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想了半天,她终于白下阵来。

  看着身边的所有下人,以不同的目光看着自己和顾清歌,二夫人感觉自己今天的决定就是错的,这部就是自己来找不痛快了,本来好好的要来找麻烦的,万万没有想到倒是给顾清歌立了威风。

  “行,顾清歌,你好样的,云儿,我们走。”

  “娘,娘,娘不能就这么算了。”顾清云各种的不服气,一个懦弱无能的女人,母亲怎么就怕了她呢,应该狠狠的给她一顿惩罚,像以往一样,看她还敢不敢得瑟了。

  “走,我说走,你听不见么。”

  “那二夫人没有什么要宣布的话,清歌就先告退了。”说完就领着玲珑退下了,留在那里争执不下的母女二人。

  “云儿,以往欺辱她你父亲也许不会说什么,但是她现在的地位不同了,你怎么还看不出来,这丫头北京赢了,我们也不是随便就能欺负的了,你就不能长点脑子么,你呀就是不出息,你要是但凡有点能耐,你牵扯主了九王爷,我就不信这个家谁还能给咱娘俩气受。”说着就点了点顾清云的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娘,是云儿没有用,娘!~你可得帮云儿啊!”顾清云躲在了母亲的怀里一顿撒娇,母亲就是她最大的仰仗,她的母亲能从一个婢女混到如今的地步一切不可谓是不厉害的手段。

  “你是我唯一的女儿,我不疼你,你说我疼谁?”敲了敲顾清云的头,二夫人一脸的宠溺。

  “我就知道娘亲你最好了。”

  玲珑紧紧的跟随这顾清歌,她看的出来顾清歌无疑是最紧张的,就算她现在在有改变但是之前的那个她,软弱无能的她,她就算在怎么摆脱了,但是她的心里是紧张的,看着小姐紧握的双手,不停的发抖。玲珑就知道小姐这是隐忍多年不得不发威了。

  “小姐,快喝点水压压惊。”道了闺阁,玲珑马上就给顾清歌倒了一杯水。

  顾清歌都顾不得说话,赶忙拿起玲珑给她的水大口的喝了起来。

  说她不紧张是假的,毕竟这个二夫人衣襟欺压了她多年了,往日不争,但是近日却是不能在容她胡闹了。

  顾清歌知道自己的日子可以消停一阵子了,父亲大人最近忙于朝政自然家里的事情也就没有管理那么多,这就给了顾清歌很多的空闲时间,她可以专心的和萧钰出去,他身上的毒一日不解就是她心中的大刺立在哪里。

  “清歌,不知道你和相爷说你去寺庙中祈福,他是否会放你出来。”这日萧钰也不管相府是否有人就这么直愣愣的冲了进来。让玲珑和顾清歌一顿心惊。

  “当然可以,你是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了么。”顾清歌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一向温柔如玉,今日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这么心急如焚呢!

  萧钰心中只有那么一个人是他永远也忘不了的痛。那个女人会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是生命中只有权利,无尽是权利才能维持着自己活下去。可是在他最需要那么女人的时候可是她却是那么华丽的转身,离开了自己,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无疑是自己应该去守护的人,她可以为了自己什么都不要这就够了,萧钰心底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心底有根细细的丝弦,这许多年因为风霜磨折人心冷漠早已生锈的弦,可是正是因为那人的背弃欲待断裂的弦,所以突然于这目光交接之时,于这喧嚣的风雨和相拥的沉静之中,然而被轻轻拨响、微微接续,渐渐的发出细微却惊心动魄的颤音。这就是爱了吧!

  仿佛,于无声处听惊雷。

  顾清歌对于萧钰的请求当然没有任何的犹豫,当天就去了离相府最近的佛寺,然后转去了萧钰给她指派的地方,他不知道萧钰到底要让她作什么,但是她愿意无条件的相信他。

  W。酷匠-8网6m首)?发O

  可是清歌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发现原来萧钰曾经有那么一个最爱的人,爱到了骨子里,爱到了愿意为对方付出生命,而那个女人却是不是她,她的心是痛的。

  顾清歌摇颤了颤。

  她的手指,突然抠紧了潮湿的地面,那些生着尖刺的不知名的草戳进手指,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忍心让自己承受这一切真像的,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个女人又到底是谁。

  洁白的指端立时滚出大而圆的血珠,瞬间被雨冲去,浸入黧黑的泥土。可是这一切的痛苦都比不上自己的心痛,她是那么的认定了这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的心底还住着一个别人,这让她无论无喝也是接受不了的。

  顾清歌吸气,指端的刺痛令她眸光瞬间清明,她下意识的缩了缩,可是这个动作刚做了一半,她知道一直凝视着她的萧钰突然掉开眸光,然后伸手一抄将她抄起,一折身已经飞了出去。他是要做什么,顾清歌想要反抗可是发觉自己已经没有了一分的力气。

  顾清歌愕然在他怀里转首,萧钰已经笑道,“你在吃醋对么。”不是问句是肯定句。

  他是认准了她顾清歌会不生气会不离开他么?想到这顾清歌更是生气。

  “你离我远一点。”

  “看吧,我就知道你会生气,所以我选择了,早一步让你知道,我不想你生气,但是我更加想跟你坦白,所以我选择了这样的方式让你知道,我是爱你的。”萧钰的眼神真挚,顾清歌感觉自己又要在这双眼睛中迷失自己。

  “你说的是真的?”抬眼看了看萧钰,顾清歌知道自己心底已经相信了他。

  “当然,我说过的,定不负你,我会说道做到的。”萧钰很认真的说道。

  他语气里笑意轻松,顾清歌的角度看不见他的神情,见他没有异样,倒也心安,她感觉他是有意而为的不然以他的身份自己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过往的,自己很平凡,没有那么多太大的想法,只是想跟自己爱的人一辈子永远在一起。

  只是不知为何,听着他漫不在意的语气,突又生起淡淡惆怅。这算是他对过往的一种态度或者说他是在跟以前告别么!

  心底呸的一声,顾清歌暗骂自己小气,搞什么,自己一个心理年龄都快几十岁的老鸟,还玩纠结么?喜欢就要大胆去爱,自己如果还是这样的犹豫和猜忌,那就不配拥有真正的爱情。

  她转了转头,想从萧钰怀里下来,冷不防萧钰手指一按将她按下,低低道,“别动。现在的你真的很让我心动。”

  话音未落,前方五丈开外突然出现无数黑色人影,在雨中持弓搭箭严阵以待,只看当先一人远远看见人影,然后立即空弦急弹,弹出嗡声悠长若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遇到这种情况。想来他也是没有料到这一切吧!在一道明若烟火的闪电中拔地而起,随即,一丛草木突然齐齐倒伏,里面现出一方空地,可是空地后是十余株树,这个上半截荫翠如故,下半截却被剥去,露出白惨惨的树身。

  看来来人是早有准备也就是说,萧钰自己人中是有内建的,不然萧钰做什么对方都可以料到,不是神仙那就是有奸细了,看着萧钰的模样也知道他也同样反映过来,嘴里说了句“该死。”

  看那树木的排列方式,顾清歌立时想起很多故事中老道士提到过的五行八卦大阵,正想叫萧钰小心点,却见他停也不停,而是单足一点,然后直直对着那阵心飘了过去。顾清歌也不懂他的意图,但是没有来的自己的内心是很平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因为顾清歌知道,有萧钰她就会很安全,这是一种依靠的放心。

  萧钰轻功之高,是顾清歌生平仅见,他的飒爽英姿真的会迷倒任何一个女孩,七王爷之名天下何人不知。抱着一个人依然足不点地,感觉轻若无物,快得连顾清歌阻止都不能,转眼便到了阵眼。顾清歌只在书中见过八卦阵但是亲身从没有经历过。所以她只要照顾好自己不让萧钰分心就可以了。

  顾清歌心一沉,只得闭上眼,其实她是害怕的,但是在他的怀中却是安稳的,默算了下自己身处的位置,按照自己胸中所学,打算告诉萧钰先毁了左侧七步那株树再说,然后在寻找出路,看着五行八卦大阵千变万化,生门死门轩辕门交替刹那而过,顾清歌她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逃出大阵,自己所学如此。萧钰虽然武功好,但是并不精于此道。可能有的地底暗箭和巨木齐砸,但不管怎样,总比萧钰直奔死路来得好。所以顾清歌强逼着自己镇定一点,多多观察大阵变化,然后给萧钰指点破阵。

  刚要动作,不防萧钰突然飞足一踢,然后就生生将阵眼那棵巨树踢断,看着那偌大的树拔地而起直飞而去,然后呼啸声里一阵机簧卡动轧轧作响,然后大阵破,可是那是埋在地底的匕首,铁色乌黑,这个局真的是为了萧钰真准备许久了,看的出来是打算一击必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