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同时回头望向在后座惊呼失声的张佳怡。

  “我的微博被管理员封了!”

  张佳怡将手机翻个面对着他们,只见微博的界面上有红色的大X,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博主涉嫌违规,正在整改之中,请稍等。’

  “不是吧,辛奇正找黑客把你微博黑啦?”王星诧异的说。

  张佳怡摇头,一脸郁闷的道“不是黑客,应该是官方的人员封了我的微博,你看这下面不是写着的吗?”

  看完下头那行小字,王星拍着方向盘骂道“卧槽,这世道还有公理吗!为什么只准他辛奇正在上面造谣,咱家佳怡就不能说实话了,这就是欺负咱背后没人!”

  沈飞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看来我们把事情想的太过简单了,辛奇正出来混了这么多年,人际网也许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庞大,封张佳怡微博可能只是他一句话的事情,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马上就有人来找张佳怡谈判了。”

  果然,他话刚说完,张佳怡手里的电话就十分配合的响了起来,她看了眼号码,眉头顿时皱在了一起,看向沈飞他们说“是……是公司副总杜醒打来的电话,我接不接?”

  沈飞只想到有人会来替辛奇正说情,但绝没想到会是张佳怡自己公司的副总“该来的迟早要来,接吧,听听他这时候打来会说些什么。”

  以前杜总可从来没亲自给她打过电话,一般都是通关经纪人传达,张佳怡存了他的号码差不多半年,还是头次看到它出现在手机屏幕上,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她按下免提键,凑近话筒小心翼翼的说“喂,杜总……”

  “张佳怡,你刚才发表的那条微博我已经看见了,你也不用去给客服打电话问了,是我找官方封了你的帐号,你只要答应删掉那段视频,我马上叫官方就会给你解封。”杜醒直奔主题,似乎并不担心张佳怡拒绝。

  “是你……为什么!”不只张佳怡难以理解,连沈飞和王星读不懂这杜总,他是不是脑子里装的全是大粪?

  这尼玛自己公司的员工被人栽赃陷害的时候,他不出面解决不说,还威胁张佳怡要解约还要怎么怎么样,现在张佳怡自己想办法澄清了事实,他又跳出来要求删掉唯一的证据。

  要说他跟辛奇正背后没一腿,打死他们三个都不会相信。

  杜醒在电话中沉默了几秒,似乎没有料到张佳怡居然没有立刻同意,像是叹了口气,只听他又语重心长的说“佳怡,你不要多想,我是你老板怎么可能会害你呢,其实在你发表那条微博之前我就找辛奇正通过电话,他也答应我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可以既往不咎。”

  “可是……”

  “就算辛奇正有错,可他毕竟是你的前辈,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就当这件事情从没发生过,马上把那段视频删掉。”杜醒根本不给张佳怡插嘴的机会,在电话里继续抛出诱饵“正好我手上有个保送去韩国电影大学深造的机会,如果你答应的话,这个就当对你的补偿,你觉得呢?”

  韩国电影大学

  这条件确实非常的诱人,公司里不知有多少人眼红着这个机会,为了到韩国镀一层金甚至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

  可张佳怡听起来却感觉极为刺耳,这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羞辱。

  挂掉电话就是她对杜醒最好的回答。

  刚一挂断电话又打了进来,沈飞和王星就看见张佳怡直接把手机仍在地上,哐哐哐几脚将它踩了个粉碎,得,她包里一共两个手机,一天之内全被她自己给毁了,可想她今天的火气是有多大。

  忙完这一切,张佳怡浑身虚脱似得瘫在座位上,眼巴巴的看着沈飞,她现在是哭的力气都没了,这一天心情就像坐过山车般,忽高忽低,杜醒的电话算是让她彻底坠入了深渊。

  张佳怡感觉自己眼前一片黑暗,只有沈飞或许能带给她一丝丝希望。

  可是沈飞并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情,要说杀人他能背书一样说出数十种把人干掉的方法,但若要轮起玩阴谋诡计,三人之中就要看王星的了,这家伙满肚子男盗女娼,找他准没有错。

  沈飞在下面踢了他一脚“赶紧想个办法出来。”

  “我不正在想吗,居然敢合伙欺负我们佳怡,非得玩死这几个孙子不可。”王星扯着下颌的胡子,眼珠咕噜一转,忽然瞄向不远处的别墅。

  更1新N=最‘…快上zC酷@l匠K网~

  过了几秒,他嘿嘿嘿的阴笑了几声,一脸高深莫测的对沈飞说道“要我看,既然要玩就给他们玩点狠的,要搞就把辛奇正这王八蛋搞的永远翻不了身,你凑过来点我告诉你……”

  有些话不方便当着张佳怡的面讲,两人私底下叽叽咕咕交流几句,沈飞拍了下他的大腿“行,就按你说的办!”

  接下来的事不适合张佳怡参与,于是沈飞就叫她在车上等着,两人提着王星的百宝手提箱再次去了辛奇正的别墅,不过这次没有进屋,而是直接从庭院绕到了屋后,路线之前就侦查过了,他们两个现在所站的位置正好能透过玻璃窗看到屋子里众人的一举一动。

  大厅里烟雾缭绕,嬉笑打闹声响成一片。

  五个男人加上七个嫩模,还有一个穿着女仆装的佣人,几张沙发上坐满了人,辛奇正已经把上衣都脱了,露出胸口黑糊糊的胸毛,左右各抱着一个美女,那张大嘴不断在她们脸上拱来拱去,逗得两女咯咯笑个不停,好不快活。

  被烟灰缸砸晕的白伟也醒了过来,因为毒品具有暂时止痛的奇效,这胖子看上去生龙活虎,一点事都没有,他面前放着个饮料瓶做成的溜冰壶,只见他一手锡箔纸一手打火机,嘴含着吸管正在使劲的唆着,两道白烟不断从他鼻孔里钻出来。

  一个穿着低胸装的女人伏在他背上扭来扭去,这小子居然一脸嫌弃将她推到一边,也许在他眼里,这个饮料瓶做的吸毒工具比女人更加具有吸引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miao12138大兄弟的多次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