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唔……唔唔……”

  女子的哽咽夹杂着三个男子猖狂的笑声从巷子里传来,他们想要对这女子干嘛不问可知。

  沈飞快步走进光线昏暗的巷子里,那三个家伙正迫不及待准备享用到口的美食,而被包围在中间女子长发凌乱,无力的抗拒着。

  她的外套被人拔下随手扔在地上,上身只剩下一件薄薄的略微透明的吊带背心,双峰之间那道深邃的沟渠清晰可见,两腿上的黑色丝袜也被撕烂了一条,包臀短裙的一边已经卷到了大腿根的位置。

  这名女子大约二十多岁的样子,精致的瓜子脸上爬满恐惧之色,这却更加激发了三个家伙的兽性,他们摩拳擦掌,刚要进入正题,沈飞一个箭步冲上去,抓着背对他这人头顶上的头发向后一掰,就在这人惊呼着失去平衡即将倒地时,沈飞的胳膊肘接踵而至,猛的撞击在他的胸口。

  咔嚓,骨头碎裂的声音传出。

  其他两人显然没想到有人会来多管闲事,齐刷刷转头望向沈飞,只看见一只硕大的拳头在眼前急速放大,下一秒,两人只感到面门一阵剧痛,接着身体便不受控制的抛飞了出去。

  直到这时,衣衫凌乱的女子才反应过来,像只受惊的鹌鹑一样惊叫着一头扎进沈飞的怀里。

  “救我……求求你……”女子趴在他怀里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沈飞扫了眼倒在地上的三个家伙,看样子他们算是废了,这才搂着女子朝外面走去。

  这女人身上带着一股浓郁的酒气,估计之前喝了不少,也不知道她是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所以才如此放纵自己,幸好遇到了他,不然这姑娘只怕要后悔终身。

  他正想安慰一下一直躲在他怀里的姑娘,低下头时忽然在她长发上嗅到一股熟悉的香味,这味道很淡,几乎快被浓郁的酒精味所掩盖,幸好靠的如此近,沈飞才能勉强闻到一点。

  再扫了眼她的身材,身高很符合之前在高台上给他挂上威亚的工作人员,沈飞心里顿时有了计较,顺势搂住她的细腰来到马路边上,出声问道“我替你叫辆出租车回家。”

  “不……我害怕。”女子摇摇头,扬起俏脸,无比哀求的看着沈飞,只听她有些害羞的说“大哥,我怕那些人又来找我麻烦,能不能拜托你送我回去。”

  “那好吧。”沈飞似乎无法拒绝美女的请求,想也未想就一口答应下来,搂着瑟瑟发抖的女子朝对面停车的地方走去。

  ……

  “我们到了。”

  卡宴一直开到江边,辛奇正把车停好,这才转过脸发现张佳怡若有所思的注视着窗外。

  “佳怡,你在想什么事?”

  “没……没想什么,我刚才是在看外面的风景。”张佳怡顿时回过神,红着脸解释道。

  “呵呵,这里的景色很漂亮吧?我告诉你,等天空完全黑下来以后这江面看起来更美,一会儿你就能看到了。”辛奇正走下来,帮着打开车门,向张佳怡伸出一只手,风度翩翩的说“请吧,我先带你去吃饭的地方。”

  张佳怡略一犹豫,还是咬着嘴唇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辛奇正微微一笑,牵着她往前面的私人会所走去。

  眼前的聚雅轩私人会所在渝州市相当出名,想要在这里用餐,就必须先花八十万办理他们的会员卡,当然,在里面的消费还得另算,往往吃一顿的饭钱就抵得上普通人三五个月的工资。

  张佳怡以前只听人说起过这里,这家私人会所后台很硬,不是会员根本连门槛都进不去,谁来也没用,所以很多知名的成功人士都把这地方当成了聚会的首选。

  两人刚一走进门,身材高挑足够去当女模特的迎宾人员就笑盈盈的招呼起来“正哥,欢迎光临。”

  “嗯,我订的包厢在哪儿?”

  “在三楼,请跟我来。”

  两人跟在迎宾身后往楼上走去,辛奇正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几乎每个路过的人都会热情的叫他一声‘正哥’。

  张佳怡一路都在欣赏四周精美的装饰,这里的一切都让她十分好奇。

  “就是这间,里面请。”

  迎宾小姐停下脚步,推开身前的房门,首先映入张佳怡眼帘的就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从这里能够清晰看见波涛涌动的江面,还有轮船上星星点点的灯光。

  “怎么样?坐在这里居高临下的看过去,这条江是不是更加美丽壮观?”

  辛奇正的双手不知不觉就搭在了张佳怡的肩头上,顿时张佳怡身体一僵,有些不知所措,想要挣开他的手,却又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太礼貌,嘴里轻轻嗯了一声。

  “今天拍戏辛苦了,你应该也累了吧,坐着休息会儿,吃的东西马上就来,失陪,我先出去一下。”

  辛奇正把她按在椅子上坐下,随即便松开了手,转身朝外面走去。

  张佳怡见状松了口气,看来刚才是自己多心了,像辛奇正这种成熟又有风度的男人,怎么可能对女生毛手毛脚呢。

  酷4p匠网3首#发

  她坐了一会儿,辛奇正可能去跟认识的朋友打招呼去了,至今还没回来,忽然一阵江风吹了进来,张佳怡感觉到脸上有些粘呼呼的,可能是卸妆的时候没擦洗干净,还有些残留在脸上。

  正好这间包厢就有洗手间,于是她拿着挎包走进了洗手间里。

  前脚刚一把门关好,就听见一串脚步声越来越近,听起来至少有两个人走了进来。

  张佳怡没有多想,继续对着镜子擦脸,这时,她隐约听见辛奇正在外面叽叽咕咕小声说着话,但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也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

  张佳怡三两下把脸擦干净正要出去,可当她刚把门拉开一道缝隙,就看见辛奇正背对她坐着,将一包白色的东西交到刚才带路的迎宾小姐手里。

  他拿给迎宾小姐的是什么东西?

  张佳怡还是没往坏的方面去想,只是觉得万一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自己这样贸然出去肯定会让他们感到尴尬,于是就耐下性子在洗手间里等着,处于女人的好奇,她没有把门完全合上,利用这道缝隙偷偷的观察着外面的两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