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下这杯酒,那股奇怪的燥热感更加明显,沈飞瞥了眼放在右手旁的香炉,心中一阵冷笑。

  他放下杯子,不动声色的问道“现在可以把被你们掠走的女孩交出来了?”

  井上合香不答,一手揭开香炉的盖子,另一手拿着木头钎子拨弄起炉里的火苗,异香愈发浓郁,连她自己那张白净的脸上都升起了两坨红云。

  8I酷*匠a网=首;√发'

  只听她慢条斯理的说“沈飞,华夏最神秘的神剑特战队一队队长,代号武疯,二十四岁,未婚,我没说错吧?”

  见沈飞直愣愣的看着她,井上合香继续说道“小田先生非常欣赏你的实力,并且不介意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只要你答应加入我们,任何条件都可以提。”

  她忽然撑起身体,将头凑近沈飞几分,吐气如兰的说道“甚至包括我在内。”

  目光游弋在井上合香凹凸有致的身躯上,沈飞松开了刀柄,脸上的神色却有些怪异。

  井上合香明白一定是香炉中的魅香发挥了效果,眼波流转,突然站起了身,故意像在诱惑沈飞一样,双手轻解着腰带,没两下失去束缚的和服滑落在地上,一具完美无瑕的胴体出现在沈飞眼前。

  井上合香将双手放在胸前,半遮半掩,无比诱惑的说道“怎么样,你愿意加入我们吗?”

  沈飞用狼一样的眼神肆无忌惮看着眼前的日本女人,正当井上合香暗自得意的时候,却陡然听他说道“我对你这种货色没有兴趣,东西我带来了,人交出来,不然杀光你们!”

  话里充满了绝对的自信,井上合香那张娇媚的笑容一滞,显然她没想到,在魅香的催化作用下这家伙居然没上勾,还如此不留情面的嫌弃她。

  这世上就算再放荡的女人也受不了这种羞辱,井上合香眼神一变,指缝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撮银针样的暗器,手快速往近在咫尺的沈飞一掷,脚尖勾起地上的和服套在身上。

  哚哚哚!

  暗器全部射在沈飞踢过来的案几上面,井上合香来不及系上腰带,十分狼狈的往地上扑倒,案几从她头顶飞过,砸在身后墙上,咔嚓一声全碎。

  这时候沈飞还保持着端坐的姿势,两个负责推关门的女仆却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挥着刀朝他头顶斩落。

  哐哐两声,武士刀直接砍在榻榻米上,而她们的目标已经出现在离这一步之遥的地方。

  沈飞半蹲在地,单手反握着那把满布缺口的野太刀,两个女仆眼中一同露出不敢相信的神色,刚才那一刹那,对手不但躲开了暗算,还在她们两人的胸前留下一道尺长的刀口。

  嘭!

  嘭!

  井上合香一看事情不妙再次故技重施,白蜡丸炸出的烟雾瞬间将沈飞的视野阻挡,整个屋子变得白茫茫的一片,耳边只能听到密集的脚步移动声,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将他包围。

  “杀了他!”井上合香愤怒的咆哮在迷雾中响起,霎时,破空声夹杂着利刃切割在肉体上的声音不断传来,有人倒在地上发出临死前的惨叫。

  烟雾中传出的声音越来越小,井上合香脸上的表情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原本她以为设下如此多陷阱绝对能稳操胜券了才对,现在看来,沈飞的强悍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计。

  “把我的人交出来。”沈飞的声音在烟雾中响起,这时候周边已经听不见其它的杂音。

  井上合香与两名受了伤的女忍者背靠背站在一起,小心翼翼戒备着四周,满屋子的烟雾现在反而成了她们的掣肘。

  嗖!

  烟雾中骤然飞出一个人影,径直往她们三人袭来,电光石火间,井上合香迅速拔刀,劈在这人的身上。

  中了?!

  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却见被一刀劈翻在地的却是忍者的尸体,井上合香暗叫一声不好,耳边这时忽然响起两声闷哼,转头一看,一把长刀已经从背后那两名女忍者的身体刺穿而过。

  长刀从她们体内拔出,女忍当即倒在地上,迷雾中踏出个孤寂的身影,那双冰寒刺骨的眼神冷人窒息。

  井上合香情不自禁地往后倒退了一步,不过作为一名上忍的她瞬间就为自己下意识的行为感到羞耻,嘴里发出尖锐的厉啸,抖手再次向沈飞掷出一堆暗器,脚下趁机前冲几步。

  长刀哗的一下斩开迷雾,直接将她斩成两半。

  两截破碎的和服轻飘飘掉落在地,沈飞挥刀斩下去的时候就察觉到手感不对,当看到砍中的只是井上合香的外套时,眼神不由一凛,与此同时,背后半空中传出凄厉的破风声,沈飞握着一米多长的长刀,顺势旋转往后一扫。

  哐,刀背砸在半空中的人影身上,饱经摧残的野太刀终于断成了两截,而娇小的人影径直被抽飞出去,重重摔在了两米外的榻榻米上,没等光溜溜的井上合香再次起身,沈飞手里那把只剩半截的断刀已经抵在了她的咽喉上。

  “杀了我,你永远见不到那个女人!”井上合香梗着脖子说道。

  “把她交出来。”刀刃刺破了她白皙的皮肤,血珠沿着修长的脖颈滚落下来。

  胸脯剧烈起伏,井上合香深吸了口气,本想用叶小昭威胁沈飞扳回一些颜面,但看着他眼里那冷冽的杀意,井上合香只觉一阵心慌,妥协似的用力拍了拍地板。

  沈飞背后的那两扇木门无声无息推开,只见一头棕色卷发的玛姬从里面走了出来,遍体鳞伤的叶小昭被她紧紧勒在身前,右手握着的手枪死死抵在叶小昭太阳穴上。

  “你是不是想等他杀掉我再出现?”躺在地上的井上合香用嘲讽的声音对她挖苦道。

  “别废话,把磁盘拿过来。”玛姬心事被人当场戳破,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她望着曾经患难与共过的沈飞,有些内疚的说道“沈,对不起,以前我骗了你。”

  沈飞摇摇头,没有说话,眼神注视着被她勒在胸前的叶小昭,只见她的迷彩服上全是一道一道的血痕,想来这帮丧心病狂的日本人之前没少折磨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