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十二点,忙碌了一天的工作人员都已经回到房间休息去了,整栋实验大楼只剩少部分值夜警卫还坚守在各自的岗位上。

  寂静的晚上,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两名警卫不由端起了枪,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当看清正走过来的竟是风姿绰约的女助理塞琳娜和她的法国朋友时,两人松了口气,又把枪重新放下。

  看着塞琳娜妖娆的身姿一扭一扭的朝他们走来,其中一名警卫似乎平常跟她关系不错,开口调侃道“助理小姐,这么晚你不休息,该不会又是去跟谁约会吧?”

  “我和劳拉刚在厨房做了一些沙拉三明治打算给控制室送去,你们要不要来上一点?”塞琳娜毫不介意的打开了手中的保鲜盒,这样的调侃她以前听的多了,并不会因此生气。

  “大半夜给人送宵夜?不是吧,约翰那小子才刚死,你这么快又看上谁呢?什么时候你也来找我老乔治聊聊天不好吗?”年纪较大的警卫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两个新鲜的三明治,随手递给同伴一个,那色迷迷的眼神始终在塞琳娜妖娆的身段上打转。

  “好啊,不如等你值完夜班我去找你好了。”塞琳娜频送秋波,这让在她身上吃了不少闭门羹的老乔治心中暗爽不已,三两口把三明治吞进肚里,他拍着手上的残渣正要答应,忽然一阵剧烈的晕眩感袭来,老乔治两眼一翻栽倒在地上。

  他的同伴还没把老乔治昏迷的原因联想到他手里的食物上,弯下腰前去查看,紧接着也眼前一黑跟着倒在了老乔治的身上。

  “色胚,还敢打我的主意,吃屎去吧。”

  塞琳娜用脚下的高跟鞋往老乔治头带的钢盔上踹了两脚,这可把劳拉吓的一跳,忙把她拖了回来,却发现地上的两人连点反应都没,就跟睡死过去了一样。

  塞琳娜看出了劳拉的疑惑,有些得意的说道“放心吧,我在三明治中添加的乙醚足够他们睡一整晚,现在就算这栋大楼塌了他们也不可能醒过来。”

  “时间差不多了,沈还在等着,我们赶紧去控制室吧。”

  劳拉说着费力的拉动一人,将他拖到旁边的安全通道中藏好,塞琳娜见状也抓着老乔治的手臂往里面拖去,一路上也不管磕磕碰碰,恐怕明天老乔治醒过来就会发现自己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的地方。

  两女简单的整理一番有些褶皱的衣服,这才往走廊前面走去。

  ~酷{;匠网+唯一zW正版)O,其他d都是_盗Fo版a

  负责整栋大厦安全系统的控制室门外并没有警卫值守,那扇坚不可摧的安全门能抵挡任何外界的攻击,不过这东西对塞琳娜来说形同虚设,手拿身份识别卡往门禁上一刷,滴的一声,安全门就自动弹开了。

  开门的霎那就见到屋里的四个人齐刷刷望了过来,有人还把手放在了枪套位置,塞琳娜带着劳拉一同走了进去,很随意往一名工作人员身面前的仪器上一坐,风情万种的说道“别紧张,我只是顺道来给你们几个可怜的家伙送些宵夜。”

  说完她便把打开的保温盒递到这人面前,这家伙也根本没想过自己人会拿下了乙醚的食物给他们吃,正好现在大家也饿了,厨房又不会专门为他们这些人做宵夜,饭盒里的三明治很快便被瓜分的一干二净。

  过了一两分钟,四名工作人员便纷纷仰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塞琳娜直接把面前这人推下椅子,自己坐了上去,双手不断按下一个个按钮。

  “这些按钮都有什么用?”劳拉走到她的身边,作为一名记者兼作家,她对一切未知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

  塞琳娜此时已经关闭了大部分的安全设施,随着一排排绿灯变成红灯,整栋大楼的防御系统几乎陷入了瘫痪中,她并没就此罢手,十指飞快在身前的键盘上敲击着,嘴里一边向她解释道“除了电梯和生活用电,其它的电力供应已经被我中断,现在我正尝试关闭实验室里的警械警卫,这些铁家伙就是一个能行走的弹药库,不过幸好是我设计的程序,因该很快就能搞定。”

  “这个呢,是不是也要关闭?”

  一切事情都是塞琳娜独自完成,这让劳拉感觉自己有点多余,为了给自己找点事做,她揭开了仪器上面的一个玻璃盖,里面只有一个红色的按钮,写着‘end'结束的意思,她还一心猜想这按钮大概是总控制开关之类的东西。

  “住手!”

  劳拉只不过随意指了指红色的按钮,却把刚刚忙完的塞琳娜吓的蹦了起来,一把将劳拉强行拉开,这才心有余悸看着她说道“答应我,这里的任何东西你都不要去碰,刚才那个按钮是这栋大厦的能源总开关,如果一旦按下,半小时以内拿不到总经理掌握的密钥解除命令,大楼内部的小型核发电机就会因为超负荷发生爆炸,轰的一声,将这里连同周围十公里以内的所有物体全部摧毁!”

  “真这么恐怖?”劳拉半信半疑,不过看到塞琳娜投过来要吃人的眼神,忙举起手妥协道“好吧,我答应你一定不会去碰。”

  ……

  一觉睡了几个小时,沈飞的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此刻他就盘腿坐在床上,静静的等待着塞琳娜向他发出消息。

  夹在耳背上的耳麦一片静寂,没有丝毫的杂音,他知道,在塞琳娜她们没有占领控制室以前,是绝对不会使用无线电与他联络,不然很有可能被控制室里的那班人监听到。

  十二点半,沈飞有些担心起来,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耳麦中还是一点动静都没。

  难道是耳麦坏了?

  他正准备将耳麦取下来检查一番,这时,耳朵里陡然传来塞琳娜那诱人的声音“亲爱的,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听到,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沈飞自动忽略了塞琳娜对他的称呼,大喜过望的从床上下来,活动活动手脚。

  “一定小心,带着你的战友上楼顶来找我们,到时我们可以驾驶天台上的直升机离开这里。”

  这次是劳拉抢先说道,沈飞还隐约听见两女在小声的拌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我不是失眠他x的解封。

  今天本来还想跟大家聊聊昨晚聚会上,我和班花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结果竟然没人关心这个,好吧,我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