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跟谁在什么地方过夜关你什么事情,难道说你们警察连这个都要管?”张佳怡两眼一瞪,反唇相讥道“还有,是谁给你们的权利擅自闯进别人的房间,你们这叫滥用职权,侵犯别人的隐私懂吗,我随时可以去告你们!”

  “哎哟,原来张小姐你还懂法,那我现在怀疑你们在这里非法交易,现在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见李亚男神色有些不耐,吴跃翰忙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大步走向前来“走吧,有什么意见咱们回局里再说!”

  说完,他像是故意要给刚才挖苦他的张佳怡难看,伸手就想把张佳怡从床上扯下来。

  “出去!”

  没有吭声的沈飞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上前往他胸口上用力一推。

  吴跃翰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脚下不由向后趔趄了几步,差点摔倒,当着李亚男的面出了这么大的丑,顿时他就火了,不服气的再次冲上前去,举起枪抵在沈飞的额头上,厉吼一声“怎么,你还敢袭警!我命令你,抱头给我在地上蹲好!”

  沈飞一动不动,只用眼神冷冷的注视着他。

  “你是聋子,听不见我说的什么?”吴跃用一惯对付犯人的手法,随手就拿枪柄往沈飞额头上敲去。

  “沈飞……”在场的这些人里,张佳怡算是比较了解沈飞的了,当即喊了一声,她是怕沈飞失去理智,拿刀把这个警察给捅了,因为她曾经亲眼目睹过沈飞闪避子弹的一幕,这个警察居然不知死活去挑衅他!

  显然她的担心有点多余了,沈飞又不是什么杀人狂徒,怎么可能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不过这人的所作所为确实已经触碰到了沈飞的底线,如果放在战场上,用枪指着他的人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对付是个目中无人的警察,只需要一拳就能解决。

  咣!

  在场的人谁也没想到沈飞说动手就动手,完全无视额头那把手枪的威胁,一记勾拳重重捣在了吴跃翰的腹部,让他整个人都蹦了一下,落地后双脚一软,噗通一下双膝跪在地上。

  “你……你……”吴跃翰保持着跪姿,腹部传来的剧痛让他说话都打结巴,好不容易把枪抬起,可是手臂哆嗦着根本无法保持平稳,这时,李亚男反应过来,劈手夺过吴跃翰的手枪,对准了沈飞警告道“不许动!”

  她还没把话说完,只见沈飞脚尖迅疾向上一挑,直接踢在她握枪的手上,李亚男甚至来不及反应,手枪就被挑飞出去。

  两个警察拿着枪去对付一个人,不但挨了揍居然连枪都被踢飞了,说出去也够丢人的了。

  李亚男银牙咬的咯吱作响,娇喝一声扑上去就跟沈飞拼命,全力一拳打出,谁知连沈飞一根汗毛都被碰到就被他给抓住了拳头,无论怎么用力也抽不回来。

  两人保持着这个动作几秒,沈飞只是一味的冷笑,并没有下一步动作,他脸上那轻蔑的笑容却让李亚男倍受打击。

  李亚男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何况一天之类在同一个男人面前被打败两次,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够接受,枪让人给踢飞了,打又打不过他,李亚男忽然眼眶一红,就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撒气似得大喊道“放开!要不然你就杀了我!”

  说这种气话一贯都是女人的特权,如果换成吴跃翰像她这么嚷一句试试,指不定又得挨上几拳,李亚男只是想发泄一下而已,谁知道沈飞竟然没有任何犹豫,当真松开了手,之后就没再多看她一眼,转过身背对着她大喇喇向唯一的窗户走去。

  不带这让看不起人的!

  有一种委屈叫做无人理睬,泪花就在眼眶里打着旋,李亚男气怒交织,恨不得现在就抱着沈飞从窗口跳下去一起死了算了。

  最Jv新V章~》节!4上)+酷匠…网

  “跟你拼了!”

  她甚至忘了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枪,再一次声音嘶哑的怒吼着冲了过去,可是还没等她靠近,沈飞突然转过脸,神色怪异的瞥了她一眼,嘴里淡淡说道“别闹,有人杀上门了,咱们的事以后再说。”

  别闹?

  我这是在跟你闹着玩吗!!!

  李亚男捏紧拳头,正要上前跟他拼命,耳廓边蓦然听见一串急促的刹车声响,想到沈飞的话,她不由探头往窗外瞟了一眼。

  现在天色已晚,这里又地处偏僻,路上连一盏路灯都没,按理说这个点上外面应该漆黑一片才是,可李亚男看了眼窗外,上百盏汽车大灯已经将楼下照的亮如白昼,数十辆各类车型的汽车将旅馆出口一带封堵的密不透风。

  只见源源不断有人提着刀片钢管之类的武器从车上下来,快速在出口处汇集。

  “老板,今天撞你的人就在上面。”大堂经理跟在康翰的身边,抬手指向李亚男现在所站的那个窗口。

  康翰将手里这把双管猎枪装上子弹,顺着他所指的地方瞟了一眼,这才转身对台阶下涌动的人群喊道“留一部分人把这里给我封了,没我的命令一个人都不许放出去,其他的拿上手里的家伙,都跟我来!”

  底下有人吹起了口哨,还有人居然傻乎乎的鼓掌,他们看上去不像是来打架斗殴,更像是参加一场黑道大聚会,只差这里没酒了。

  旅馆的门开着,老板却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去了,康翰领着浩浩荡荡上百人冲进旅馆,也不知他哪根筋搭错了线,又或者是想在这些人面前树立自己的威风,抬起猎枪朝着空无一人的吧台连放两枪。

  嘭……嘭……

  子弹里填装的数十颗钢珠直接把吧台轰的狼藉一片,纸屑漫天飞舞。

  康翰意气风发的指向楼梯口,大声喊道“给我上,谁抓着沈飞我赏十万!”

  十块万对这些小混混来讲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当下人群里就沸腾起来,密密麻麻的人群蜂拥着往楼道上冲去,还有人因为别人挡在自己前面,当场就急了眼。

  李亚男听见楼道里响起密集的脚步声,整栋楼似乎都在颤栗,顿时脸色就变了,如此大的阵仗别说是她这个实习警员没有碰见过,估计大队长张武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吴跃翰撑着膝盖缓缓站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快,快打电话报警。”

  他似乎忘了自己就是警察,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顿时变得手足无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悟道剑圣说:

  感谢ALBUS同志的慷慨解囊,为你点一百个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