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沈飞的手伸了过来,这下就连胆气过人的李亚男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人刚刚还试图非礼路过的女性,谁知道他会不会也对自己下手。

  “人渣,你敢碰我,做鬼我都不会放过你!”

  李亚男从没像这样害怕过,拼了命挣扎起来,手铐被扯的哐哐作响,顿时将手腕勒出一道红色的印迹,沈飞的两根手指已经伸进了她的上衣兜里,那个地方紧贴着傲人的部位,又麻又痒,还从没和异性交往过的李亚男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沈飞心急着救人,哪还管的了那么多,只当没有听到女警的威胁,两根指头在兜里找到找去,还真让他找到了钥匙。

  解开方向盘上的手铐,随手把钥匙扔进了路边的草丛中,沈飞一脚踩下油门,埃尔法一溜烟往前冲去。

  脸色铁青的李亚男在后面狂追了几步,可依靠两条腿哪里追得上四个轮子的汽车,只能眼睁睁看着沈飞消失在视野中。

  不过幸好,之前他试图非礼的女人还在,只要她肯出来作证,一定能把沈飞抓去坐牢,人证物证俱在,就算局长亲自出面也保不了他。

  李亚男快步走回事发地点,可是地上哪里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就这么一会儿时间,这个女的竟然也不见了。

  她愤恨的望着汽车消失的方向,喘了几口粗气,这才想起,手铐现在还在自己手腕上铐着,要是找不到钥匙,去到警局肯定会被同事笑话。

  聚雅轩……聚雅轩……

  埃尔法在马路上疾驰,速度直接飙升到了一百二,还在往上节节攀升,甭管路口是红灯还是绿灯,直接一溜烟就冲了过去,吓的其他司机急忙踩下踩下刹车,喇叭声咒骂声在背后响成一片。

  沈飞一边开车,一边瞄着手机屏幕,现在没时间去找人问路,只能依靠提前放进张佳怡包里的追踪器来锁定她的位置,疾驰了大约十几分钟以后,沈飞远远看到了那家聚雅轩的招牌。

  吱!!!

  一声急刹,埃尔法直接顶到了聚雅轩的大门口,吓得两个迎宾小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沈飞下了车,径直往里走去。

  前脚刚一踏进门,立刻就有四个穿着黑西装带着无线耳麦的工作人员围了上来,看穿着应该是这里的保安,他们显然接受过专业的训练,往前面一站就挡住了沈飞的去路。

  “辛奇正在什么地方?”沈飞沉声问道。

  现在只能确定张佳怡就在这里,但具体她在几楼追踪器却显示不出来。

  其中一名保安应该是这伙人的头头,只见他走上前,态度既礼貌却又十分强硬的说“对不起先生,这里是私人会所,请您出去。”

  哐!

  谁也没想到,沈飞根本没有二话,直接一拳把说话这人撂翻在地,其他的三个这时也看出沈飞是故意来挑事儿的了,当即掏出别在腰带上的塑料警棍,吆喝着往沈飞身上招呼过去。

  对付这种没多大杀伤力的塑料棍子沈飞都懒得去躲,他一秒也不想浪费,必须快点找到张佳怡,对这些阻扰他办事的人自然没什么好客气的了,背上硬扛着挨了两下,坚如顽石的肌肉上发出砰砰两声闷响,可这偷袭他的两个家伙就惨了,直接被他一个连环勾拳打掉了半嘴的牙齿,爬在地上惨叫不止。

  就这么一两秒的时间,四个训练有素的安保人员被他放倒三个,周围看热闹的人已经看傻了眼,沈飞一把攥住唯一还站着的保安衣领,冷冷的问道“最后问你一次,辛奇正在什么地方?!”

  “他……他在三楼……”保安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吓得腿肚子直打哆嗦,本以为今天难逃这顿痛揍,话一说完沈飞却松开了他的衣领,转身大步朝楼上跑去。

  刚一上到三楼,正好撞见辛奇正怀里扶着浑身瘫软的张佳怡往楼上走,两人四目相对,辛奇正霎时脸色一变,惊呼道“你怎么在这儿!”

  沈飞什么话也没说,抢回张佳怡的同时一脚揣在辛奇正肚子上,这一脚他是含怒而发,直接将人高马大的辛奇正踹回了包厢里,哐当一下,辛奇正撞翻了巨大的圆形餐桌倒在地上,桌上的饭菜汤水泼了他一头一脸。

  酷=5匠网,'正版《首;0发@

  “啊……杀人啦!”身后传来女人惊恐的尖叫,一群闻讯赶来的安保人员呼喝着从楼道冲了上来。

  沈飞不管不顾,正要进去再给已经站不起来的辛奇正补上两脚,怀里的张佳怡却拽了他衣服一下,沈飞不由低头一瞧,只见张佳怡两颊酡红,就像喝醉了酒一样。

  “你怎么了?”沈飞试着摸了下她的额头,烫的吓人。

  此时张佳怡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但仅剩的理智却告诉她,不能任由沈飞去殴打辛奇正。

  不管辛奇正这人有多卑鄙龌龊,但他在外界人眼里始终是个形象正面的影视大腕,影响力自然不用多说,沈飞下手又没个轻重,万一把他打出好歹来,那就麻烦大了。

  “我……我没什么,你带我离开这里。”张佳怡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

  沈飞从她担忧的眼神中读懂了她的顾虑,幸好来得及时,她还没受到什么伤害,当下便点了点头,转身不再去管趴在地板上一动不动了的辛奇正。

  他想带着张佳怡离开这里,可会所的保安却不答应,谁不知道辛奇正是这里的贵客,现在他人还在包厢里趴着不知伤势如何,要是放走了这个行凶者,那他们也别想继续在这里干下去了。

  有人已经打电话通知了会所的幕后老板,老板只说了一句让他们把人留下,等他来了再说,至于怎么留下,老板在电话里没有明说,但这里的保安人员都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只要能把行凶者留下,哪怕打的他只剩下一口气都行,这里有老板撑腰,也不用担心会摊上责任。

  受伤的弟兄还在下头躺着,这些保安自然清楚沈飞的厉害,所以他们手里的武器不再是什么塑料警棍,换成了一水的镀锌钢管,这东西杀伤力远要比中看不中用的塑胶警棍大的多了,力气大点一棍子下去能把人骨头敲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