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按照秋文豪说的那样进行,两边同时放开人质让他们缓缓朝对面走去,李亚男双手握枪,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这帮神棍可不是什么讲理的人,时刻都要警惕他们耍诈。

  实际上,秋文豪就如判断的那样,脱离了李亚男的掌控先还比较老实,但当和张佳怡三女擦肩而过时,这家伙突然出手一把将张佳怡抓到身前,并转过身用她当成肉盾挡住李亚男的射击,嘴里厉声大喊道“杀了她们,一个都不能放过!”

  早就蓄力待发的黑袍人挥舞着武器犹如群狼捕食一般怪啸着冲了上去。

  砰!砰!砰!

  黄灿灿的弹壳不断从枪膛走抛飞出去,李亚男一边射击一边向剩下的两女喊道“快过来!”

  砰!

  说完又是一枪击中一名黑袍人的颈脖,这家伙倒下前居然死死抓住了李亚男握枪的双手,这时候,秋文豪的女朋友一阵疾跑冲到近前,动作迅捷的凌空一脚将李亚男踢倒在地。

  她顺势单膝压在李亚男握枪的手上,一把秀气的蝴蝶刀耍出炫目的花样,只见她眼中寒芒一闪,蝴蝶刀陡然刺向对方的脖颈。

  砰!

  谁也没有料到,李亚男左手居然从背后又掏出一把手枪,火光一现,这女人惨叫一声之后再次奋起余力想把手里的蝴蝶刀刺进女警的脖子里,李亚男两条长腿向上一撑,反绞住女人的脖子,将她压翻在地上,自己顺势坐起来,枪口抵在对方的额头,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随着一声枪响,女人松开蝴蝶刀停止了动弹,两个女人之间的生死搏斗不过发生在一两秒之间,等秋文豪看清楚情况,他的女朋友已经被李亚男给崩了。

  “杏儿!”

  秋文豪怒吼一声,看的出他对倒在血泊中的女人是有真感情的,当即想也未想就朝站在原地的金丝黑袍人喊道“神统,替我杀了这个警察。”

  神卫统领没有答应他,犹自将视线转向窗外,只见一个小黑点正快速从空中飞了进来,这竟然是架无人遥控飞机,机头前方安装着摄像头,而下面却吊着一捆火腿肠一样的东西。

  轰隆!

  还没等众人看清楚,遥控飞机连同它下面悬挂的一捆‘火腿肠’便发生了剧烈的爆炸,一时间沙石飞溅,烟尘弥漫,首当其冲的神卫统领步伐有些摇晃的从烟雾中逃出来,此时的他变得无比狼狈,下半身大半截袍子都被爆炸产生的火焰引燃,露出两截已经没了腿毛的大腿。

  “怎么回事?!”

  没人能回答秋文豪的问题,烟尘中发出一阵阵破空声,只看见统领大人就跟招惹了豪猪一样,还没缓过气身上就插满了一片弩箭。

  统领发出一声痛哼,倒也不像那群神卫一样愚钝,非要战死才肯罢休,他一转身飞快就从另一侧的窗口跳了出去。

  统领大人居然逃跑了?

  秋文豪的信仰再次遭受了致命的打击,而就在他愣神的时候,手上的力量不由一松,张佳怡早已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软柿子了,跟了沈飞这么久,一些简单的防身招式她知道不少。

  鞋跟重重踏在秋文豪的光脚板上,痛叫声中,张佳怡非但没跑,而是转过身,右腿膝盖猛地向上一顶。

  咔嚓!

  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响起,秋文豪瞪着双死鱼眼睛跪倒在她身前,只见一支亮闪闪的皮鞋尖又朝他面门呼来。

  这时候,刚才还表现的神勇无敌的神卫们却像无头苍蝇一样遭到了无情屠戮,烟尘中,一个娇小的身影以鬼魅般的步伐快速穿梭,手中两把半月形小刀在敌人面前就像狂风过境一般,唰唰唰,刀刃飞舞。

  等她转移到另一个目标的时候,这个受到落日神庇护,以为自己可以刀枪不入的神卫浑身满布一指长的血口,血液飞洒中软到在地上,娇小的人影不但刀法了得,打着打着袖口中还会冷不丁射出一支暗箭,箭头涂着剧毒,中者瞬间就会丧失大半的战斗力,只能沦为被她屠宰的羔羊。

  另一头的李亚男也已经站了起来,双枪在手悍勇无比,那些冲过来的神卫上来一个死一个,等她寻找下一个目标时才发现,空荡荡的大楼里趴满了一地的神卫,还站着的只剩下她们几个了。

  ?q酷匠网唯O¤一)正l版qX,:t其}他)$都是》-盗x版e

  突然,她看见那个娇小的人影大步走向张佳怡所在的地方,当时就紧张起来,抬高枪口对准这个不知是敌是友的神秘人,大声警告道“别动,把刀放下。”

  听到女警的娇喝声,张佳怡和林小琪秋天三女才发现从烟尘中向她们走来的神秘人,她们下意识后退一步,等到神秘人的尊容彻底暴露在她们眼前时,张佳怡忍不住惊呼了一嗓子“怎么是你?!”

  “嗨,咱们好久不见了,张阿姨。”对方阴阳怪气的说道,怄的张佳怡脸上一红,不过看着对方手里还在滴血的双刀,她还真没胆量发飙,谁知道这鬼灵精怪的姑娘会不会给她来上几刀,听沈飞说,她可是某个赫赫有名杀手组织的接班人,为了晚上能睡个安稳觉,还是不要得罪她的好。

  张佳怡摆手示意李亚男不要过来,一边充满期待的向这个长的异常漂亮,却杀人从不手软的小姑娘问道“是你沈叔叔让你来救我们的吗?”

  姑娘那双充满异国色调的双眸翻了个白眼,手指着地上的秋文豪说“阿姨,你想的太多了,我还不知道沈飞死去哪儿了呢,再说我到这里来也不是为了救你们,地上这家伙害的别人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有人出钱要买他的人头,那我就只好幸苦跑一趟了,好了,不跟你们废话,见到沈飞帮我问他声好。”

  艾薇儿讲完,弯下腰在秋文豪的哀求声中,手起刀落直接把他脑袋剁了下来。

  当着一个正直警察的面把人脑袋砍掉,还有没有王法,就算死的人是个本该千刀万剐的禽兽,但李亚男也绝对不允许有人当着她的面乱用私刑。

  “把刀放下!”她再次举枪对准了这个神秘的少女。

  艾薇儿若无其事将还在滴着血的人头提起,回头望着她冷冷一笑,杀机一闪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时间给了男人味道@帮主978a两位经常帮忙解封的大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