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起爆时间还有最后十秒,直升机用最快的速度往远处飞去,死里逃生的众人大声欢呼起来,塞琳娜来到舱门边,她没忘记救了大家的功臣此刻还挂在飞机外面。

  “亲爱的,我来帮你。”说着她抓住沈飞把在门框上的双手。

  沈飞笑了一笑,以一个人的力气将直升机连同上面的人抬起,确实让他有些精疲力竭,不过现在差不多已经缓过气了,手臂一用力正要蹿进机舱,蓦然,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一把锐利的金属箭头十分突兀的从他胸前钻出,背后传来的拉扯力让他的身体整个横了起来,天台上,胸口插着一把刀刃的胡胡举高了机械左臂,一根细长的铁链正连接在沈飞的背上。

  “沈飞,你还是留下来跟我一起死吧!哈哈哈……”

  看的最为真切的塞琳娜禁不住发出一声无比惊恐的尖叫,她一下跪伏在地上,死死抓住了沈飞已经变得无力的双手,一边回头向身后的周坤大声喊道“快来帮我一把!”

  然而,还没等到周坤走上前来,插入沈飞胸口的链条已经蹦的笔直,在直升机的拉扯力下,沈飞嘴里不由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塞琳娜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沈飞的手腕一点一点从她手里滑出。

  “沈飞!!!”

  沈飞从上百米的高空掉落下去,紧接而来的一声巨响湮没了众人的惊呼声,只见下方整栋实验大楼就像积木一样在白光中快速的崩塌消融,白色的光柱直冲天际,轰得一声,一圈肉眼可见的震荡波在云层中翻滚而来。

  半空中的直升机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猛烈的摇晃,系统发出刺耳的警报声,劳拉不敢在多留片刻,强忍着从眼眶滑落的泪珠,用力一拉遥控杆,直升机马力全开迅速往前疾行,趴在门边的塞琳娜只能无助的后方成片的建筑被不断扩大的光柱摧毁,沈飞也落在那片光柱的笼罩范围内……

  ……

  渝州市一连下了好几天秋雨,充沛的雨水将整座城市清洗的一层不染,也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从地底冲刷了出来。

  {最新#r章节l,上@☆酷¤W匠网S

  西郊,垃圾填埋场附近,在一片靠近小树林的地方,警察已经在四周拉起了警戒线,一名衣着破烂脸色发白的老人正被扶上了刚刚赶到现场的救护车。

  嗡!

  三辆警车在大雨中劈荆斩棘驶了过来,到达现场排头车辆一个急刹,车轮锁死的情况下又向前滑行了四五米才堪堪停下。

  只见车门打开,英姿飒爽的李亚男当先走了下来,此时的她神情凝重,似乎没看见正朝她走来的办案民警,一言不发越过警戒线向里走了进去。

  七八名刑大的精兵强将默然无声紧跟在她的背后,不用李亚男亲自下令,他们迅速接替了民警手上的工作,有条不紊的忙碌开了。

  李亚男独自走到一颗树下,在她身前有条惨白没有血色的胳膊暴露在稀泥外面,一位派出所民警赶忙走到她的身后,低声介绍道“李队,这具尸体是一位拾荒老人在半个小时前无意间发现的,我正安排人手去取工具,准备先把这上面的泥土挖开。”

  李亚男回过身,剑眉紧皱,正汇报案情的民警下意识闭上了嘴,不知为何,在这位年纪轻轻已经当上刑大副队长的女警花面前,他竟然感到有种莫名的压抑,就算在面对自己顶头上司时这感觉也没如此的强烈。

  “地上这些脚印是怎么回事,谁在我们来之前动过现场?”李亚男沉声问道。

  不知为何,这位民警在她跟前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苦笑着说“刚才我们正在给拾荒老头做笔录的时候,几个青年人趁机溜进来看热闹,后来让我们撵出去了,这些脚印就是他们留下的……”

  最先赶到的民警足有四五个,居然让一群无关人员溜进来破坏了凶案现场,李亚男捏紧了拳头,一股怒火直冲头顶,过了三五秒,她才逐渐恢复了平静,自从当上副队长后,她已经懂得了收敛自己的脾气,不再像以前那样将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

  “现在这里由刑大接管,麻烦你们几个把收集到的证物和笔录交给我的同事,你们可以收队了。”

  “好的。”

  民警自然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将东西移交给接管的刑大人员后就离开了现场。

  小李带着法医过来,手里还提着两把铁铲,李亚男径直拿过一把,小心翼翼将尸体周围的泥土清除掉。

  尸体埋的很浅,加上这几天的大雨冲刷,表面的泥沙早都松软不堪,为了防止锋利的铁铲不小心对尸体造成破坏,除去了积压在上面的泥土后,李亚男单腿跪在地上,用双手将最后那层细碎的沙土捧起扔到一边,其它几位刑警见状,也蹲下一起帮忙。

  很快一具赤果的女尸出现在大家视线之内,一股腐败的恶臭味随即扑鼻而来,就连几名男同事都有些忍受不了这股味道将头偏到一旁,李亚男却像失去了嗅觉一样,接过法医递来的橡皮手套带好,径直伸向尸体。

  将尸体翻到正面朝上,大家这才看清,死者是个年轻女性,大约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脸上还有化妆品残留,在她的左胸位置,明显有个碗底大小的伤口,体内的血早都流干,伤口四周呈现出苍白的颜色。

  李亚男用两根指头伸进伤口中,在里面来来回回摸索了一下,只见她面不改色的对一旁负责记录的同事说道“死者和之前发现的两女尸一样,临死前没有被侵犯过的迹象,尸体身上佩戴着金银首饰,还有……她的心脏被人挖走了。”

  众人虽然已经猜到了七七八八,但得到李亚男的确认后,他们还是忍不住吸了口凉气,这两天已经发现三具被同样方式残忍杀害的女性尸体,很可能还有第四,第五具,只是还没被人发现而已。

  到底是谁如此变态,不为财不为色,却将这些如花似玉的年轻女人一个个残忍杀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汪洪春,@全锅两位大兄弟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