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电缆线猛烈燃烧,整个平台都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焦糊味,凌玄第一时间拿过灭火器,对着迅速燃烧的火焰一阵猛喷,等到火刚一熄灭,一众人狂奔来到逐渐慢下来的铁陀螺面前。

  “沈飞……沈飞……”

  “队长!”

  里面没有任何一点回音,众人的一颗心也跟着沉入谷底,叶小昭迫不及待要把舱门掀开,却被凌玄眼疾手快强行拖了回来“再等一下,铁壳上现在的温度能够把你的手烫熟,快找些水来。”

  叶小昭一听,眼泪顿时止不住的落下,光是离的近了都能感觉到从铁陀螺散发出来的温度逼人,里面的沈飞只把都被闷熟了。

  杜邦还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安慰着他们“大家别担心,这种情况早在我意料之中,所以我在座舱内部加入了隔热层,他不会有事。”

  “对!对!队长他不会有事!”阿布一其实心里头也没底,听杜邦这么一解释,他顿时也有了那么一点底气,忙不迭点头应和。

  “快去找水!如果沈飞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们!”叶小昭怒吼一声,吓得阿布一不禁缩了下脖子,很快就有士兵提着水桶跑了进来。

  一桶水全部泼在舱门位置‘滋滋’直响,水雾升腾而起,可想而知这东西现在的温度会有多高,一连泼了四五桶水,穿梭机虽说还带着余温,但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众人顾不得烫手,手忙脚乱将上面螺丝帽拧掉,打开舱门一瞧,沈飞完好无损躺在座椅上,身上的衣衫早都被汗水浸湿。

  当时穿梭机旋转到极致的时候,被晃得头晕脑胀的沈飞只看见一幕幕画面突然出现在他眼前,然后快速往回倒退。

  难道真的成功呢?

  沈飞按耐不住激动起来,可就在这时候,所有的画面陡然在他眼前一片片支离破碎,就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样,瞬间消失无踪。

  站在穿梭机边的众人连摇带晃,才把沈飞唤回现实,他望着一脸关切的众人苦笑着,摇摇头走了出来。

  刚才看到的那一切或许只是因为他太迫切想救塞琳娜,所以在晕眩中看到的幻觉,世界还是跟原来一样,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回来……

  ……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一架首都飞往渝州市的航班徐徐降落在跑道上面。

  沈飞挎着背包刚走出机场,便听见马路边有人大叫他的名字,扭头一瞧,居然是王星那小子,嘴里叼着烟坐在宝马车里,一副很叼的样子向他勾了勾指头。

  “你怎么会在机场?”沈飞挎着包来到车前。

  “废话,你家张小妞一天给我打十几个电话,让我不论死活,就算你躲进耗子洞里也必须给她扣出来。嘿,幸好我聪明查了查航班记录,还真把你小子给堵到了,现在有种哈,出门快一个月连招呼也不打,上车,我亲自送你回去,再被张小妞继续骚扰下去,我家初雅都该吃醋了。”

  王星呸的一口吐掉嘴里的烟头,等他抬头才注意到沈飞那颗光溜溜的脑袋,张大嘴骂了一声“我擦,你刚从少林寺回来的,这造型挺吊!”

  沈飞已经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疲惫的往真皮座椅上一靠“别废话,开车。”

  作为他多年的死党,王星一眼就看出沈飞好像有什么心事,但他没有去追问,因为他知道如果沈飞想说,自然会告诉他,不想说的拿刀撬嘴也没用。

  宝马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舒适度自然要比以前那辆破破烂烂的汉兰达要好得多,王星似乎挺享受当小白脸的日子,脸颊红润还哼起了歌。

  道路两边随处可见崭新的广告牌,沈飞无意中瞟了几眼,这一看却不由一愣,广告牌上竟然是青苹果组合的照片,三个青春靓丽的漂亮女孩带着俏皮的笑容让人眼前一亮。

  半个月不见难道她们已经红遍大街小巷了?

  当然,沈飞并不是很关心这个问题,他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张佳怡,半个小时以后,宝马停在张佳怡她们住的那栋别墅区外面。

  沈飞开门下车,随口邀请道“要不要进去坐坐?”

  谁知王星却很不给面子的甩着头说“改天吧,媳妇已经在家煮好饭等着我了。”

  说完,他一脚油门车就溜了出去,沈飞看着车消失在尽头,有些想不明白,这花花公子居然也转性了,被一个离婚少妇降服的服服帖帖,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啊。

  走进熟悉的院子,草坪植被像是刚刚才修剪过,看着比以前整洁了许多,脚踩着被雨冲刷的一层不染的青石板来到别墅门前,随身带着的钥匙却插不进去。

  这估计又是张佳怡干的好事,出去几天她连门锁都给换了,怨气不小。

  沈飞无语的摇摇头,估摸着等会一见面怕是少不了一顿皮肉之苦。

  按了下门铃,里面很快传来走路的脚步声,门一打开沈飞又愣住了,面前这佣人打扮的妇女他居然不认识。

  “请问你找谁?”佣人手搭在门后,一脸戒备的打量着沈飞,那警惕的眼神就跟防贼一样。

  谁让沈飞穿着打扮一点不像出入这里的社会上层人士,还顶着个秃瓢,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刚从牢里出来,提防着点也情有可原。

  “张佳怡秋天她们几个在家吗?”

  沈飞很随意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去把佣人吓得连连后退好几步,满脸紧张的喝问道“你你干什么?”

  “我就住在这里,你别紧张好吗?不信你可以叫张佳怡她们出来问问。”

  “她们不在,你给我出去,再不走我就叫小区的保安了啊!”

  佣人说着拿起挂在墙上的电话,沈飞有些头痛,感觉回来后这里跟以前似乎不大一样了。

  7酷匠}%网唯d5一E正》版{f,其A他都是/Y盗"版◎

  “王姐,怎么回事,你怎么把外人放进来了?”这时候,背后传来一个责备的声音,听着像是杨丽鑫。

  “杨……杨总是他自己硬要闯进来的,我马上就叫保安。”

  王姐拿起电话,沈飞却在这时转过了身,礼貌的招呼道“杨老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单吊一索男cd50,@柳义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