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这话的意思,吴跃翰还有的救?

  不止李亚男,连一旁偷抹眼泪的张佳怡都一脸不解的看着沈飞,不知道他有什么办法起死回生,这又不是在拍电影,人死了还能救得活?

  “帮我把瓶盖打开。”沈飞将一个指头大小的瓶子抛给张佳怡,又回头指向吴跃翰后颈偏下的位置,一脸郑重的对李亚男说“你用力压着这个地方,一定不要松手,明白?”

  “嗯。”李亚男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照着他说的意思用两根指头压在吴跃翰的身上,她不知道这样做能否起到作用,但这也许就是吴跃翰唯一的希望,她不得不信。

  指头按压的位置好像是某一个穴位,李亚男有点印象,不过这穴位具体叫什么名字就想不起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眼睛出现了错觉,当她按住这个穴位没几秒,吴跃翰后背伤口的淌血速度似乎减慢下来,虽然还没彻底止住,但要比起刚才明显要好了很多。

  “瓶子弄开了没有?”

  沈飞头也不抬的问道,他正忙着把吴跃翰身上那件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的衣服撕开。

  “马……马上……”张佳怡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开瓶盖,只见里面装着是一些白色的粉末,看不出什么用途,不过想来应该是用来止血的药物。

  此时吴跃翰的脉搏愈发微弱,沈飞没空解释太多,拿过药瓶从里面倒出指甲盖大小一团白色粉末,然后用两根指头捏着,均匀的洒在坑坑洼洼的伤口上。

  这种不起眼的白色粉末其实非常的珍贵,市面上根本没卖,再多钱也买不来,沈飞身上就这么一小瓶,平时受点伤都还舍不得用,这次为了救他,算是亏血本了。

  药粉落在伤口上,刚才还流血不止的地方竟然结起了一层透明的膜。

  这吴跃翰虽然人品不怎么样,至少还算个爷们,敢用身体替喜欢的人挡枪,就冲这点,沈飞也不能见死不救。

  他的伤口总算不再淌血,沈飞松了口气,起身对张佳怡说“我们走。”

  大队警察一会儿就到,张佳怡怎么说也是个公众人物,继续留在这里对她影响不好。

  “可是……”张佳怡有些犹豫的看向李亚男和昏迷不醒的吴跃翰,似乎打算留下来帮忙。

  “走吧,能做的我已经做了,能不能撑下来还得看他自己。”

  沈飞依然是那副漠不关心的表情,看的叫人牙痒痒。

  没人情味的家伙!

  张佳怡在他身后撇撇嘴,这才不情不愿的跟上。

  .*更新l最d,快上@Z酷匠网O

  路过康翰身边的时候,沈飞脚步一顿,弯下腰握住刺进这人手掌的军刀,用力向外一拔。

  噗!

  一道血箭彪出,康翰的身体跟着抖了两下,这个罪魁祸首伤成这样竟然还有一口气在,果然应了那句老话,祸害遗千年。

  可惜沈飞不是什么活菩萨,不给他补上两刀已经算很给面子的了,当然不可能花费力气再去救他。

  收回刺刀,沈飞一言不发往楼下走去,张佳怡有些胆战心惊瞟了眼趴在地上的‘尸体’,见这个尸体突然又抖了抖,吓得她脖子一缩,赶忙追上了沈飞。

  出了旅馆,刚才把四周堵塞的水泄不通的汽车早就溜的一干二净,当沈飞和张佳怡来到他们那辆车前的时候,连沈飞也升起了再回去给康翰补上两刀的冲动。

  车窗全碎,四个轮子不见了踪影,连车门也给拆下来扔到了离这儿几十米远的路基外面,七八十万一辆的埃尔法硬是被这帮人渣给拆成了废铁。

  黑夜中一串警灯在快速向这里靠近,没时间为提前退休的埃尔法默哀了,沈飞牵着同样一脸郁闷的张佳怡,快步朝另一边的小路走去。

  为了避开警察,两人在山间田野小路上绕了个大圈子,弄得满腿是泥不说,等到天都大亮了才碰上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两人坐在后座默默无声,这一夜过的既惊险又刺激,精神早就透支了的张佳怡居然靠在沈飞的肩头睡着了。

  这姑娘心还真大,昨夜经历了这么多事居然还能睡着。

  沈飞偏头瞧着她熟睡的样子顿时无语,不过还是十分细心的放低了身体,好让她靠着舒服一点。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们就像一对恩爱的情侣,不禁有些羡慕的调侃了一句“哥们,你女朋友我看着特眼熟,好像电视里的一个明星,叫……张什么来着。”

  “张佳怡?”

  “对对,就是她!”

  “曾经好多人都像你这么说过。”

  “哥们你艳福不浅,看着都让人羡慕啊,唉,我女朋友要是也长得像那个张佳怡那么漂亮,就算少活十年我也乐意……”

  沈飞跟司机有一搭没一搭聊了会儿,鼻尖闻着不断传来的幽香,居然也有些犯困。

  扭头一瞧,张佳怡靠在他肩头睡的十分香甜,完全没听到他和司机的对话,嘴角边居然还溢出一丝晶莹剔透的水线。

  如果把她睡觉流梦口水的样子拍下来,不知道她醒来知道了会不会发飙?

  沈飞想到她恼羞成怒的样子,不由一笑。

  打开手机,几十个未接来电的提示消息顿时让他一愣,翻开一看满满一页全都是乔彬彬的电话号码。

  昨天不是跟他说过张佳怡不回去过夜了吗,他打这么多电话过来,难道出了什么事情?

  他正想给乔彬彬拨打回去,这时出租车停了下来,前面的司机好心提醒道“哥们,到地方了,带你女朋友回家再睡吧。”

  “谢了。”沈飞付了车钱,叫醒张佳怡,两人下车走向别墅。

  司机看了眼远处的豪华别墅,嘴里酸溜溜的嘀咕道“这小子长得还没我好看,原来是家里有大别墅啊,怪不得他能泡到美女……”

  别墅里,乔彬彬一个人在宽敞大厅走来走去,他仿佛一夜没睡,两眼浮肿,嘴唇都干涩的裂口了。

  只见他一边走一边是不是抬起头看向墙上的闹钟,一个劲儿的念叨着“他们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要急死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真也门大兄弟的解封。   第三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