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沈飞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又被另一个难题给困扰住了。

  上衣脱了,那裙子还要不要脱呢?

  犹豫了一下,他干脆一咬牙,反正都这样了,张佳怡如果误会的话也已经无法避免,为了她好,还是脱掉吧。

  这种一步裙脱起来比衣服简单的多,只需要拉开拉链,往下一拔就成,这次沈飞没花多少功夫,三两下就给她裙子沿着大腿拔了下去。

  顿时张佳怡身上只剩一套纯白色的内衣,丝质的面料被水浸湿以后隐隐有些透明。

  不该看的不看!

  沈飞强迫自己不去看她,飞快拽过被子将张佳怡的身体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只留下一个脑袋露在外头。

  空调吹出一阵阵热风,随着室内温度的快速攀升,张佳怡逐渐安稳下来,鼻子里响起均匀的鼾声,娇嫩的嘴唇不时吧唧两下,嘴角还偶尔会勾起一个淡淡的弧线,不知她是不是梦见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见她这样,沈飞总算长吁了口气,保护这位姑奶奶实在是件辛苦的工作,她就是个天生的惹祸精,三天两头总会惹来一些麻烦事,都不晓得前面二十多年她一个人是怎么度过的。

  张佳怡这一睡不知要睡多久,沈飞左右睡不着,于是十分厚道的拿着她湿漉漉的衣裙去浴室里洗的干干净净,打开浴霸将衣裙晾在底下,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干透。

  到时如果她还没醒,就可以帮她将衣服重新穿上,也省了自己向她解释的麻烦。

  e+酷匠T2网首…发X

  ……

  晚上九点,公安局内部健身房。

  咚咚咚……咚咚咚……

  早该安静下来的健身房里响起一串密集的击打声,李亚男满头是汗不断对着面前的沙包挥动着拳脚。

  这沙包此时在她眼里,就是那个该死的沈飞,拳脚击打在上面,仿佛看见了沈飞被打的鼻青脸肿时的惨状,这让她有种莫名的快感。

  人渣……咚!

  败类……咚咚!

  蛀虫……咚咚咚咚!

  每骂一声,她挥出的拳头也一下比一下重,一百五十斤左右的沙包被她打的左摇右晃。

  自从傍晚在沈飞手上吃了瘪,心高气傲的李亚男哪里受得了这个,家也不回了,直接掉头回到局里,她要尽快变得更强,以便亲手抓住这个恶棍。

  她是一个想到就会去做的女人,这一练就是三四个钟头,其他同事早都回家去了,整个健身房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这里挥汗如雨。

  咚!咚……

  虽然双手有拳套的保护,但几百上千次击打之后,拳尖还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楚,李亚男在心里默念着数字,打算再坚持五百下。

  “亚男……你在里面吗?”

  这时,身后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这里是公安局内部健身房,能进来的人自然也是内部人员,李亚男头也没回的问道“吴跃翰,你找我什么事?”

  这点说话的功夫,她又一连挥出了四五拳。

  “亚男,你先别练了,之前你叫我查的那个人,我帮你找着了。”

  说话这人名叫吴跃翰,刑警队中的一员,队长张武的得力助手,自从见到英姿飒爽的李亚男之后,吴跃翰就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了她,这已经成了刑警队里人尽皆知的事情。

  吴跃翰的警衔比李亚男还高两级,传闻张武退休后他最有可能接替队长的职务,以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当上刑警大队长,也算是年轻有为。

  按理说他和李亚男也算得上门当户对了,可李亚男却对他一点感觉都没,吴跃翰的热情有时会让她感到十分的苦恼。

  然而这一回听见吴跃翰说的话后,李亚男一扫脸上的不耐之色,飞快转过头去,难掩兴奋的问道“你说真的?”

  “嗯。”

  难得心目中的女人这样看着自己,吴跃翰重重点了下头,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欢喜“为了帮你查这个沈飞,我可是义务在单位加了三个钟头的夜班,先说说你该怎么谢我?”

  “回头请你吃饭,赶紧说,他现在在什么地方。”李亚男哪里明白吴跃翰心里最想的会是什么,她随手把拳击手套往地上一扔,一边十分迫切的问道。

  “咱们一言为定。”吴跃翰从口里拿出纸张纸条递给她“喏,上面就是地址。”

  李亚男拿过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悦榕宾馆’四个大字。

  沈飞,我看你这次往哪里逃!

  连头上的汗水都没心情去擦,李亚男一手攥着小纸条大步朝外面走去。

  “唉……亚男你等等,那里危险,我陪你一起。”

  ……

  晚上十点

  聚雅轩私人会所门外的马路上已经停满了打着双闪的汽车,一眼看去望不到头,还不断有各种档次的私家车加入这个行列,道路被他们堵塞的水泄不通,其他路过车辆见状根本不敢靠近。

  今晚注定是整个渝州市黑道的不眠之夜,一些没被通知到的帮派大哥此时正躲在自己的老窝里惶惶不可终日,就怕夏廷文这头饿狼会拿他们开刀,谁也未曾想到,康翰会用他大哥的名头召集数百社会人士,只为向一个人寻仇而已。

  作为今天的主角,头上缠着绷带的康翰此时又恢复了神气活现的样子,大马金刀站在车队前面,他十分满意眼前的效果,只不过往外放了一句话,平时那群与夏廷文交好的社会大哥就纷纷派来了自己的得力手下。

  前来帮忙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两百,还在源源不断往上攀升。

  现在别说只是对付沈飞一人,就是让他带着人马去冲击政府大楼他也有这么胆量,对,他就是这么一个狂妄的家伙。

  两架三轮车装着满满一车砍刀钢管,正在给沿途这些车里的人发放武器,当然,作为老大,康翰是不屑于用这些原始武器的,他转头望向身后的大堂经理,冷声问道“我要的家伙带来了吗?”

  “东西就在包里,还有十发子弹。”大堂经理打开背着的帆布包,里面是把锯短了枪管的双发猎枪。

  康翰拿出枪,十分满意的扫了两眼,却并没再次放回包里,而是十分招摇的把枪靠在肩头,只见他转过向着身前的车队一招手,意气风发的喊道“出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