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香味扑鼻的菜品被一一端上了餐桌,最后由两名厨师端着一个硕大的铁盘进来,上面扣着盖,看着还挺沉,他们把铁盘放在餐桌的正中,也没打开上面的盖子,向着三人鞠了个躬转身离开这里。

  张佳怡隐隐闻到一股孜然的香味,她猜想这里面多半是装着头烤羊之类的东西。

  真是故作神秘。

  辛奇正还在和朋友说话,张佳怡自然不好意思先动筷子,鼻尖闻着不断传来的菜肴香气,对早已饿了的她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随着一阵高跟鞋敲击在地板上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个女迎宾提着一盒五粮液走进了包厢,她径直来到辛奇正身后站定,娇声问道“正哥,您要的酒我拿来了。”

  l:酷匠C2网~/首g发5

  “嗯,先给大家满上。”

  女迎宾撕开包装盒子,拿出酒瓶先替辛奇正和白伟满上一杯,当她将瓶口伸向张佳怡身前的酒杯时,张佳怡却一把捂住杯口,歉意的说道“我不会喝酒,正哥,伟……白哥,我就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

  酒杯被她捂着,女迎宾当然不能强行掰开她的手硬要往里倒酒,于是只好回头望向辛奇正,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辛奇正点了点头说“你先出去吧,记得把门带上。”

  “好。”迎宾女答应一声,放下酒瓶款款走了。

  “佳怡,今天难得大家聚在一起,你可不能扫兴,只是一杯酒而已,你要这都不肯喝那就是看不起我们两个咯。”说着也不等张佳怡答应,一把拿过她手里的酒杯,开始往里倒酒。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我真不会喝。”

  “放心,只是一杯酒又不会喝醉。”辛奇正侧过身,亲自将斟满的酒杯放在张佳怡身前,他又举起自己的杯子,向两人说道“来,咱们先干了这一杯。”

  白伟也端起酒杯,张佳怡无奈,只好跟着站起来。

  “干杯!”

  三只酒杯轻轻一碰,辛奇正和白伟一昂头就非常干脆的把酒喝光,张佳怡见状,也只好学着他们的样子一口咽下白酒。

  顿时,喉咙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张佳怡赶忙拿起茶杯喝了一大口,这才把嘴里这股刺激的味道冲淡了一些。

  她这里还没缓过气,又见白伟拿过酒瓶先给大家的杯子满上,然后又端起酒杯向张佳怡说“张小姐,很高兴能认识你,希望将来我们能有合作的机会。这杯我先干为敬。”

  他们两个就像事先串通好了一样,刚跟辛奇正喝完,他又轮番上阵,张佳怡有些反感这样的劝酒方式,皱着眉头十分艰难的才把这一杯喝完。

  这么一杯白酒大概有一两左右,张佳怡平时虽然喝的很少,但偶尔在一些特殊场合也会喝上一点,她对于自己的酒量多少有些把握,可今晚十分奇怪,这才喝了第二杯,身体就像是在火炉里炙烤似得,热的难受,而且大脑也开始变得晕眩起来。

  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难道是这瓶酒有问题?

  张佳怡痛苦的揉着额头,脑子里回想起之前她藏在洗手间里偷看到的一幕,还记得,当时辛奇正将一包白色的东西交到迎宾小姐手里,还给了她一沓钱,现在想来,那些钱很可能就是他给迎宾小姐的好处费,这瓶酒也正是那个迎宾亲自拿来的。

  实际上她还不算太蠢,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辛奇正交给女迎宾的白色物体,正是一种由植物提炼出来的催情药物,男人吃了补气壮阳,女人吃了可就要意乱情迷了。

  而这种植物药最大的特点就是过了时限之后,就会完全被身体排出,不会有任何的药物残留,就算张佳怡事后报警,警方也找不出证据。

  看着张佳怡一副醉醺醺的模样,辛奇正暗自一笑,掀开中间最大的那口锅盖,里面果然放着一头被烤成金色黄的肥羊,他拿起一把餐刀在肥羊肚子的部位扒拉了几下,夹着一块颜色较淡的嫩肉放进张佳怡碗中,格外体贴的说“佳怡,你是不是有些醉了,来先吃点菜压压酒劲。”

  张佳怡现在连逃走的力气都没,只觉脑子越来越迷糊,连呼吸的空气都变得异常灼热,依靠仅存的理智,她不断告诫自已,一定要保持冷静,必须尽快想办法通知沈飞,让他赶紧过来救命。

  “谢谢。”虽说已经看穿了辛奇正的真面目,但张佳怡十分聪明,没有马上跟他翻脸,心里暗自盘算找什么理由打个电话通知沈飞,一边虚与委蛇的夹起那块嫩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咀嚼着。

  “怎样,这里的羊肉是不是又香又嫩,跟你以往吃过的那些味道不同?”

  “嗯。”

  见她点头,辛奇正为了炫耀自身渊博的知识,得意的介绍道“这道‘炭烤乳羊’可是这家店里的特色菜,外面根本不可能吃到,为了做到尽善尽美,必须选用即将临盆的母羊投入炭火中烧烤,当炭火将母羊全身烤熟以后,再开膛破肚只取肚里的乳羊肉吃,所以才会这样皮酥肉嫩,鲜美可口……”

  世上居然会有如此血腥的菜肴,听完他的介绍之后,张佳怡只感觉肠胃里一阵翻涌,急忙捂住嘴,拼劲全身力气冲进了洗手间里。

  呕……

  呕吐声隔着一道墙传进饭厅,两人不以为意,反而相识一笑,白伟放下伪装,一脸贱笑的拍着辛奇正肩头说“正哥你看看你,一点不懂风情,当着美女的面怎么能说这种残忍的事情,现在好了吧,饭还没吃人家就趴在厕所里吐的昏天暗地,今晚只怕没力气和你共度春宵了。”

  “少来,我估计是这次酒里的药下的多了点,不过这样也好,可以玩个尽兴。”辛奇正挠着下巴上的胡须,同样贱笑着说。

  “还真有这个可能,我好像有点反应了,兄弟我先走一步,你的老相好还在楼上等着我呢。”

  他们狼狈为奸多年,已经好到连女人都可以共同享用的地步了,白伟说着一边往外走去,裤裆处还高高顶起了一块。

  “记得帮我也开间房。”辛奇正对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