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盆水很快变得混浊,不过替沈飞清理伤口的第一步也算差不多完成了,叶小昭有些面红耳赤的收回目光,一想到刚才擦拭那东西时的画面,她就感觉心中有一万头长颈龙在狂奔。

  这是形势所迫,迫不得已,医生眼中无男女,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救他!

  8更^新w0最H,快Kh上酷N匠网

  叶小昭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沈飞身上的伤势看着恐怖,但清理干净以后才发觉没她想象中那么严重,周身被高温烤坏的皮肉大部分已经奇迹般的结上一层透明的薄膜,她也搞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这样,但至少能防止伤口感染。

  把过脉之后就更加坚定了她的判断,沈飞的脉搏缓慢而沉稳,并不是垂死之人那种若有若无,就像他的身体在遇到危机生命的情况下,自主进入了一种深层次的睡眠状态,这样便能将自身消耗减到最低,以满足身体修复时所需要的能量。

  现在唯一能威胁到他生命的,看来只有胸前那道碗口大小的贯通伤了,如果让叶小昭知道这狰狞的伤口全是阿布一为了图省事一手造成的,估计她会立马去找这家伙拼命。

  幸好那天从直升机掉下来时,她一直挎着急救箱,这段时间里面的药品用掉大半,但缝合伤口用的工具还保存的完好。

  缝合这种十字形的伤口其实并不好办,最理想的地方自然是在无影灯照射下进行缝合手术,但问题是这里别说无影灯,连电灯都找不到一个,唯一的照明设备就只有一支手电筒。

  叶小昭叫来一名士兵,让他将手电举到伤口正上方,虽然效果不算理想,但至少聊胜于无,总不能摸黑缝合伤口吧。

  她先将手术刀用酒精消毒后,开始清理伤口四周溃烂的皮肉,由于没有了麻醉剂,她每一刀割下都万分的慎重,唯恐因为沈飞身体的下意识抖动让落刀出现偏差,那样就太对不起他了。

  花了半个小时才把他胸前的伤口清理完毕,叶小昭用衣袖随手擦了把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又拿出一套缝合用的针线。

  弧形针刚一刺入沈飞的皮肉里,头上的灯光却不断的晃动起来,叶小昭抬头一看,帮着举手电的战士吓的黑脸都变成了白色,大概他从没见过如此‘残忍’的治疗方式。

  “米基尔你可以把眼睛闭上,但手一定不能乱动,好吗?”

  黑人战士连忙闭上眼点了点头,手臂总算不再像刚才那样发抖,叶小昭见状松了口气,又埋下头继续进行缝合手术。

  外面空旷的小山坡顶上,一所孤零零的房子背后,一老一少,一黑一白,两个人正在用英语加手势比划着,在山坡的背面空地上,是一圈圆形的轨道,轨道上则摆着一张类似铁架子床的奇怪东西,床的四个脚焊接了滑轮,正好卡在轨道的凹槽里,而床的尾部则是一大堆花花绿绿的线缆,全部连接在白人老头身前的仪器上,而他的脚边还摆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蓄电池。

  一头蓬乱白发的杜邦正弓着腰将仪器里延伸出来的线缆连接到一个个蓄电池上,嘴里不忘信誓旦旦的说道“黑炭头,你只要坐上这部时光穿梭机,就能回到你父亲被害之前,运气够好还能救他一命。”

  “这次……一定能成功吗?”阿布一虽然十分相信这老头所说的那一套穿梭理论,但望着轨道上那架连基本保护措施都没有的铁架子床,心里总感觉有些发怵。

  这万一又像上次一样失败,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阿布一崇尚科学,却也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当试验品。

  杜邦看着眼前这堆连商标都没有的蓄电池,似乎信心也有些不足,为了安全起见,他只好略带些遗憾的道“听说你手下今天在林子里抓到了几只猴子,要不然你去逮一只过来,让它第一个见证这伟大的一刻。”

  阿布一低头一想,这办法最为妥当,于是他便兴匆匆跑到山下,没一会儿就提着只大猴子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