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凝视,顾清歌看的出来萧钰眼中的真诚,她不是对爱情没有过观想,只不过是不敢想太多,母亲的一切这都是前人的例子,她的心中十分坚信男人是考不过的,但是萧钰这个威风八面的七王爷,自己真的这回能信任他一回么?

  “我知道你说的多半是真心话,萧钰我已经将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你,你可万万不能辜负我对你的情意啊!”顾清歌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上的男人,心中总是有那么一个心念就是相信他。

  “清歌,你放心,是我的女人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弃的,你等我,我一定会娶你为王妃,你要知道我的真心只对你。”揉了揉她长长的头发,一切都当作了安慰。

  “我知道的,但是我的心中总是会害怕,所以你也要理解我不是么?”

  “当然,我知道你的心的,所以清歌你只要知道我是爱你的这就够了。”

  “我为了真爱圣旨都可以拒绝,为了你我可更是可以不顾一切。”深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顾清歌发现现在的自己无疑是最脆弱的,她真的很爱很爱这个男人,不知道是谁蛊惑了谁,抑或是谁先爱上了谁。

  感情这种东西,又有谁可以说的清楚。

  “你该走了,时辰不早了,早点休息你明天还有早朝。”用手推了推身边的男子,虽然顾清歌的心中是万分想让他留下来的,但是这个时辰了,是在是不适合在留他。没有办法,爱情也要有取舍。

  “好,我知道了,下次在来看你。”又低头亲了亲顾清歌的樱桃小嘴,万般的留恋,但是也没有办法,萧钰也不是不懂大事的人,只好先走了。

  玲珑看着小姐还不忘盯着七王爷的背影看啊看的,不由得笑出了声,着呢么也没想到小姐竟然也是个花痴。

  被玲珑的笑声打破意境,顾清歌羞红了双颊,这个小妮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竟然连主子也敢取笑。讨打!

  “小姐啊,这人都走远了,你还看什么呢?”明知故问就是想看看自己主子的窘迫模样。

  “你个死丫头就是讨打,什么人你都敢取笑,说你是不是几天不唉板子,你的小屁股又痒痒了。”佯装生气,顾清歌可想给这个小丫头一顿好看。

  *酷9匠¤网x}唯v?一g《正c}版●n,}o其他7都是盗版

  果然玲珑求饶:“我的主子啊,我可在也不敢了,看着你和未来的姑爷这么亲近,玲珑看着心底可是美的很啊,小姐终于有了这么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了,玲珑这是跟着您高兴啊,您还这么对待我,奴婢我这心底啊......。!”说着感觉自己的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就撞,你接着装,小丫头,好的不学,你这小剂量学的可是比谁都好,行了,行了,你也赶紧去睡吧,一会儿天快亮了,你要是懒床我就去打你的屁股。”顾清歌心情好,自然她说什么都不会去在意的。

  “行,行,行。小姐你最大,你说什么啊!就是什么,那奴婢就告退了,你也早点休息,小心你的眼圈,到时候姑爷不要你了。”哈哈哈一笑跑了出去。

  小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的了,也是清歌留他在身边的原因,很是活泼,更加护主子。她从来没有把玲珑当作下人看待,她一直把玲珑当作妹妹。俩个人一直在这相府里相依为命。

  顾清歌感觉自己这一夜算是难以入睡了,刚刚的一幕幕就回放在脑子中,挥之不去,翻来覆去的都在想,自己怎么就那么容易被萧钰给勾引了,想着想着嘴角就是难掩笑意。她感觉自己的心里面是住着他的吧!

  就这么想着想着顾清歌入睡了。

  “小姐快起来,听说夫人今天有事情要宣布让女眷都要当场。”

  “哪个夫人?”顾清歌睡眼惺忪,感觉事情每天都好多啊!

  “你说哪个夫人,能有那个夫人,那对母女俩被。”

  玲珑这么一说,顾清歌就是在傻也知道是哪俩位了,只好赶紧起床,不然的话真心害怕那母女俩个人又搞出什么大事情来烦她,她现在有真的大事情要去办,真的没有多余的心力去跟她们二人去斗。

  “顾清歌呢?那个死丫头怎么还不起,我不是说了么,我要宣布事情,我现在是这个家的当家族母,这都是什么态度,你看她来了我不得好好制止他这个小姐脾气的。”二夫人一顿数落身边的丫鬟。

  小丫鬟也不敢回话,不回答是挨骂,回答了挨骂只会更狠,所以大家只能一个个低着头,什么话也不敢说,心中默默祈祷这个顾清歌赶紧到吧!不然不知道二夫人会骂多久呢。

  还是她的亲女儿一顿附和:“好啦,母亲大人,你跟那个小蹄子生什么气,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等她来了,你看女儿怎么治她,让她知道娘亲大人你的厉害。”顾清云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一堆火上浇油。

  不过她这么一顺从的说着二夫人的话,二夫人果然没有在刁难这些下人。

  顾清歌听着里面的闹剧,这就是专门今天找事情来了,但是明知道有陷阱,又不能不进去,在这种家族中,如果夫人想难为你,死你都得上去,不然的话指不定会出多大的事情呢。

  “二夫人,请问叫大家来有什么事情么?清歌来晚了,还望恕罪。”盈盈一拜算做请安。

  “顾清歌,你说你作为当家嫡女,你一点表率你都做不到,日上三竿了,就算我不是宣布事情,你也应该给给我这个做母亲的请安吧,你看看都什么时辰,你还有没有点规矩了,这么多年的三从四德,你都吃到肚子里了么。”二夫人可不管人多人少,一顿数落,根本就不给顾清歌留一点面子。

  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所以都只低着头,一个个的都不敢言语,更没有人出来替顾清歌说话,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经理了多久了,顾清歌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了,所以也只低着头不说话,等她骂累了就好了。

  “顾清歌我娘跟你说话你是哑巴么,低个头你没事装什么鸵鸟,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是不是,这是相府,父亲大人早说故哦了,在这里一日你就要受这里的规矩一日,这个相府出来爹爹就是我娘最大,你这样的态度我娘打你一顿也不为过。”

  “顾清云我希望你摆正自己的身份,我是这个家的当家嫡女,除了父亲大人没有任何人有这个权利对我说话,除去我有二品官职在位,我更是这个家的首要继承人,我希望你可以为了你的话付出代价的。”顾清歌已经再也不想一次次的被人欺负,她虽然不争但是并不代表她是菜鸟,这些年的隐忍他也是够了。

  “顾清歌!!!”顾清云惊得一时说不上话来,就连往日异常厉害的二夫人都说不出话来,往常逆来顺受的顾清歌近日一个反常竟然打的她母女二人一个措手不及,今天本来是要找事情然后为难一下她,以谢心头只恨的,没想到这次倒是让顾清歌立了威风。

  “请你叫我妹妹,顾清歌顾清歌的叫着,难道你不怕外人看出来我这个当家嫡女,整日被你们这卑贱的母女二人欺辱么?相比父亲大人的脸面也并不会有多么光彩,惹怒了父亲大人,估计你们二人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吧!”顾清歌挑眉说道。

  “好丫头,几日不见你倒是伶牙俐齿了。”二夫人狠狠的笑着。

  “谢谢二夫人夸奖,只是希望我过我的,你们过你们的,我没有要集成这个家里任何东西的意思,只是想平平淡淡过我想追求的生活,我不希望总是被一些无聊的人去打扰我也希望某些人可以摆正自己在这个家中的地位。”顾清歌冷眼看着这个欺负自己母亲上位的下人,一个真正小人得志的卑鄙女人。

  “顾清歌,一次皇宫你不白去,翅膀应了,什么人你都敢顶撞了。”二夫人还是各种不服气,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儿被一个压迫自己多年的仇敌的女人生的孩子接着呀怕,别提她的心中有多么的恨顾清歌了。

  “二夫人,我也希望你可以摆正自己的身份,别让我有了机会上报告皇上为我做主,这些年的委屈我可以全然不计,你别得春矜持。”一点没有畏惧的对上了二夫人的眼睛,好似从前的那个懦弱无能的顾清歌已经死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女子是个全然的顾清歌。

  二夫人在顾清歌的眼中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坚定,她知道顾清歌要将这个家的实情上报皇帝的心是真的,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让二夫人全然慌乱,这样的实情捅出去,嫡女受继母欺压多年,别说相府的面子,光是皇帝的恩宠就已经过不去了,到时候追究起来,第一个没命的就是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