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基达尔找到日本人的踪迹非常的容易,当地最豪华明亮的那栋大楼就是黑井驻基达尔的办事处,同时也是日本人的聚集地。

  这座当地有名的标志性建筑屹立在一堆低矮破漏的民房中央,就像鹤立鸡群般醒目,四面玻璃墙被暴雨清洗的一层不染,隔远了看就像一把蔚蓝的巨剑插进了泥土里。

  今天,黑井办事处迎来了一位奇怪的到访者,虽然这人也和所有日本人一样有着黄色的皮肤,黑色的瞳孔,但他此刻看起来十分的落魄,就连身上的衣物都被大雨打湿,紧紧贴合在高高耸起的肌肉上,这绝对跟穿着光鲜亮丽的日本人截然不同。

  所以他刚一走到入口处,两名守在那里的日本武士便虎视眈眈的拦住了他,其中一人将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大有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的架势。

  “站住,你找谁?!”日本武士喝问道。

  沈飞像是这时才惊醒过来,缓缓抬起头睁着布满血丝的眼珠望着他们,嘴上说道“我找你们老板!”

  “你是华夏人,来找我们老板?”武士居然会华夏语,只见他嘿嘿一笑,摇晃着手指轻蔑的说道“快滚吧,我们这里只帮助日本人,你滴不能入内。”

  显然他是把外表落魄的沈飞当成了前来寻求帮助的华夏人,大概他现在做梦都不会想到,死神此刻就站在面前,向他伸出了无形的屠刀。

  沈飞一脸平静的看着他“是你们老板找我,你可以告诉他,他想要的东西在我手上。”

  日本人有些不耐他的纠缠,粗暴的吼道“滚,听到了吗,我们这里不欢迎……呃!”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把黯淡无光的刺刀从他大张着的嘴里没入,还在里面迅速搅动了一圈,后脑勺碗底大的血洞往外‘哧哧’飙血,在他身边大声嘲笑沈飞的同伴这时才反应过来,迅速抽出腰间的武士刀,速度飞快的砍向沈飞。

  可是,他刚摆出挥刀的动作,手中蓦然一轻,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那把被他每天擦的锃亮的武士刀已经调了个头,刀尖快速从腹部捅进,直接将他钉在墙上,只剩一截刀柄留在外头微微晃动着。

  沈飞大步从他面前走了进去,这人一时还没断气,对着安装在门口的监控器喊道“敌……敌袭……”

  走过一段长长的通道,沈飞刚一进入第一层的大厅,便看见坐在一张圆桌前的两男一女同时望了过来,他们穿着熨烫整齐的衬衣西裤,一看就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而沈飞这浑身还在滴水的落魄样,明显也引起了对方的疑惑,其中一名男子站起来,用日语询问他是谁。

  沈飞没有为难他们三个,转身继续往里面走,这时一阵凄厉的警报陡然响起,这名男子突然从腋下枪袋拔出手枪,对准了他的背影。

  砰!这人一言不发扣动了扳机。

  枪声响起的瞬间,沈飞身体忽的向下一矮,迅速转身掷出手里的军刺。

  呃……

  手枪先一步掉地,这人手捂着被狭长军刺射穿的颈部痛苦的倒在地上,剩下的那个男子也惊慌失色的拔出身上的手枪,然而还没等他把子弹推上枪膛,沈飞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他跟前。

  在女人竭斯底里的尖叫声中,滴血的军刺在他胸膛来来回回捅了五六下。

  男子倒在地上抽搐,胸前已经被刺成了一滩烂泥,沈飞扭过头,看向尖叫不止的日本女人,被他这一瞪,日本女人忘记了哭泣,不断摇头哀求,重复着说不要杀她。

  眼看沈飞放弃了杀她的念头转身离开,日本女人还在不断流出泪水的眼里却闪过一丝狠辣之色,只见她把手伸进自己的裙子,快速拔出一把手枪,推弹上膛抬起枪口……眼前却失去了目标的身影。

  “我在这里。”

  背后传来冷酷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一滴冷汗从日本女人鬓角滑落,还没等这位日本高级女特工转身开枪,沈飞毫无怜香惜玉用手上那把军刺从后背捅穿了她的心脏。

  三具尸体带着惊恐的眼神倒在地上,沈飞已经来到二楼,在这间宽阔明亮的会议室里,等待他的却是四五十个穿着黑衣,手持利刃的日本国武士。

  “八嘎!”

  鼻子下留着撇小胡子的日本武士大叫一声,当先挥刀攻了过来,长度超过一百五十公分的野太刀发出撕裂空气的呼啸,试图将面前的沈飞一刀斩成两截。

  砰!

  K酷匠》5网D`唯f一、正{版=N,a*其Q*他都是ND盗《版

  膛焰一闪,小胡子额头上突然出现个硕大的血洞,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瞪着对方,像块木板一样咚的一下砸在地上。

  沈飞哪管什么武士道精神,他来这里只是为了复仇,两把手枪变戏法般出现在他手中,小胡子倒下的同时,沈飞已经端着枪往小胡子后面的人群一阵猛射。

  砰砰砰……滚烫的弹壳纷纷弹出仓外,落在地上叮咚直响。

  这帮被枪口瞄准的日本武士没一个能撑到一下秒,每一声枪响就有一人倒下,等到子弹打光,身前已经躺满一地的尸体。

  武士们怎会放过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哇哇大叫着挥刀再次攻了上来,沈飞扔掉手枪捡起小胡子掉在地上的野太刀,跨前一步刀锋竖着斩下。

  呼!

  凄厉的破空声中,他身前这名武士直接被一刀切成两片,但就这么一秒的功夫,剩下的二三十个武士已经围住了他,刀刃组成的大网当头罩下,沈飞却在千钧一发之际往后一躺,背部刚一着地,野太刀朝四周这些脚丫子猛扫一圈。

  锋利的刀刃毫无阻碍切过这些人的小腿,等到沈飞站起来时,一群失去了双脚的日本武士倒在地上哇哇大叫,还剩下十几个漏网之鱼,浑身上下沾满血水的沈飞就像地狱爬出来的恶鬼,拖着刀,一步步走向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恐老二商标,@甚比香烟更孤寂两位大兄弟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