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报声还在长鸣,二楼的会议室已经躺满了一地的尸体,而且大多数死相其惨,到处都是缺胳膊断腿,就跟他们之前屠杀的那些无辜寨民一样。

  沈飞复仇的步伐并没有因此停止下来,他拖着已经崩出数个豁口的野太刀,继续往三楼走去,就在他刚离开不久,凌玄和王小开出现在二楼入口处,两人颈挂冲锋枪带,背后各自被了一个大号的帆布包。

  凌玄扫了眼那几根硕大的水泥支撑住,放下背包淡淡的说道“就在这里吧。”

  “那队长呢,我们任由他这样下去,不管他吗?”王小开看着地上那一串鲜红色的脚印,一直延伸到去往三楼的通道,不无担心的说道。

  “现在谁也拦不住他,就让他发泄一下好了,动手吧,咱们一队的人有难同当,总不能让队长一个人背上滥杀的罪名。”

  凌玄叹了口气,拉开背包拉链,从里面拿出一捆捆扎好的炸药。

  ……

  三楼是休息区,每隔几米就是一个房间,警报声并没影响到屋内人的雅兴,一路走过来,偶尔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沈飞不想浪费更多的时间,所以并没一间间门砸开去看里面的情况,当他走到快接近四楼的通道时,脚步突然一顿,转过身面对着身前这扇房门,眼神中闪过无法抑制的怒火。

  哐的一脚,整扇门倒飞进了屋里,接着便传来几个男人突遭惊吓后的怒骂声音,沈飞面无表情的走了进去,只见四个不着寸缕的肥胖男子站在床前,又惊又怒的望着他这个不速之客。

  床上躺着的是两个什么都没有穿的黑人女孩,看年纪最多只有十一二岁,她们手脚被绳子死死绑在床的四个柱子上,身下一片狼藉,床单留有大片红色的血迹,看见陌生人进来,两个小女孩嘴里发出一阵微弱的呼救声音。

  “混蛋,谁允许你进来的!”禽兽的事情被人当场戳破,其中一名八字腿的矮胖日本人恼羞成怒走上来,扬手就要打沈飞的耳光,似乎并没看见他拖在身后那把血淋淋的武士刀。

  长刀横着划过这人脖子,一具无头的尸体还保持着前冲的姿势,噗通一声栽倒下去。

  这下可把另外三个准备冲过来帮忙揍人的男子吓的不轻,有人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胯下的地毯顿时水迹弥漫,另外两个也满是惊恐的望着这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的猛男,似乎想不明白,在日本人的地盘他为何敢如此猖狂。

  “谁懂华夏语?”沈飞跨过尸体,朝他们三人问道。

  吓失禁的那个男子巍颤颤举起了手,哀求着说“我……我是华夏人,求你别杀我,我只是一个普通商人。”

  ◇d更A新HZ最快D|上酷匠L$网^

  沈飞瞥了他一眼,转身往另外两人走去,在听不懂的求饶声中,两人直接被他砍翻在地,沈飞没有急着去盘问那个华夏商人,挥刀将两个黑人女孩手脚上的绳子斩断,手指了指出口的方向。

  黑人女孩似乎看懂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忍着痛从床上爬起,抓着散落在地上的衣衫就赤条条跑了出去。

  “说,日本人的老板在什么地方?”沈飞将刀架在唯一活着的华夏商人脖颈上。

  刀口上的血腥味重的让商人作呕,他却动都不敢动一下,用颤抖的声音说“你是在找小田治一郎是吗?”

  见沈飞只是盯着他没有表态,商人艰难的咽下口唾沫接着说道“他多半在顶楼的总经理办公室,朋……大哥,我不是日本人,别杀我,你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说完眼巴巴的望着沈飞,他既然敢说这话,身份必然不是普通商人那么简单,不然也不会被傲慢的日本人邀请来他们老巢一起玩这种变态的游戏。

  或许是看在大家同为华夏人的份上,沈飞提着刀一言不发向门口走去,商人暗中松了口气,看来这一次算是赌对了,嘴里情不自禁的对正在离开的背影说道“谢谢……”

  沈飞脚下一顿,突然说道“败类!”

  “!”华夏商人瞳孔一缩,一束刀芒迅疾从他眼前划过,沈飞头也不回走了,商人头顶一直到胯间突然出现一条红色细线,过了一两秒,分成两半的尸体才往相反的方向倒去。

  这栋楼一共有十二层,沈飞没在中间继续停留多久,反正敢挡他道的全都杀了,径直来到了最上面一层,还没等他走近,两扇推拉门缓缓往两边滑开,只见一名穿着日本和服的年轻女人跪坐在案头前,她似乎并不惧怕满身血浆的沈飞,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手往桌边虚指“既然阁下来了,就请坐吧。”

  沈飞并不认识井上合香,只是感觉她那双温柔的眼眸似曾相识,既然来了自然不怕对方耍什么花样,他就这么拖着滴血的大刀走进这间充满日式古典气息的房间。

  看着他穿着鞋子踩在一层不染的榻榻米上,井上合香不悦的神色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她很好的压制下来,向两名跪坐在房门边的女仆一点头,推拉门再次无声无息合上。

  沈飞径直走到井上合香对面站定,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们想要的东西我已经带来了,我的人呢?”

  井上合香不为所动,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就像再跟自己的情人埋怨一样,娇声嗔道“阁下这样很没绅士风度,坐下来说好嘛。”

  沈飞依言盘腿坐下,鼻尖顿时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正是从案几上那只雕刻精美的香炉中散发出来的味道。

  井上合香似乎一点都不急着追问磁盘的事情,即便被沈飞那犹如饿狼一般的眼神瞪着,她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微笑,一招手,女仆端着托盘过来,将一个瓷瓶和两支酒杯放在他们身前的案几上,这才躬身退下。

  “尝尝吧,我们日本有名的樱花酒。”井上合香亲手拿着酒瓶将两人的杯子斟满,见沈飞还是像个木头那样端坐着,浑身散发出一股逼人的气势,她知道沈飞在担心什么,端起他身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小口,咕咚一声咽下肚里,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