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时间,秦风低吼,猛地扬手,一枚硬币从他手中飞出,重重的砸向那个警察。

  硬币飞出去,数千斤的力气,威力一点都不比枪械小。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个警察,有没有被自己打死。

  因为,连续中枪,他已经双眼发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完了......老子算是栽了!”

  就在他绝望的晕过去时,模糊的看到一个女人身影冲过来。

  “有点熟......希望她能抗住这群人!”

  噗通!

  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模糊间,看到一截白暂的小腿从远处走来。

  他想要朝上看看,看清那个女人的容貌,但,最终却毫无收获的晕过去。

  ......再一次醒来,他看到了白花花的天花板,也闻到了浓浓的消毒液味道!

  医院!

  一个念头浮现,他下意识就想起身,但,刚一起身,就感觉浑身酸疼。

  “别动,你刚做了手术,不许动!”一个妩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扭头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年轻的美少妇坐在一旁:这美少妇头戴发链,穿着一件漏肩体恤,下半身牛仔裤包裹,看起来很是清爽:“张姐......你怎么来了?”

  张幼仪翻了个白眼:“你嫂子实在是扛不住了,所以,我就来替班!”

  “嫂子?李秀儿?”秦风愣了,心中感觉到一丝不安。他无法想象,可人嫂子知道他这种模样,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噗嗤!

  张幼仪轻笑,她伸手点了秦风额头,笑眯眯道:“担心嫂子了?”

  “嗯!”死里逃生,秦风也不想掩饰自己的感情,因此,在张幼仪跟前,毫不犹豫就承认。

  张幼仪轻笑:“李秀儿在这里连续守了你三天三夜,今天,她实在是扛不住了,就回去了。”

  “呵呵,没想到她刚走,你就醒了!”

  说话间,她伸了个懒腰,姣好的曲线,完全呈现在这男人面前:“对了,还有几个女人给你打电话,不过,我可没敢告诉她们你住院了,我编了个谎言,把她们欺骗了。”

  看着张幼仪似笑非笑的表情,秦风有些不安,他感觉,打电话的,一定是上官雨蝶跟大田聪等人。

  “你怎么跟她们说的?”

  张幼仪犹豫一下,贝齿轻咬红唇,低声嘟囔:“还能怎么样?我就告诉她们,说你现在正温柔乡,正在造孩子!”

  秦风张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尼玛,自己在温柔乡造孩子?这太会扯了吧!

  不过,转身一想,张幼仪说的也很对。

  难道要告诉那几个女人说,自己住院了?自己差点被人打死?

  如果这么说,那几个女人,绝对会被吓死的。

  “你做的......很好!”

  呼!

  张幼仪长出一口气,她刚才还担心秦风会训斥她,不过,现在看来,她不仅不会被训斥,反而还被表扬了。

  心中美滋滋,她双眸转动,轻声道:“你身体哪里不舒服?我喊医生过来!”

  秦风摇头,他现在只是伤口很疼而已,不过,这点疼,对他而言不算什么。

  他现在,很想知道那个救了自己的女人到底是谁。

  “谁把我送过来的?”

  张幼仪摇头:“是救护车直接把你拉过来的,没有人送你!”

  秦风眉头皱紧:没有人送自己?那么,为什么这救护车会把自己送过来?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要救自己?按照当时的情况,不要说是女人了,就连男人都不敢说话求情。

  可是,那个女人不仅做了,而且,还让他从愤怒的警察们手中活下来。

  这一切,都表明,那个女人,绝对不是一般的女人。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你帮我问问医生,看看是谁垫付的医药费!”

  “还有,把手机拿过来,我跟嫂子联系一下!”

  “哦!”张幼仪不情愿的把手机给他。

  拿了手机,秦风先给几个女人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们自己一切安好。

  不过,对于上官雨蝶和大田聪等人,他选择了谎言,就说自己出去谈生意了。

  只是,打电话过程中,让他愤怒的是:小田聪给他带来消息,说,农交会上,因为他的展台被砸,牲畜被杀。

  也因为他没有出头露面,因为他没有过去掌控大局,最终,导致:匆匆成立的联盟,彻底崩溃。

  然而,心中虽然愤怒,但,他却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心中思索一番,他先给黄毛等人打了电话:“给我查,查一下前些日子在农交会上砸了我展台的人是谁!”

  “把你们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我不管他们背后的靠山有多大,我只是知道,他们砸了我的展台,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声音不大,但,听在黄毛等人耳边,却好似惊雷一般,把黄毛吓得浑身哆嗦。

  自从前些日子从山海市回来,黄毛等人对秦风进行了详细的调查。

  一番调查后,他们发现,秦风做事越来越大气,也越来越强势。

  酷匠"网&t唯…一?正版)j,`其他}‘都q;是-盗)版`…

  他现在说一不二,他要做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拦。

  其实,他们也早就知道了,秦风既然敢出手对付帝豪,而且还敢一把火烧掉帝豪,这一切,都表明了他的强势性格。

  现在,他要对付一些人,黄毛等人,不由的为那些倒霉蛋祈祷,祈祷他们死的不是那么惨!

  敲定黄毛这里后,秦风稍微思索一下,又给秃顶的龙爷打电话。

  “秦爷,你老人家有什么吩咐?”

  好长一段时间不曾见面的龙爷,即便是隔着电话,对秦风也是相当恭敬。

  “给我找人,前段时间,在蓝海市有人开了水泥罐车装了好多车,最后还死了三个人!”

  “你们要是给我找到那个水泥罐车司机,还要找到另外两个死者的身份!”

  “明白!”秃顶的龙爷连忙点头,生怕慢了引起秦风不快。

  秦风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道道杀机,沉声道:“事情必须尽快做成,如果我满意,我会给你一些药丸!”

  嘶......!

  电话那头,秃顶的龙爷倒抽一口凉气!

  药丸......这能增加自身力气的药丸,他实在是太渴望了。

  “秦爷,你放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衣说:

昨日:用户 消费酷币数操作

1Dupeigui2 1000送豆

2开心每一天21072 600送豆

3好望角9f8d3 400送豆

4眺望远方的未来5 200送豆

5水手500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