是在长空雨幕中划出一道凝而不散的黑色雨线,所经之处树叶激飞。

  原来萧钰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他的手下陆陆续续的都到了,然后一个个的都加入到了这场混战中。看着树木齐齐向两边分开,然后就是地面的积土被阴柔而又巨大的真力卷起,四散飞溅,听着耳边咔嚓咔嚓之声连响,看着箭折地裂,水涌火熄,五行把话大阵之后的其余阵,刹那间齐齐被破。顾清歌长处一口气,这下算是真的安全了,自己果然没有信错男人,这个男人无疑是醉值得任何一个女人都去新人的七王爷。

  看着这么多的敌人一见请款不好,匆匆奔行过速,风声猛烈,顾清歌从萧钰怀里勉强探头,有点可惜的看着已经不成模样的大阵,她虽然不懂武功,但是对于兵法阵法挺喜欢研究的,她也懂破法的,但是却因为父亲大人管理的太过彪悍,始终英雄无用武之地,顾清歌就算在喜欢也没法深入的去了解。她百无聊赖的玩了玩萧钰衣襟,再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心中默默念道,可惜可惜了。

  听得顾清歌声音低低响在自己头顶上方,他说话时胸膛微微震动,顾清歌感觉这萧钰撞击着她被贴在他胸口的脸颊,她很喜欢有一个人依偎的感觉,那相触的一点灼热的温度,渐渐弥漫至全身,也暖和这她的整课心。

  i更新yb最E快&上酷QM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