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积积卡那个抠门的老家伙,这么重一个铁柜子却只从他那里换到五美元,你知道吗,只有五美元,这个该死的吸血鬼!”阿布一说起这个就来气,噼里啪啦抱怨一通。

  井上合香强忍着从和服里拔刀劈了他的冲动,不得不再次打断道“阿布一先生,当时卖给收购点老板这铁盒子的时候,您或是您的部下是不是从里面取出过三张光盘一样的东西,如果有,请卖给我吧,这东西对我非常重要,我可以花钱买下它。”

  “光盘?应该没有吧,你看我这里连电都没有,拿那个东西回来有什么用?”阿布一利索的摇了摇头,他不记得有这个东西。

  “您仔细想想,到底有还是没有?”井上合香注视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眼神变化分辨出是真是假。

  这时,叶小昭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对着这边大声喊道“阿布一,你给我过来一下。”

  “好,马上。”

  阿布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摆摆手,又转过身有些心不在焉的说“不好意思啊,井上花香小姐,我得失陪了。”

  “我叫井上合香,那就不打扰您了,如果发现这几样东西,请打这上面的电话联系我。”

  井上合香双手将自己的名片递上,阿布一看也没看一眼,抓过随手放进衣兜里,就迫不及待往叶小昭的方向跑去。

  井上合香留在原地,默默注视着对面木屋下的女人,还有她那身招人眼球的迷彩服。

  华夏军方!他们的人怎么会在这里?

  不好!东西很可能已经落在华夏人的手里,不能让他们带走,必须立刻通知小田君。

  看起来温柔迷人的井上合香实则是个非常富有心计的女人,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之后,她没有冲动的进去一探究竟,而是回到车上打起了电话,过了一两分钟时间,陆地巡洋舰才缓慢退了出去。

  “刚才那女人是谁?”叶小昭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随口问了一句,她并不知道,正因为她出现的恰是时候,一场各个武装组织之间的大混战已经悄然拉开了序幕。

  “一个日本女人,她来是想买什么光盘,那东西我怎么会有,别去管她了,小昭你看,这发夹喜欢吗?”说着,阿布一献宝似得将发夹递到叶小昭面前。

  叶小昭不想太打击到自己这个救命恩人,随手接过很敷衍的说了声‘喜欢’,却把阿布一高兴的黑脸放光,但是,当他走进屋里看到被他救回来的那个奄奄一息的病人就浑身赤裸躺在叶小昭床上时,突然有种被人在自己头上扣了顶绿帽的感觉。

  yE酷(A匠网}首}X发4《

  “小昭,你怎么能让他睡你床上,这床我还没睡过。”阿布一手指着昏睡中的沈飞,满是悲呛的嚷道。

  “瞎说什么!”叶小昭拍开他的手,似乎唯恐被沈飞听见,不由往他身上瞟了一眼,一没留神又不小心瞟到了那团醒目的东西,忙回过头,脸颊绯红的对阿布一说“他跟我是一个部队的战友,还没谢谢你救了他一命,我想再麻烦你给他找条裤子穿上,现在这样实在不方便进行治疗。”

  “你们是战友?”阿布一将信将疑看着她,得到肯定的答复他才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又拿回一条干净的四角短裤。

  昏睡中的沈飞在‘自由战士’最高领导人的服侍之下穿上了遮羞布,总算让叶小昭感觉自在了一些,前后两处伤口已经缝合完毕,再在各处烧伤的地方抹上一些芦荟汁液,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这东西能给他减轻一些痛苦。

  外面天已经黑下来了,叶小昭一直坐在床边陪伴着沈飞,而阿布一见状,也独自蹲在旁边,从心仪女孩眼里偶尔流露出的温柔眼神,让他心有不爽的很,要不是叶小昭一直在旁边守着,他肯定会忍不住掐死这个霸占了他的床位和女人的情敌。

  在这贫瘠的地方,到了晚上几乎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除了两个放哨的士兵,其他人吃过东西后就回到各自房里准备睡觉。

  皎洁的月光下,数十个人影脚下落地无声向着这个宁静的村寨奔袭而来,即便有黑夜的掩护,他们还是习惯用夜行衣将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只留下一对眼珠露在外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