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通!

  苏伟河的弟弟,也就是那个年轻人跪下来了。

  直接跪在秦风跟前,然后,不断磕头。

  砰!砰!砰!

  脑袋砸在地板上,地板咚咚作响!

  大田聪和黄毛等人看懵逼了,那些参谋们也都懵逼了,至于从外面追来的保安们,也都懵逼了。

  他们根本不明白,为什么秦风给自家老板一个纸条后,自家老板就给他跪下了。

  “你的骨头不是比你哥的硬吗?”秦风冷笑。

  苏伟河弟弟不断磕头,一句嘴硬的话也不敢说。

  “我要钱......!”秦风见状,笑眯眯的看着苏伟河弟弟:“只要钱到手,我就告诉你,告诉你在哪里可以把你的病治好!”

  苏伟河的弟弟沉默了,他喃喃自语:“秦哥......那些钱,我真不能给你!因为,上面的人,已经把那些钱全都扣押了。”

  “他们说明天给,就一定会等到明天。我现在要,也要不出来!”

  秦风眉头一皱,一脸不悦。

  看到秦风不悦,苏伟河的弟弟心情不安。

  刚刚看到纸条,他就发现纸条上写着自己最隐秘的病情。

  这病情,除了他之外,就连自己的哥哥,都不知道。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却知道了,而且,还说他可以给自己药,把自己的病治好。

  惊愕于秦风一眼就知道自己的疾病后,他可耻的跪下了,目的就是恳求秦风给他治病。

  现在,能给自己治病的人,竟然不高兴了,这怎么不让他心惊胆战?

  “秦哥......我跟我哥,其实就是个马前卒而已!”

  “秦哥......我私人还有几千万,要不我先替你垫上?”

  “秦哥......你别板着脸好吗?求你老人家说句话,我这病,到底能不能治?”

  苏伟河的弟弟,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脸哀求的求着秦风。

  秦风心中快速思索,在发现自己无法拿到属于自己的拿一分钱时,他就知道,事情变得有些棘手。

  “既然我无法拿到钱,那么,我是否可以在不用钱的情况下,把这事情解决掉?”

  思索间,听到苏伟河弟弟的祈求时,他心中一动:“我的公司跟你哥哥的公司签订了一份合同。如果合同违约,我要付出巨大代价才能摆平!”

  “秦哥......不就是个破合同嘛?我立刻让我哥废弃那份合同!”

  “而且,就算是他不废弃合同,也无所谓。咱们跟他们打官司,咱们花钱找律师,咱们哪怕把所有的钱全都给了律师,也不能给别人。”

  “不就是一份合同违约吗?小意思的!”

  秦风笑了,看着苏伟河弟弟一脸自信的样子,他大笑不已:“好,既然你敢这样说,那么,我就把这事情交给你,如果你做不好,那么,这一辈子也别想把自己的病治好!”

  苏伟河的弟弟不断点头,再三保证,事情必须做好,而且,还要做的漂漂亮亮。

  见这家伙信誓旦旦,秦风好笑道:“你突然给我做事,不怕你背后那些人收拾你?”

  苏伟河弟弟讪笑:“秦哥,他们收拾我又能把我如何?最多我以后做不成官。”

  “而跟着你,你却可以让我的病好了。只要我病好了,我才有活着的动力啊!”

  秦风嘴角抽搐,沉声道:“其实你还是要做一件事情的。”

  苏伟河弟弟愣了,他没想到,秦风竟然还会给他任务。

  不过,随即心道:老子既然为了治病投靠了这个家伙,那么,再给他做其他事情,也无所谓了。

  毕竟,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想到这里,他讨好道:“秦哥,只要你开口,无论是什么事,我都能给你做成。”

  秦风笑了,他简单的把山体崩塌,砸死人的事情说了一下。

  年轻人闻言,顿时讪笑不已。

  因为,这件事情的发生,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的功劳。

  不过,此时他却不敢在秦风面前显摆自己的功劳了。

  “秦哥,这事情太好办了!等晚上,拿着钱,过去给他们钱,绝对能搞定他们!”

  “他们如果不要钱,那就找点人,装成警察,把他们带走。”

  “到时候,由不得他们不接钱私了!”

  秦风眼睛一亮,感觉苏伟河的弟弟脑袋瓜不错,有做狗头军师的潜质。

  可惜,他却不知道,自己一连串遭遇到的绝杀,其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这个苏伟河的弟弟倒腾出来的。

  如果他知道了,他绝对不介意把这家伙暴揍一顿。

  “以后跟我做事好了,嗯,带着你这些手下!”

  “啊......!”苏伟河弟弟懵逼了。

  那十多个参谋,也都懵逼了,至于保安们,则是眼中闪过一抹兴奋。

  “苏老板,以后就跟秦爷做事好了,秦爷做事充满了霸气,这才是真男人,真汉子。”有保安一脸兴奋。

  众人嘴角抽搐,包括秦风在内,都被这家伙夸得晕乎乎的,感觉自己很牛逼了。

  好在他清醒的快,咳嗽一声:“你叫什么?以后就做我的狗头军师好了!”

  苏伟河弟弟嘴角抽搐,此时,他突然感觉刚刚那个保安说的话太尼玛对了。

  霸气!

  眼前这个男人,果真霸气无比;否则,也不会如此嚣张的说出是让自己给他做狗头军师的话。

  只是,虽然感觉秦风很霸气,但,给他做狗头军师?他不敢!因为,他怕有一天秦风突然知道是自己参与了这次绝杀。

  想到这里,苏伟河弟弟一直讪笑,不敢多说。

  秦风见这家伙如此德性,也懒得跟他说话:“去吧,先把这两件事情处理掉,然后,我会让你的病好起来!”

  苏伟河弟弟点头,然后,带着他十多个参谋,飞一般冲了出去。

  等他离开别墅后,扭头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最好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否则,今天老子给你做的事情,给你磕的头,以后都要你千百倍的偿还!”

  苏伟河弟弟心情复杂,飞快的下达一个个命令,然后,帮助秦风处理麻烦。

  不过几个小时,秦风手中就多了一份村民谅解书,还多了一份合同终止协议。

  苏伟河弟弟一脸讨好的站在秦风跟前:“秦哥,那份合同,其实不是我哥哥的注意,而是他身后的大人物,让他做的。”

  s酷…◇匠网正Z#版*首;.发n

  “我哥哥这次为了我,跟大人物求了好久,大人物才允许废弃这个合同。”

  秦风撇嘴,这个合同,对其他人或许很重要;可是,对他而言,其实不算什么。

  不过是上亿的合同违约金而已,他咬咬牙,还是可以拿出来。

  只是,苏伟河的弟弟能让他节省一个亿的资金,他心情还是相当不错,因此,随口道:“去蓝海市,有一家很低调的饭店。哪里有男人三圣药,可以让你的病好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