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会所的安保员人全都赶过来支援,黑压压一片人头,十几二十个人将通往下面的楼道封锁的密不通风。

  沈飞执意要带着张佳怡离开,这场冲突在所难免,也就没有谈话的必要了,他抱着柔若无骨的张佳怡刚刚往前走了一步,顿时五六根钢棍呼啸而来。

  沈飞两手不空,却丝毫没有要退后的意思,只见他跨出的左脚刚一触地,身体跟着旋转了半圈,右腿凌空而至。

  这记扫腿准确迅疾的踢在半空袭来的钢管上,蛮横的力量让这些抢先动手的保安根本握不住手里的钢管,一大半都脱手飞出。

  咣当!

  一根钢管撞到众人头顶的天花板上又掉落在前面一人的脚边,这人下意识瞟了一眼,只见这根足有两指宽的钢管中间部分已经凹了下去。

  这人特么是变态吧?竟然一脚能把钢管踢弯,这要是踢在人身上还不得把人踢死!

  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自后悔自己刚才发什么神经,为了露个脸居然抢在别人前面去对这个变态的家伙动手,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现在怎么办?当然是先闪为妙,犯不着那几千块的工资把自己小命搭上。

  这人心中顿时就萌生了退意,他想退后,可后面的同事还不知死活的向前冲,楼道就那么点窄后面让人堵死了,他想退也退不了,只能眼神绝望的看着沈飞再次抬脚踢了过来。

  这一脚到底有多大的力量,他很快就有了亲身的体会。

  胸口就像被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撞到,刹那间只感觉浑身的骨头似乎都要散架了一样,惨叫声刚从喉咙响起,这可怜的家伙犹如一颗脱膛而出的炮弹,嗖的一下倒飞出去,要知道他站的位置正好是楼道口,站在后面的人还没看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倒飞过来的家伙撞成了滚地葫芦。

  惨叫声响成一片,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人被自己同伴撞倒,顺着楼梯翻滚而下,这绝对算得上聚雅轩开业以来最大的一次伤亡事故。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瞬间,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保安还没意识到对手的可怕,心头不忘鄙夷的暗骂一声,这些摔倒的同伴都是傻比。

  他们在保安队长的带领下再次冲向沈飞,而沈飞要做的只是站在高处不断抬腿踢人,就这么简单,那些人手里的钢管看着骇人,可总是要比沈飞踢腿的速度慢上一线。

  前后只用了几分钟时间,楼道里已经躺满了受伤的安保人员,剩下的人谁敢上前阻拦,只能眼巴巴目送着沈飞离开。

  回到车里,先把张佳怡放在旁边的座位上,这妞也不知被灌了什么药,就耽误了一会儿时间,她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起来,小嘴里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哼声,一双手更是不肯老实的拽着沈飞衣服不肯松开。

  “沈飞……我好热……”张佳怡嘴里不停的呢喃道。

  她这模样多半是被人下了药,现在跟她说什么都等于白说,沈飞只好任凭她的双手在自己身上作怪,发动汽车原地调了个头,朝着出口驶去。

  会所外面围着栅栏,只有一个进出口,当沈飞驾驶着埃尔法行驶到离出口还有五六米时,外面突然响起汽车的引擎声,下一秒,一辆银灰色敞篷宝马从马路上疾驰而来,刺耳的刹车声中,汽车稳稳堵在了唯一的出口外面。

  一般人怎么可能把车堵在别人家的门口,这一看就像是冲着沈飞来的,敞篷车里坐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名牌服饰,眼神张狂,仿佛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老板,就是这车里的人打伤了正哥!”一个会所的工作人员从房子里跑出来,指着被逼停下来的埃尔法大声喊道。

  会所的老板也就是跑车上的年轻人闻言眼神一冷,伸出一根指头指着埃尔法,用一种令人厌恶的狂妄语气命令道“如果不想我叫人砸烂你这辆破车,就给我从里面滚出来!”

  J最N“新zB章r节i上/I酷$x匠@F网

  话里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如果是认识他的人,肯定清楚他不只是说说那么简单,有那位大人物在背后撑腰,别说只是砸烂一辆只值几十万块的埃尔法,就算把人弄残两个也屁事没有。

  会所老板康翰有说这话的底气,在渝州市这地方,出来混的人谁不给他几分面子,这也养成了他目中无人的脾性。

  可不管他背景有多恐怖,今天注定是要栽一跟头,沈飞已经让张佳怡那双作恶的小手给弄的心浮气躁,别说他不认识敞篷车里的小子,就算真是什么达官显贵,只要敢挡他的路那也照打不误。

  老首长的命令犹在耳边,不惜一切代价定要保证张佳怡的安全。

  既然这人不让道,沈飞也没空跟他瞎比比,挂上倒档,埃尔法向后倒退出一段充足的距离,在康翰不解的眼神注视下,随着尾部喷出一道浓烟,沈飞松开刹车,埃尔法咆哮了一声,速度奇快冲向挡路的敞篷宝马。

  看着埃尔法去势不减径直冲了过来,康翰的脸色变了,真有人这么大胆敢开车撞他?

  答案很快揭晓,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等他反应过来时,埃尔法就像发疯的公牛,一头顶在车身,哐的一声巨响,宝马斜着向左滑行半米左右。

  这点空间还不足以让车通过,沈飞又一次倒车,鼓足马力再撞。

  哐!!!

  埃尔法的前保险杠在第二次撞击中很不给力的飞了出去,和它比起来,康翰那辆两百多万的座驾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被一连撞了两次的右面车身大片凹陷进去,整扇车门歪歪斜斜的挂在一边,坐在车上的康翰更是被撞的头破血流。

  “我操!你特么疯啦!!!”

  眼看埃尔法上的驾驶员再一次将车倒退了二三十米远,康翰终于知道害怕了,这尼玛就是冲着要他命来的啊。

  康翰不敢拿自己宝贵的生命去赌对方是不是真敢把他撞死,在埃尔法又一次撞击过来之前,他使出吃奶的力气从敞开的座位上蹦了出去,一两秒后,他那辆敞篷宝马直接被撞出了马路,埃尔法尾部冒着黑烟,扬长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