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李亚男的是对手枪口迸射出的火焰。

  嘭!

  康翰就是个疯子,根本没把小女警的警告放在眼里,直接就对着沈飞的方向开了火。

  他手里这种猎枪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子弹覆盖面广,根本不用特意瞄准,三十米内指哪打哪。

  枪声一响,沈飞来不及思考,拽着身边的张佳怡纵身向侧面扑倒,哐!刚才他俩所站立的地方瞬间就让无数钢珠子弹打的石屑翻飞,场面十分惊险。

  就在康翰开枪的一瞬间,李亚男当机立断对着他扣下了扳机。

  砰!

  这是她第一次对人开枪,准头稍稍偏了一些,子弹打在康翰手边的铁栏杆上,溅起一溜火花。

  而她的这个举动彻底激怒了康翰,只见他枪口一转,面目狰狞的看向李亚男,咆哮道“去你妈的臭警察!”

  嘭!又是一枪。

  如此近的距离,李亚男又没沈飞那样的身手,想要躲过子弹的覆盖面那是痴人说梦,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沈飞离她有点距离,想救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小女警就要倒在对方的枪口之下,这时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影斜着冲了出来,猛地将李亚男撞倒在地,而这人的后背却替李亚男抗下了这一枪,呼啸而至的钢珠子弹瞬间将他后背轰的稀烂。

  “亚……男……”吴跃翰凝视着李亚男,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幅度,只见他晃了两晃,一头栽倒下去,后背的血液就像喷泉那样瞬间染红了地面。

  “吴跃翰!!!”

  李亚男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一刻竟然会是吴跃翰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身体为她挡下了致命的子弹,望着吴跃翰那张苍白没有任何一丝血色的脸,李亚男疯了似得去拿掉在地上手枪。

  一两秒的时间,康翰也已经重新上好了子弹,端起枪就要再次朝李亚男射击“你们统统给我去死!”

  恰在这时,一抹寒光乍现,沈飞匆忙中掷出的飞刀幸不辱命扎进了康翰端枪的手掌。

  “啊!”大半截军刀刺穿了他的手掌,康翰忍不住惨叫一声,猎枪‘哐当’一下掉在地上。

  此时李亚男已经找到了手枪,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对着康翰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愤怒让李亚男超水平发挥,一连三枪,枪枪命中目标。

  只见康翰胸前和大腿不分先后爆出血花,一声不吭倒了下去。

  7.62毫米子弹的威力那要比猎枪的钢珠子弹大的多,近距离击中要害一枪就能要人的命,何况是三枪,康翰倒地居然没有马上毙命,手脚抽搐着,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像是在向身后的小弟求救。

  可是没人敢去救他,这都动上枪了,谁知道上去会不会被杀红了眼的女警察开枪击毙。

  突然,房子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警笛,声音由远及近,听上去最多离这里只有一两分钟的路程。

  今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旅馆老板和周围的住户早都报了警,现在警察赶过来了。

  这群打顺风仗比谁都猛,遇到逆风就把头缩进裤裆里的混混们顿时就达成了某种默契,趁警察大队人马还没把这里包围,还是先闪为妙。

  他们经验丰富,现在拿着武器出去要被警察抓着那是罪加一等,所以几乎同时,无数明晃晃的大刀钢棍扔满了一地,还能跑得动的人眨眼跑了个精光。

  若是搁在平时,李亚男面对这些为非作歹的黑帮份子肯定会尽她所能,能抓几个是几个,但她现在哪里还有心思去管这些人。

  吴跃翰背上还在血流不止,按照这样的失血速度,根本不可能等到救护车赶来,李亚男学过一点急救知识,忙不迭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打算用衣服替他把伤口捂住。

  可等她仔细一瞧吴跃翰背上的伤口,顿时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他的后背几乎整块都让钢珠给打烂了,血肉模糊一片,用衣服哪里能堵得住。

  “师哥,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两人同一所警校毕业,吴跃翰比她大了两届,平时大大咧咧的李亚男从来都是直呼他的名字,这还是头一回真心实意叫他一声师哥。

  不知是不是听见了李亚男叫的这一声‘师哥’,吴跃翰眼皮抖动了两下,竟然奇迹般缓缓睁开了一丝,只见他嘴唇嗡动,气若游丝的唤道“亚男……能听你叫我一声师哥,就算……现在让我去死……我也高兴……”

  泪水一下夺眶而出,李亚男紧紧握住了对方已经有些泛凉的手掌,带着哭腔嚷道“说什么死不死,我不答应。你一定要坚持住,救护车就快到了。”

  “亚男,我……”

  握在李亚男掌心里的手逐渐松开,由于失血过多,吴跃翰话没说完又一次昏了过去,李亚男确当他死了,哭起来更加伤心。

  ^最新章on节上酷9匠}x网8

  张佳怡之前本来还挺讨厌这两个警察,此时看到了这一幕,眼角不由有些发酸,偷偷抹起了眼泪。

  她不由有些羡慕李亚男,吴跃翰为了救她宁愿用自己的身体去挡子弹,就因为一厢情愿的喜欢,他可以舍弃自己的生命,试问这世上能有几个敢像吴跃翰这样的付出。

  吴跃翰很傻,却也很可爱。

  张佳怡有感而发,如果将来某一天也有人像他这样甘愿拿命来保护自己,那自己一定也会不顾一切的去爱他吧。

  忽然,她想到了身边的沈飞,不由侧目瞟了他一眼。

  沈飞这个木头疙瘩像是对眼前这幕温情悲怆的场面毫无感觉,依旧绷着那张没多大表情变化的大脸,一声不吭走到吴跃翰的身边蹲下。

  张佳怡暗自埋怨这家伙没有人性,心里那丝涟漪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可她又哪里知道沈飞曾经经历过什么,看着亲如兄弟的战友倒在自己眼前,永远的闭上眼睛,相同的一幕不断上演,他的神经早已经变得麻木。

  沈飞无视嚎哭不止的李亚男,用两根指头搭在吴跃翰的颈侧一探,几秒之后才说道“先别嚎了,如果不想看你朋友挂掉,就来帮我搭把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隋刚同志的解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