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臭木头,你给我等着瞧!”

  林小琪咬牙一遍遍挥舞着拳头,一边又在心中咒骂着耍了她一把的沈飞,眼前这片叶子就像沈飞那张可恶至极的脸,无论怎么挥拳它就是不配合,动也不动一下。

  林小琪都快记不清全力挥动了十几还是二十次,整条胳膊又酸又疼,别说出拳现在连举起来都费劲。

  那个不懂风情的臭木头也不知道过来关心一下,从来没受过被人如此冷落的林小琪只觉无数的委屈一下袭向心头。

  气死我了,连这片树叶都来欺负我!

  酷a7匠网永E久O免{x费看小8说

  她眼角噙着泪花,就跟抓狂了似得,突然上前抓住枝条用力一拽,哗啦啦!这株倒霉的红绒球被她连根从土里拔了出来。

  沈飞听到声响转过头,只见到满地的狼藉,林小琪连招呼都不打就甩着手走了,看来这次是被气的不清。

  就这么点耐性还想学武?

  沈飞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并未感到奇怪,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练武是件十分辛苦的事情,不但考验一个人的身体素质,也同时考验着她的意志力,如果林小琪都能坚持下来,那才是奇了怪了。

  少了她的干扰,沈飞这才渐渐投入到训练到中,拳脚如雨点一般落在身前的大树上,发出一阵急促的闷响。

  他当然还记得乔彬彬昨晚安排的任务,必须在八点之前把张佳怡送到影视基地去,所以快到七点的时候,他便带着一身热汗回到屋子里,没想除了林小琪外,其他人都已经在大厅里坐着等待开饭了。

  “你们……今天这么早?”沈飞主动招呼道。

  “早。”

  腼腆的秋天姑娘居然向他点点头,只是眼神颇为无赖,一旁的乔彬彬欲言又止,就像得不到丈夫宠爱的怨妇,脸上写满了哀愁。

  “你们这是怎么了?”沈飞有些纳闷,暗忖该不会又是林小琪给他们告状了吧?

  咚!

  张佳怡突然将手里的餐刀剁在桌面上,把身边的两人吓了一大跳,只见她咬牙切齿的说“沈飞,你想几点出去锻炼那是你的自由,但能不能麻烦你下次走远点,不要影响我们睡觉,自从你来了这儿以后,我们每天都要比平时早起两个小时,你知道睡眠不足对一个女人来讲是多么致命的吗?”

  “我已经看出来了,大家养成早睡早起的习惯不也挺好。”看着跟个母暴龙似得张佳怡,沈飞深有同感的说道。

  乔彬彬翘起兰花指,指着自己的眼袋帮腔道“可这也太早了嘛,小飞你看,这两天我都熬出黑眼圈出来了。”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是再没完没了的制造噪音,姑奶奶我就和你拼了!”

  面对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讨伐,沈飞无言以对,灰溜溜跑去楼上洗漱去了。

  渝州市有个别名叫做影视之城,这里不但有全国数一数二的知名大学,渝州电影学院,近几年当地政府部门又投资五十亿资金修建了一座占地上百亩的影视城,光是去年一年就有十几部电影电视剧在这里拍摄完成,广告片之类更是多不胜数,如果谁在里面溜达一圈,碰到明星都不用太过惊讶,因为这实在太正常不过了。

  张佳怡自从上了车就一直在埋头看着手里的剧本,嘴里还不忘念着台词,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连旁边开车的沈飞都记住了。

  趁着等红绿灯的时间,他有些好奇的扭头偷瞄了几眼,这剧本说穿了就只有薄薄的一页纸,是个洗发水广告,只是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一个洗发水广告为什么要把背景设置在古代,古时候的人不都用皂角洗头的么,这跨度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当然,他不会傻的去追问张佳怡这个问题,再说张佳怡也没空理会他这个门外汉,要知道来之前乔彬彬就再三叮嘱过了,今天这部广告对她来说意义非同小可,报酬虽然一般,但这部戏的导演却在圈内非常的有名,如果被他看上眼,将来可能就有机会得到他新戏里面的角色,这对刚踏入影视圈的新人张佳怡来讲,这绝对是个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而且还有重要的一点,洗发水公司为了宣传新产品这回下足了血本,竟然请来了一线明星辛奇正担当这部戏的男主角,张佳怡没出道之前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他参演的那几部电影更是早就看过,这次能和自己的偶像演对手戏,如何让她不激动呢。

  到了影视城大门外把车停好,离八点还差十几分钟,张佳怡没一点明星的觉悟,急不可耐把工作牌套在脖子上,踩着高跟鞋飞快跑进了影视城,也不怕被她那些歌迷撞见。

  沈飞挂上助理的工作牌远远跟在后面,因为现在时间还早,路上看到的人不是很多,但服饰却足以让他眼花缭乱,清朝,民国时期,五花八门,还有些他叫不出名堂的装扮,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正好从他面前走过,从这些人的交谈中得知,他们正在拍摄一部名为‘月亮后裔’的战争电影。

  别看这队人一个个长相英武,走起路来龙行虎步,其实落在沈飞这种专业人士的眼里,他们一点不像真正的士兵,连枪都不知道怎么背的人,还能拍出真实的军旅片吗?

  就在沈飞瞎想的时候,张佳怡已经坐上一辆观光车,正朝他招手催促道“你快点上来,时间快来不及了。”

  这里面原来还有代步车坐。

  沈飞十分老土的想到,脚下加快步伐上了车,司机载着他们足足开了十几分钟才到一片树林子外,这儿早有架上了各种拍摄用的设备,一群人闷头忙碌着各自的事情,谁也没空抬头看他们一眼。

  张佳怡将一百元放进司机手里,也没等他找钱,带着沈飞往里走去。

  “张佳怡,张佳怡来了没有?!”这时,一个穿着马甲带着眼镜的年轻人在人群里大声喊道。

  “到了,我在这儿。”张佳怡似乎生怕对方看不到她,垫起脚尖挥舞起手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